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400章 刺客之魂?掐灭!

第400章 刺客之魂?掐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连异鬼都没这么三番两次地成功过——艾莉亚又一次把守夜人总司令吓得够呛。

  得到弥赛菈的报信后艾格立即行动,先在居住区那边没头没脑地带人找了半刻一无所获,然后很快反应过来:这样没头苍蝇一样的瞎找是没用的——得到她最有可能视为目标的人身边去,守株待兔!

  艾格跑回湖心岛的塔楼,在正文雅地小口喝着热汤的丹妮莉丝惊疑不定的目光中冲上塔顶,从窗户向外一望,果然看到了艾莉亚拄着树枝“横跨”冰湖、且正好到了最中间的场面。想开口喝止,却怕把女孩吓得摔倒在冰面上落水遇险,只好强耐住性子盯着她安全过了湖上了岛,趁其在塔楼底下站住“杀意腾腾”地观察塔底两个守卫时,才偷偷下楼出门,从塔的另一边绕到她身后,总算逮住了这丫头。

  “鬼鬼祟祟的,在做什么呢?”艾格竖着眉毛,一把拉住她胳膊,“就这点本事,还学别人当刺客?”

  “没有!”艾莉亚慌慌张张地挣扎几下,装傻嘴硬地反问,“什么刺客……你你……你干嘛跑人家后面吓人!”

  “剑呢?”艾格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女孩,没看到缝衣针。

  还好把剑藏衣服底下了,艾莉亚心中庆幸,顿时理直气壮起来:“什么剑,我只是好奇疯王的女儿长什么样……过来看看!”

  艾格哪有心思和艾莉亚耍花招,“缝衣针”虽小,但毕竟是把剑而不是匕首,不可能完全藏住的。他再仔细一观察,便发现女孩腰侧的衣服底下有个东西鼓鼓的凸出来,显然是个剑柄,便毫不客气地伸手去拿。

  “哎呀,你干嘛!”艾莉亚向后退到背靠着墙,用身体把剑压住,无论如何也不肯乖乖就范,“别碰我!”

  “把剑给我!”

  艾格厉声呵斥,逼向前伸手便抢,而艾莉亚则是缩着身子死死护着藏在外套下的小剑不撒手,两人纠缠作一团,不知情的外人看了只会当他真是想撕艾莉亚的衣服非礼她……女孩确实力气不小,但只是和同龄人相比罢了,这回面对认真起来用上劲的一名成年男子,哪里还是对手,顿时丢盔弃甲,连连溃败。

  “不给!你……你耍流氓,我要叫了!”

  “叫啊,叫破喉咙看有人来救你不?”

  艾格恶狠狠地说道,他隔着衣服摸到了“缝衣针”的剑柄,知道了剑身其实是插在裤子里的,却摸不清其是否安全地套在鞘中,生怕再这样推来搡去,剑会在衣服底下滑脱出原本位置刺伤女孩,当即狠下心来,用胳膊夹着女孩上身,伸手扬起——狠狠地拍了下去。

  “啪”、“啪”一左一右两记脆响后,女孩刚刚自以为觉醒的刺客之魂顿时被打回了爪哇国去,脑中一片空白间,先是愣了片刻任他把藏在衣服底下的小剑连柄带鞘地抽了出来。好几秒后——感受着屁股上火辣辣的疼,又眼看着艾格把她本打算拿来刺杀女王的缝衣针握在手里,委屈和愤怒混杂在一起,才忽然控制不住情绪,抽泣一声后哭了起来。

  “呜……她杀了我爷爷和大伯!你……你现在把她当客人,到底想干嘛啊,呜呜……我……我要去告诉罗柏,去告诉母亲……

  你要谋反!呜……”

  艾格也楞了一下——这小丫头看上去瘦巴巴的没几两肉,某些地方倒是意外的弹手。呸这不是关键,艾莉亚今天在后冠镇、守夜人地盘上对他的客人做出了威胁举动,险些坏大事被抓现行,人赃并获,自己还没训她,她怎么反倒先哭闹起来,搞得像是自己欺负她似的?

  好吧,虽说方才是为了安全夺剑,事从权急不得不使出非常手段,但一打完他也后悔了:天,要怎么和一个哇哇大哭的小姑娘解释“天上那三条龙不是吃素的”?艾莉亚此刻怕是只觉得自己见色忘义,竟为了一个“才认识的女人”打她,有理也说不清了!

  ……

  “杀你爷爷和大伯的是疯王,现在这个是他的女儿,事情发生的时候,她还没生下来呢!”

  艾格强摆着架子勉力解释一句,见女孩还是纵情地哭着,意识到解释不清,又怕丹妮莉丝听到动静出来问“这小姑娘是谁”,干脆一把将艾莉亚搂进怀里,像要把她勒坏一样,不顾她力气十足的拼命挣扎牢牢箍住,顺便不忘瞪了一眼边上听见声响过来看戏的两个守卫,就这么一直紧紧搂着……搂着……仿佛直到天荒地老的好几分钟过去,一直搂到她话也说不出挣扎力道也小下来,硬是被搂得缺氧哭不动了,才赶紧略微放开一点,让她呼吸新鲜空气。

  确认她没力气再惹事后,艾格才弯下腰,用手指轻轻抹掉她脸蛋上的泪珠,认真地和她对视……然后继续尝试讲道理。

  “不管你有多讨厌疯王的女儿,现在她是我的客人,而我不希望看到我的另一名客人……只因为不喜欢她,就试图在我的要塞里伤害她,甚至未经审判地取她性命,明白吗?”

  “原来……原来我只是你的客人!”艾莉亚眼睛通红地瞪着艾格,哽咽着说道,这辈子从没这么委屈过。

  不是我的客人还能是什么?艾格强忍住挠头的冲动:不行,“宾客权利”这冠冕堂皇的招牌用来向自己的手下们、其余客人、守夜人山地氏族新赠地民乃至罗柏·史塔克解释,都是一个极好的借口,但眼下,对一个自我代入受害者角色,感觉受了情伤的小姑娘用这招?她此刻的脑回路根本兼容不了“讲道理”这个程序好么!

  “你当然是我的客人了。”发现情况不对,艾格灵活改变战术,“但和疯王的女儿不一样,你是我最喜欢最欢迎的客人,无论何时何地,北境第一小美女来,我面上啥也不说,其实心里总是偷着乐的。”他一手扶着女孩的肩,一手又亲昵地揉了揉她挂着泪痕的脸蛋,放低了音量说着自己都觉得肉麻的话:“但,尽管你是我最喜欢的客人,而龙女王是我最讨厌的客人——她也依旧是客人,她也享受客人起码的权利:吃住和安全保障——由我负责!要是她在我的城堡里遇害,我要背负全部的责任和骂名,三条龙也会来将这里化作火海,生灵涂炭,明白吗?”

  “你打我。”艾莉亚根本不接话,只瞪着他恨恨地说。

  干!艾格费力地又思考了一下,心一横,重新把女孩搂进怀里——当然,这回是轻轻的。然后,低头在她鼻尖上亲了一下。

  “喜不喜欢师傅?想不想一直和师傅在一起?”他在女孩耳边用恶魔般的声音小声问,“想

  不想师傅帮你想办法摆脱那个讨厌的未婚夫?还想不想当第一个女守夜人?”

  “你打我!”

  “想的话,我们起码得安安全全地活到那时候才行!”艾格知道,许下这堆承诺容易,日后无论是兑现还是反悔都是大麻烦,但眼下时间紧急,想尽快把这小丫头哄好再去忽悠另一个女王,就必须得来点干货、来点狠的,“现在,屋里那个女王有三条龙,正好是对付异鬼和死人的大杀器。我不得不先假装欢迎她,认可她,骗得她把三条龙拿出来帮守夜人打仗。你现在把她杀了,师傅怎么办,难道另外想办法去对付人山人海的亡者大军?”

  “你打我……”

  特娘的!

  艾格强抑着把这臭丫头翻过来继续打直到打服的冲动,继续花言巧语:“放心!等利用完女王,我肯定一脚把她踹到一边去。什么玩意嘛!仗着有龙就在人头上横冲直撞地飞来飞去,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冲到别人家里来做客,吃吃喝喝,你说惹人厌不!”

  艾莉亚的眼神迟疑起来,撅起嘴,欲言又止,吐出来的话却还是那句。

  “可你打我。”

  招数使尽,艾格忍无可忍,只好瞪了瞪眼睛:“打你怎么了?你要是敢不懂事地继续坏大人的计划,我下次扒了裤子打,打得你坐都坐不下,只能趴着!”

  艾莉亚也睁大红肿的眼睛瞪了回去:“呸,你敢!”

  “嘿,你看我敢不敢!”见这小母狼本性暴露,艾格心知自己成功把人哄住,脸上浮起笑意,重新把女孩搂进怀里,故意用手坏坏地从女孩后腰往下,作势要往要害处滑,“疼不疼?帮你揉揉?”

  “走开!”艾莉亚一把将他推开,把眼泪抹干,生气地伸手:“我答应你了,今天不杀疯王的女儿,把剑还我!”

  “我先帮你保管一阵,等确定你听话了就还!”艾格高举着缝衣针,开口叫回刚刚被自己赶走的守卫,“莱昂,过来,把史塔克小姐送回她的房间!”

  “你不还我剑我不走!”

  “由不得你!”艾格给了侍卫一个眼神,后者会意,当即架着已经挣扎不动的艾莉亚,把她拖回居住区的方向。

  ……

  把勉强哄住,依旧意识不到其实是自己错了、半信半疑气哼哼的艾莉亚送走,艾格长长地松了口气。他将缝衣针交给门口另一名侍卫以免带入塔楼引起误会,然后在塔楼入口外罚站一样对着门肃立了一分钟,任由冷风吹着没有防护的头脸。

  被艾莉亚这一闹,他原本快成形的忽悠思路都被严重搅乱。但已经让客人等了好一会,再拖下去难免生变,眼下也只能先进了屋,临场发挥了。

  还好,这是他的强项。勉强找回些感觉和状态,不敢再拖的艾格深吸口气,推门而入——按照原计划,去对付塔楼内另一个难缠的女人:龙女王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了。

  ——

  本月六万字更新计划完成,接下来全是计划外的更新,求推荐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