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110章 守夜人vs红毒蛇(下)

第110章 守夜人vs红毒蛇(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艾格从长城南下不过数月,在君临期间也会在闲暇时稍作锻炼,再加上时常陪艾莉亚那精力充沛的熊孩子一练就是两三个小时……技巧也许没长进,但肌r和反应速度等基本身t素质可是一点没退步。他一刺未中却毫发无伤,明白自己赌赢,当即右手发力,变招下沉,绕过对手矛尖,轻巧的单手剑被他毫不留手地全力挥动,顿时又是迅猛异常的一个侧撩,奥柏长矛扭动、画了个圆圈化解掉这一击,也毫不客气地还了一下。

  长矛迎面而来,虽无尖头,却依然让艾格生出要被捅个透心凉的直觉,可下意识地举盾一扭身子,他竟险而又险地贴身避开了这一枪,对方的矛头在小盾上不轻不重地点了一下,艾格左手都被震得有些发麻。自己斤两自己最清楚,守夜人猜不到自己莫名其妙就成了练习枪法和“怜香惜玉”的对象,还道是奥柏给面子手下留情,三板斧尚未使完没法停手,又闷喝一声,y着头p贴身上去,又是近距离的一下上撩。

  “漂亮!”

  一寸长一寸强,单手剑对上长枪先天上便弱了三分,想取胜只能靠拉近双方距离,这道理谁都懂。艾格这一下欺身上前本是临场发挥,谁想居然还引起了一阵喝彩:庄稼汉出生的普通士兵和半桶水的下层骑士们压根瞧不清两人j手间的细节和门道,只看着艾格快如闪电的一番抢攻,不知怎么就攻进了奥柏长枪难以施展的贴身内圈,看上去好像还占了上风。

  若是布蕾妮没走,或是围观者里有个巴利斯坦、詹姆·兰尼斯特这个级别的高手在,一定会语带不屑地告诉围观群众:奥柏让了艾格远不止三分。守夜人的进攻毫无章法破绽四出,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速度还蛮快,可红毒蛇倒好,对艾格一味进攻下露出的无数破绽视若无睹,竟一心想在对手唯一值得称道的速度上分胜负!

  你可以说奥柏在,但同样可以说这是高手的骄傲,身为当世最优秀的使枪武者,他要在艾格此番攻击的最强项上压倒他,以攻对攻,赢得这守夜人哑口无言!

  “乒!”“砰!”

  ……

  别说常人看不清是怎么回事,就连艾格自己都有些迷糊,他只觉眼前一花,左臂小盾和右手剑上瞬间传来两次大力,不仅杀气腾腾的进攻瞬间被遏住,连身形都被b退了半米,一下被迫出了挥剑能砍到奥柏的范围——多恩亲王的这一套“破招”顿时又赢来了一阵喝彩,不明真相的围观者在哄闹间居然还产生了有幸看到“高手过招”的错觉,连带着对艾格的评价都高了j分。

  “来,继续!”

  奥柏一笑露齿,又做出了张臂露x的挑衅动作,艾格被他快到极点的反击震得有些发晕,想找故意落败的机会却发现办不到,一番热身后状态刚来,这么快就投降似乎也不像样,g脆一咬牙关,再次冲了上去。

  横盾护身、举剑过顶,一边前冲一边迅猛而有力地一劈,艾格上次使出这招还是面对异鬼,这一套对付手持长枪的对手并不合适,但既然发现奥柏无意伤害自己,满怀信心之下,这一剑倒也气势十足。

  “好!”奥柏一边夸奖着,一边轻巧地一个闪身退出劈砍的范围,在撤步的同时还不忘用枪尖拨一下艾格的剑身,随后又如毒蛇吐信般迅速地前探,在艾格脸蛋前方十j厘米的地方晃了晃——随即下沉、在小盾上又点了下。

  即使这是把没尖的枪,刚才奥柏也完全能把自己爆头了。

  这就是冷兵器时代最顶尖高手的实力么?瞬间完成了躲闪反击还不算,甚至还要在自己面前晃完一下再在自己盾上碰一碰,用行动告诉自己:如果这是真的战斗,自己在一秒之内身上便已经多了两个窟窿!

  艾格在已经是超水平发挥的情况下,依旧被海n!

  赶紧故意落败?那也得实力够才行啊,如果连对手的动作都看不清,那小聪明又有何用?握紧手中剑,艾格发觉自己p刻前对所谓“杀人技”的不屑是多么可笑——武技到达一定水平,真的是可以产生质的变化。不管自己将来把金钱的游戏玩到多大,遇到这么个对手要找自己麻烦甚至要自己x命……没有一打御林铁卫保护自己,即使是穿越者,也和普通平民或p灰一样脆弱。

  自己也该稍微练练身法剑术才对,不用多高,足够自保即可!这个念头突然冒出,迅速取代了先前对个人武力的不屑!

  场边观众仍在为守夜人的“凶猛进攻”和多恩亲王的“巧妙化解”大声鼓劲叫好,场中的艾格则已经进退维谷,他看出了奥柏戏弄自己的意图,可惜完全没有利用对方失误和大意翻盘的实力,更尴尬的是——如果自己连被戏弄的本事都拿不出,局面只会更加难看

  !

  ***

  双方的水平差距如此之大,倒也带来一个意外的好处:艾格只管全力以赴就好,压根不用担心会激怒或伤到奥柏。

  在“红毒蛇”和“异鬼杀手”这名号的吸引下,围观者数量越来越多,加油叫好声和c促也越来越响。一咬牙一跺脚,守夜人再次义无反顾地冲上前去,用盾架开长矛的钝头,艾格又一次挤进了红毒蛇的身侧!

  ……

  兵器j击的脆响和围观士兵的尖叫喝叱不绝于耳,艾格j下攻击被化解都没受伤,心中包袱一去,更是全力施为,单手剑挥舞起来划出一道道残影,在奥柏速度更快的枪影配合下,看得围观群众眼花缭乱。

  刺……一刻不停,在喘x的同时进行下一记劈砍……再在下一个喘x的同时用盾撞开对方的长矛继续紧追不舍……很少有人这样战斗,水平不到就采用这等不作丝毫停顿的攻击很容易引起节奏混乱和动作变形,从而出现破绽,但眼下采用这战术的是一个放弃防御的人,那便毫无问题了!

  “乒!”“乓!”“砰!”……

  单调而密集的声响不断在人圈中重复,多久过去了?三十秒?一分钟?抑或更久?艾格算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将两个月前还在教艾莉亚的一堆使剑动作挨个施展出,可红毒蛇和自己间的技巧差距,远比自己和艾莉亚间更大,无论自己的攻击多快,多么反常理、多么不要命,面前的多恩亲王都会在自己攻势达到最凌厉的那一刻g脆利落地将其遏制,同时回身用矛尖或枪杆尾部轻轻在小盾上点一下或划过,力道刚好够在盾面上留下一个印记却不足以把盾打裂或击飞。

  局势呈师傅打徒弟般的一边倒,滑稽的是,场边围观群众根本没有实力欣赏这场维斯特洛第一用枪大师自我提高难度的精彩实力展现,所有人都只看见双方忽分忽合始终缠斗在一块,兵器j击的脆响和枪盾互碰的闷声不绝于耳。

  “砰!”

  艾格再次被盾牌上传来的大力击退,站稳后停了p刻。他已经将爆发力发挥到极限,再也不能继续进攻了,他喘x着,不再主动进攻。低头用眼角余光一看,那p小小的木盾上此刻已经布满了敲击造成的小凹坑和矛尖划过的印痕——而这些留下痕迹的攻击,有九成本该都落在自己身上,这——已经是手下留情到极致了。

  守夜人累了,也受伤了——持盾的左手肯定已经擦破p,虽然是p外伤,却在摩擦间着实疼得厉害,早知道该要一副手套的。他一边喘气一边继续与红毒蛇对峙并思索着下一步动作,抬头却瞧见奥柏朝自己意味不明地眨了眨右眼。

  什么意思,是要自己投降,还是要自己继续进攻?守夜人一时不敢妄动,论剑术技巧,学过一年的艾格基本都会,如果要把所有剑术动作都施展一遍,估计还能再打个j分钟,可现在自己的t力已经开始下降、最熟练的j招也已经使完……

  故意落败是不可能了,趁着还留有三分脸面,该投降了!

  “艾格!你小子在哪啊?”

  恍惚间,艾格听见了有人叫自己。

  比武时最忌分心,但对艾格而言,这却是个绝妙的脱身机会……即便本不会分心,他也要做出分心和无意再战下去的模样来。虽然一时想不起叫自己的人是谁,但他真是来得太及时了!

  艾格作出了疑h的表情,他垂下双臂,望向了声音来源。

  “嗯?”奥柏也停手望向相同方向:j十米外的小山坡上,一个身着黑衣的家伙正在另一个衣甲鲜亮的鹿角堡士兵带领下,走向比武圈。

  凭着还算不差的视力,艾格一下认出了来者:尤!

  这j天没白等,来得正是时候!

  “亲王大人武艺超凡,让在下大开眼界!”艾格飞快地摘下了挂在手腕和小臂上的盾,生怕奥柏还不肯放人:“但长城派人南下,必有要事相商,在下得去接待同僚了——我投降!”

  艾格第一回发现投降也可以是如此愉快的行为,他走到场边将装备塞给提供者,便打算走出比武圈。

  “既然有正事,那今次较量便到此为止,咱们下回再打过吧。”奥柏也拄枪于地,面带微笑地目送艾格:“不知首席后勤官大人何时有空?不如咱们晚上见个面,接续摸索下枪剑较量的诀窍,顺带探讨探讨人生啊?”

  ——

  按时间先后还债,为“醉了呢”加更,还欠4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