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武侠之神级捕快 > 第六十章 密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次日中午,朱二穿着一身蓝格布衣,红着眼睛,打着哈欠到县衙后院寻到了正练习身法的项央,偷偷摸摸的将一块包好的黄皮纸塞入项央的怀中。

  “项捕快,我这麻药用的全是顶好的药材,以曼陀罗花为主,常人吸食一点就要栽倒,昏睡一天一夜也醒不过来,就算对身怀内力的内家高手,想来也是有些作用的。”

  项央对朱二的话并未怀疑,一个小小的学徒,敢欺骗他,那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了,不过该验证的还是要验证。

  打发走朱二,让他把嘴闭紧了,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一个字都不能说,项央才将注意力放到眼前的麻药上。

  直接打开黄皮纸,看到里面大约成人拇指盖大小的白色粉末,不是结晶体的那种,和奶粉有些相似。

  右手放到白色粉末的上方,轻轻挥了挥,鼻子靠在半尺远的地方,说不上无味,有点香味,清新中带着迷幻,只是这么一嗅,项央都有种头晕目眩之感,连忙将药粉包好。

  “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学徒竟有这种手段,看来不管在哪个世界,医生都不能得罪啊。”

  小心翼翼的收好药粉,项央立在小院中央,被太阳照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等脑子从刚才的迷幻彻底清醒过来,这才继续练功,等着下午孙涛的回复。

  还是那间普通的酒楼,还是昨日的包间,甚至连菜色酒水都一模一样,项央自己一个人坐在房间内等待,右手食指中指并拢,其他曲握,朝着空气直刺,平甩,弯插,不但灵动无比,更兼具力量。

  铁指诀在项央诸多所学中最为鸡肋,但自从修炼基础吐纳诀,练出一丝内力后,已经能借助内功修行铁指诀,且进境喜人,原本至少两个月才有所成,此时已经跨过锁指,正式迈入木人阶段。

  项央正练着,双耳微微颤动,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向包间的雕花木门处,就见到孙涛脸上阴郁、眼含杀机推门走进,和昨天看起来老实本分比起来,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

  野心,欲望,就像是洪水,一旦开了闸,没有压制限制,就会汹涌而出,连自己也无法驾驭,就像如今的孙涛,满脑子想的都是将钱孚搞下台,自己接管武馆。

  “孙师傅,你终于来了,快请坐,有什么事情咱们边吃边谈,一些好商量。”

  项央站起,待孙涛坐下后才重新入座,看着孙涛一言不发,主动开口,

  “孙师傅,今天你能来这里,想必已经查清楚钱孚的底子,也明白我的目的是什么,不知我所言是否准确?”

  眉心拧成一块,孙涛点点头,声音略带沙哑,语调低沉道,

  “不错,钱孚的确有问题,再过两天,他又要出门,却不说出具体去哪,做什么,嫌疑很大。

  至于你的目的,不,是李县令的目的,大概是想借助我的力量帮你们官府抓捕钱孚吧。”

  项央心里暗笑此人脑洞大,自己想好的说辞还没拿出来,就自行帮他脑补一番,和这样的人合作,简直太舒服了。

  “不错,钱孚的武功之高,难以想象。以我所见,至少也是打通一条经脉的后天高手,单凭伏虎拳,足以在安远县称雄,就算是孙师傅,正面交战,只怕也不会是他三招之敌。”

  技巧上,对伏虎拳的领悟上,孙涛也许不逊色钱孚,但力量的差距是难以抹平的,也是两者武功主要差距体现。

  “这一点我知道,所以就想知道,你们官府到底是怎么准备的,如果没有能与钱孚正面相较量的高手,抓他难如登天,我也不会将自己陷入险地。”

  孙涛不是普通人,很清楚一个打通一条正经的高手所能爆发的实力,县衙的那群人,除了王英和面前这个小捕快有些看头,其他都是送死的货。

  孙涛之言已经将自己的立场和态度展露无遗,只要项央拿的出切实可行的计划,他就会参与进来,帮助捉拿钱孚,既是为公,也是为私,不然他可不会自己下场。

  暗暗欣喜自己当真说通了孙涛,项央丹凤眼眯着,满脸笑意,从怀中掏出朱二连夜为他配置的麻药,也是迷药,放到桌边,

  “正面交战,如果钱孚一心想逃,我们绝对留不下他,之后更可能面临他的报复,所以不可取。

  孙师傅请看,这是在下托人特制的迷药,常人服食少许就会昏睡不醒,且身体麻木无力,若是让钱孚服下,就算他是一头披着人皮的猛虎,也要任由我们宰割。”

  说话的时候,项央语气阴恻恻,声音飘忽,让孙涛汗毛炸起,冷不丁打了个寒颤,看着项央的眼神中也有忌惮和警惕,这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实在是危险。

  在江湖中,下药晕人的一般都是下三滥,如黑店,如采花贼等等,为人所不齿,项央堂堂捕快,背靠官府,做出这种事,好说不好听啊。

  接过黄皮纸,打开来看了眼,孙涛点点头,又轻轻捻起一小撮投放到满当当的酒杯中,看着原本清冽的酒水在加入迷药后,顶多是浑浊几分,且原本的香气都被酒水的辛辣所掩盖,朝着项央点头示意,可以用。

  “最后,我想问一句,如果真的放翻钱孚,你们要如何处置他?会杀了他吗?”

  项央看着孙涛既有期盼又有犹豫的样子,心里鄙夷他的优柔矛盾,表面上却沉着冷肃,

  “公事公办,依照大周律来判。不过很大程度上会坐二十年以上的牢,孙师傅可以放心大胆的接手武馆,手续那边李县令会为你说话的”

  项央此时也算是骗人不眨眼了,说的话几乎连自己都相信了,更何况是对面的孙涛?

  “好,既然这样,我就信你一次。

  我是这么打算的,两天后钱孚要离开安远,在他离开之前,我想摆一桌酒席,以我俩的关系,他应该不会怀疑,你们可以多安排一些人在我府外把守……”

  孙涛想的倒是周到,比项央自己计划的还要周密,唯一一点就是要调动县衙的人手,这是项央所无法答应的。

  “不要他人,就我们两个,不然容易打草惊蛇,而且只要钱孚服下麻药,我就有九成的把握拿下他。”

  说着,项央食指按住竖在桌上的竹筷,用力一压,竹筷脆弱的底部直接插进木桌半寸有余,看的孙涛眼热,光有蛮力是做不到项央这一步的,想不到这个少年竟是一个内家武者。

  既然如此,他也不再强求,刚刚只是为了万无一失,其实钱孚真的喝下麻药融合的酒水,他自己都能出马拿下他。

  就这样,两人边喝酒吃菜,边暗暗商议如何万无一失的对付钱孚,怎么看,怎么像两个反派合起伙来对付正义之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