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魔风龙帝 > 909 毫无可比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竟,竟然是你!”

  这江虎瞪大了眼睛,难以相信的看着那坐在桌边喝着小酒的少年。

  全身气息,顿时一僵。

  后半段话,却卡在了喉咙里,不上不下的,怎么都说不出来。

  “呵呵,我们又见面了。”

  张尘风喝了一口酒,似笑非笑的看着这江虎。

  这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城门口要收他入城费的那个统领大人。

  与此同时,他看这江虎那么骇然的表情,就已经能够将秦明的身份猜出个七八成了。

  这江虎当然不会对他一介散人那么忌惮。

  那么唯有他那新认的小弟,才是让这江虎忌惮的真正源头!

  而一个统领大人那么的忌惮,而且还姓秦…

  这身份倒是呼之欲出了。

  “到底是大树底下好乘凉,这倒是能省下我不少功夫。”

  张尘风心中感叹。

  若是他孤身一人,今日怕是不免要大杀一番了。

  而现在?

  这江虎两父子恐怕要跪着求他原谅才是!

  众人察觉到这江虎异常的反应,神情都是微微一愣。

  这江虎,好像认识那窗边的少年?

  而且,这语气里,怎么会有点畏惧的感觉。

  众人都用一种骇然的眼神看着张尘风。

  莫非这穿着普通的少年,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大背景?

  众人都是能察觉到这一点,可那怒火攻心的江城却没有感受到,依旧在大声叫嚣着。

  “臭小子!你怕了是吧!爹,快帮我把这小子给收拾了,然后关入地牢!给……”

  这江城的话还没说完。

  那江虎爆喝一声:

  “逆子!你还不快给我闭嘴!”

  “爹,你怎么了,他要欺负啊!你怎么帮着外人骂我?”

  江城有些懵了,很是愕然的问道。

  他父亲第一次对他这般大声喝骂。

  “逆子!你犯事了,还如此猖狂!这位先生,乃是小王爷的老大!你竟然还在这里满口胡言,要压人进地牢之中?都怪我从小那么宠你!使得那么的目中无人,现在还不快点给先生道歉?”

  江虎怒吼道。

  话音一落,全场寂静无声。

  不少人都是张大了嘴巴,久久不能合下。

  懵了。

  那江城懵了,全场茶客也都是懵住了。

  眼前这脸色淡然的少年,竟然是他们秦王城,小王爷的老大?

  嘶。

  众人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他们终于想明白了,这往日如此护子的江虎统领,这一次为何会不护着他儿子了。

  实在是因为对方背景太大了!

  大到他根本护不住那江城。

  这江城虽然醒目,知道什么人不能惹,但却万万没想到这眼前看似普通的少年,竟然是他们秦王城小王爷的老大!

  小王爷在他眼中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那么这老大,岂不是更……

  想到这里,江城浑身上下,忍不住直哆嗦。

  看上去就像一个筛子一样。

  他居然说要将这小王爷的老大押入地牢?

  他这是找死啊!

  “江城,现如今,你还要我滚走,让这位置给你吗?”

  张尘风平静的说道。

  “不,不敢,小人不敢。”

  江城满头大汗,连忙开口说道。

  “你之前不是说,我就是这盘菜?想怎么搞我,就怎么搞我?”

  张尘风的声音,再度响起。

  “小,小人知错了!”

  那江城身子一颤,拼命的磕起头来,祈求张尘风的原谅。

  而就在此时。

  秦明的声音,在楼下响了起来。

  “你们这些家伙,不好好去守城,来这里干嘛?”

  江虎两父子的心咯噔一下。

  朝楼梯口看了过去。

  秦明紧皱着眉头,从楼下走了上来。

  “老大,你在这里啊。嗯?江虎,你带兵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秦明走到江虎身边,皱着眉头问道。

  众人都是身子一震。

  眼中升腾起不可思议的神情。

  他们虽然已经从江虎口中得知秦明小王爷将这少年称之为大哥一事。

  但是,这从当事人口中说出来,却又是另一番滋味。

  更是令人震撼!

  “这,这……”

  江虎不知如何回答,脸上露出难色。

  “江虎统领既然不知道怎么说,那么,就由我来说吧。”

  张尘风放下手中酒杯,淡淡的说到。

  将事情完全说了出来。

  这越听,那江城的身子颤得越发厉害,那江虎的脸色,也是越发的难看。

  “什么?你要将我老大给你让位?”

  “还要把我老大押入地牢之中?”

  “呵呵!江城,你真是好大的威风!不知你什么时候打算将我也给押入地牢之中?”

  秦明的脸色,脸色逐渐的冷了下来。

  江城跟江虎都是跪在地上,开口求饶。

  “小王爷!我错了,小先生,我错了,求求你饶过我。”

  这江城刚刚还那么的威风,现如今却好像一条死狗那样,尽展丑态。

  这让平日受到江城欺辱的那些茶客看了,都是心中大感痛快。

  “来人!将江城押入地牢,关押两年!江虎,你教子无方,这统领之位,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秦明看向了张尘风,显然在询问后者这个处罚如何。

  众人的神情已经呆滞了下来。

  这秦明,是真将这少年当成老大了!

  张尘风点了点头,没有意见。

  饮完杯中的酒。

  张尘风起身跟在秦明身后离开了。

  留下那满脸死灰的江虎两父子。

  江虎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来人!将这臭小子押入地牢!另,本统领教子无方,统领之位,我明日将会辞去!”

  说完,这江虎带着江城,灰溜溜的离开了听风阁。

  丝毫没了之前来时的霸道。

  这一切的源头,就是因为他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物。

  而在他们走后不久。

  这听风阁的气氛,瞬间炸了。

  而议论的中心,自然是那来路神秘的张尘风。

  街道上,人潮涌动。

  张尘风脸色古怪的看着身边的秦明。

  “我说秦明,你这一个秦王城的小王爷,怎么就自己一个人去那种危险的地方?”

  秦明听完后,面露苦色道。

  “唉,老大,这说来话长啊。”

  原来,这秦王之前修炼出了岔子,便请来了一个炼丹师,本来已经谈好了条件,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无耻到坐地起价!

  非要那暗影猎豹的伴生异草!

  情急之下。

  秦明仗着自己手中有一个不弱的防御灵器,便只身一人闯入了那山谷之中。

  可没曾想到,这暗影猎豹的实力居然那么强悍。

  还好张尘风经过那里,不然的话,这秦明可就要交代在那里了。

  张尘风听了一阵无语。

  这秦明心也太大了吧。

  这暗影猎豹可是霸主级的妖兽,这小子竟敢只身闯进去…

  真是嫌命太长了?

  而且,那炼丹师也太无耻了吧。

  正所谓,医者父母心。

  这狗屁炼丹师,竟然做得出坐地起价这种事,人品实在恶劣。

  “那秦王现在如何?”

  张尘风好奇的问道。

  “这就要看古大师能不能把那丹药炼制出来了。”

  秦明挠挠头说道。

  “古大师…莫非是那身穿蓝袍的一星炼丹师?”

  张尘风停下脚步,想到了今日在路上遇到的那一对主仆,貌似那老狗就是一个一星炼丹师吧!

  “大哥你怎么知道的?”

  秦明表情愕然。

  “呵呵,果真是他,走吧秦明,带我去找一下那古大师。”

  张尘风淡淡的说道。

  “去找古大师干嘛?”

  秦明有些不解。

  “没什么,找找这家伙的麻烦而已。”

  张尘风语气平淡的说道。

  秦明嘴巴微微张开,神情愕然的盯着张尘风。

  他这老大,也太霸气了吧。

  对方可是一个一星炼丹师。

  而这张尘风的语气,就好像找麻烦的对象只是一个普通人那样。

  可这古大师,明显与普通人这三个字没什么关系。

  不过这秦明也早就看不惯那古大师可恶的嘴脸。

  年少气盛之下,根本没想后果,便带着张尘风前往了那古大师所在之处。

  两人并肩在走在秦王城主干道的大路上。

  不少士兵见到秦明,都是停下脚步,神情极为恭敬。

  走了大约三分钟。

  只见眼前有一栋极为辉煌的宫殿,从地上拔地而起,占地数千平米。

  这宫殿的气势极为磅礴。

  两边有重兵把守,一个个气息强大,显然是气海四重的武者。

  可在此,也只能做一个普通的士兵而已。

  “老大,那古老头在这边。”

  秦明指着方位,开口说道。

  在秦明的带领下,张尘风神色自若的从一群气息强悍的士兵中穿过。

  走到一座大殿前。

  而就在这时。

  大殿之内,传出一道有些刺耳的声音。

  “我说秦王,本座的条件,你到底能不能接受,若是不能,就别浪费本座的时间了!”

  此时。

  一个脸色有些苍白的中年男子,正端坐在檀木座椅上,神情极为难看。

  这男子的眉宇与秦明有几分相似。

  看样子应该就是那大名鼎鼎的秦王了。

  而他身前,则是坐着一个身穿蓝袍,白发苍苍的老者。

  这老者胸前,佩戴着一枚白银锻造的丹鼎徽章。

  徽章上,印着一刻星星。

  代表了这老者的身份可是一名一星炼丹师!

  这老家伙,不是别人,正是张尘风路上遇到的那个古大师!

  在黑风山脉这种地方,一个一星炼丹师,那可是凤毛鳞次的存在。

  尊贵无比。

  即便是这秦王,也不敢轻易去得罪一名一星炼丹师。

  一个炼丹师并不可怕。

  最可怕的是这炼丹师那庞大的人脉。

  毕竟,这大陆上因为得罪了一名炼丹师而被搞得鸡飞狗跳的事,可没少发生。

  “古大师,这与我们所约定的,好像有所不同了。”

  秦王压抑着内心的怒火,开口说道。

  他与这古老头之前已经谈好了条件,可没想到,这古老头的胃口竟然那么大。

  一而再,再而三的提价。

  竟然问他要那样东西。

  这让他心中极为不爽。

  他身为秦王,何时被人这么威胁过?

  “有所不同?这么说吧秦王,这一丹炉的难度,可是要比老夫想象中更难炼制,所以,我提价这件事,你应该也能理解吧?”

  “当然,秦王你也可以拒绝,只不过,秦王的损失,恐怕会更大。”

  古大师老神在在的开口道。

  语气之中,很是随意。

  他口中所谓‘比想象中更难炼制’只不过是让他坐地起价的借口而已。

  他,根本就不怕这秦王不就范。

  这一炉丹药,已经快到收尾阶段了,若是他再不去掌控那火势,这一炉的丹药,恐怕是要废了。

  这一招趁火打劫,被他运用得炉火纯青。

  火焰,噼里啪啦的在大殿之中响起。

  秦王的脸色,极为阴沉。

  那藏在袖袍下的手掌,也是越发的握紧了。

  这老头,根本就是有备而来,在一开始的目的,便是那东西!

  第一次加价,不过是为了试探他的底线所在。

  这般行径,与一个强盗又有何区别!

  那古大师神情自若,心中不屑的想道:“这还什么狗屁秦王,任你实力再强又如何?还不是要向我低头?”

  一想到那东西要落入他手,这古大师内心就不由得一片火热。

  秦王神情变化莫测。

  而那丹药的香味,在大殿中,逐渐弱了下来,秦王知道,要是自己再不做决定,这炉丹药恐怕要废了。

  “秦王,是时候做决定了,不然的话,这炉丹药,可就要废了,那样东西虽然贵重,但对于你们来说却根本一点作用都没有。”

  “况且,这黑风山脉,也就只有我一个一星炼丹师而已,秦王你要是想将体内旧伤驱逐,还是快答应了好。”

  古大师脸上噙着得意的笑容。

  他早已经将这种无耻手法用得轻车熟路了。

  根本就不怕秦王不就范。

  秦王叹了一口气,脸上浮现无奈之色。

  正准备开口答应之时。

  一道清冷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这话语,让那古大师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什么狗屁大师,丢人现眼的家伙罢了!现在这世道,真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能自称大师了不成?”

  此话一出,殿内陷入了寂静之中。

  古大师眼中闪过一道阴冷的神色。

  至于秦王,也很是惊愕。

  这话…是摆了明的在嘲讽这古大师!

  是谁那么大胆?

  居然不将一个一星炼丹师放在眼里。

  那山奴反应过来,竟然有人敢当着他的面侮辱他的主子?

  当即脸色变得极为狰狞,朝着宫殿门口狠狠扑去。

  大吼道:

  “哪里来的贱民,竟敢侮辱…”

  可他刚扑倒门口时,话还没说完。

  一只大脚从殿外袭出,带着凌冽的气流,狠狠的印在这山奴的脸上。

  “之前不打你,不是不敢,而是因为不屑对你动手,但现在你把脸都伸过来了,要是不踹上一脚,那你这主子还真就以为自己是一个人物了。”

  伴随这道冷清的话语。

  这一脚,将山奴的牙齿都给踹碎了大半。

  整个人好像炮弹一样,以比来时还要快的速度,砰的一声,狠狠的砸在了大殿的地上。

  爽!

  看到这一幕,秦明心中大爽。

  这山奴虽然是个奴才,但是仗着自己主子是个炼丹师,很是嚣张,目中无人。

  现在被张尘风一脚踹飞,真是大快人心!

  “臭小子!竟然是你!”

  古大师那苍老的面孔上,浮现了一缕缕青筋,阴沉的看着大殿门口的那个人。

  张尘风神情冷淡的瞥了这家伙一眼。

  走入大殿之中,无视了这古大师,朝着秦王拱拱手。

  开口道:“小子张尘风,见过秦王。”

  “呵呵,你就是明儿口中的那位老大吧?”

  秦王脸上浮现一抹笑容。

  越看张尘风,心中便越是欢喜。

  那地奴虽然嚣张,但是碍于身份,他不能亲自出手,因为这样一来,就代表了与这古大师彻底撕破了脸皮。

  对于秦王来说,他是不愿意招惹到这么一个敌人。

  而现在这张尘风出手,则是没这种顾忌了。

  看着那满脸鲜血,倒在地上起不来身子的地奴,秦王心中一阵爽快。

  “贱民,我在跟你说话!你聋了不成?”

  古大师愤怒的咆哮道。

  张尘风好像终于察觉到了这古大师,转过头,装作愕然的道:“我就说刚一进来就听到一阵犬吠,原来是你在这里。”

  这话一出,那古大师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

  这可恶的贱民,竟然暗讽他是狗?

  秦明忍着笑意

  他这老大,还真是能气人啊!

  “秦王!这小子如此侮辱我,现如今,我不仅要那样东西,我还要你出手将这小子擒下交给我处置!”

  “不然的话,之前一切协议,尽数作废!”

  古大师愤怒的喝到,语气之中,带着深深的威胁。

  这小子竟然主动送上门,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了!

  “侮辱你?你算什么东西,值得我去侮辱?”

  张尘风看着这暴跳如雷的古大师,平淡的说道。

  这话一出,不仅是古大师,就连那秦王也都是面露惊愕之色。

  这小子,也太狂了吧!

  不过这秦明倒也是属于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心中一阵暗爽。

  他这老大,还真是霸气!

  “我算什么东西?哈哈!你可真是井底之蛙!我古然十三岁涉猎丹道,十九岁认得百种灵药,二十三岁那年,获火蟒控火术!”

  古然满脸恼怒。

  愤声开口道。

  “花费二十年时间,打通经脉,凝聚丹火,五十六岁那年,终是考核出一星炼丹师的名号!”

  “而我堂堂一星炼丹师,竟然到了你口中却成了什么东西?我倒想问问看,你,算个什么东西!”

  古然语气之中,深深带着傲然之意。

  张尘风心中一阵鄙视,这家伙,穷极一生也就达到一星炼丹师的程度,还那么骄傲。

  谁是井底之蛙,一看便知。

  不仅无耻,而且还无比自大!

  这就是张尘风对这古然的看法!

  “我懂了。”

  张尘风脸色逐渐浮现了一道讥讽之色。

  “你不仅是条狗,还是一条废狗,正所谓,狗眼看人低,说的怕就是你吧,炼丹一途,共有九品,你一品炼丹师,只是最低等的炼丹师,又有什么可骄傲的!真是一个自大的……”

  “废物!”

  这话语一落。

  那古然气得脸色涨红,脸色极为狰狞,他从未被人如此辱骂过,今日,居然被张尘风指着鼻子骂作废物。

  这让他,根本无法忍受!

  当即一脸狰狞的说道:

  “好好好!你既然把我说的如此废物,我倒想听听,你这种贱民有什么资本能够这般嘲讽一个一星炼丹师!”

  “你这种蝼蚁,又岂能知道那丹道一途的艰难!”

  古然不屑的看着张尘风。

  秦王两父子,也是朝张尘风看了过去。

  能够如此嘲讽一个一星炼丹师,这少年必定也有点本事吧…

  “你问我有什么资本你能如此嘲讽你?”

  张尘风嘴角逐渐扬起一抹讥笑。

  “怎么了?说不出来了?你在我面前就是一个渣渣!”

  古然疯狂叫嚣道。

  目光闪烁,心中想好了等会一定要去逼迫秦王将这小子擒下!

  可就在这时。

  眼前少年,却突兀的跨前一步,慢慢的走到他身边。

  冷笑道:

  “渣渣?就你敢这么说!”

  古然听到张尘风说的话,正想继续开口。

  眼中却突然映射出一缕火焰!

  “这,这是!”

  古然脸上脸色一变,惊愕之色,涌上脸庞。

  不敢相信的看着张尘风摊开的手掌!

  一缕火苗,在后者手心处,缓缓升起…

  “你不是问我有什么资本嘲讽你吗?睁大狗眼给我看清楚了!这,便是我的资本!”

  丹火!

  这竟是丹火!

  在炼丹界中,能够凝聚丹火,就意味着此人已经打通经脉,能够控制火势,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一星炼丹师了!

  蹬蹬!

  古然被惊得退后了两步,用着极度愕然的神情盯着张尘风。

  十五岁的一星炼丹师?

  他之前还以自己身为一个一星炼丹师而自豪。

  可现在呢?

  被人啪啪的打脸了!

  眼前这少年虽然与他同是一星炼丹师,但是,这少年现在才多少岁?

  十五岁的少年!

  而他,已经是一个年过半百的家伙了。

  两者之间,毫无可比性!

  他脸皮不由得有些发红。

  之前他还如数家珍般,将自己在丹道上所取得过的‘成就’统统列举了出来。

  十九岁记得百种灵药?

  人家呢?

  十五岁就已经凝聚丹火了!

  秦王两父子也是愕然的看着张尘风。

  他们两个,万万没想到,这少年居然是一个一星炼丹师!

  要知道,丹道不同于武道与器道,能够踏入此门栏之人,万不存一。

  有着各方面的要求。

  比如说开辟经脉,精神力要比普通人强悍多少,等等…

  《魔风龙帝》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

  喜欢魔风龙帝请大家收藏:()魔风龙帝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