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丹道宗师 > 第3077章 如何自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千山之所以肯亲自恭贺,一半是出于给千薰面子,另一半,则是发自内心的感慨。

    或许在场无人知晓,可他自己却不可能忘记自己跻身仙君的雷劫,和秦逸尘比起来,竟有那么些许差距!虽然雷劫不能说明一切,今后的道路中稍有不慎同样会陨落,就如那些未曾回来的强者一样。

    可千山也不得不承认,此子……前途无量啊!人群当中,妇人牵着千薰的手走了出来,对秦逸尘盈盈一礼,笑起来很漂亮,像极了千薰:“这位便是秦逸尘秦丹师吧?

    这些天在下就听夫君说过,秦丹师名震各大战界,可谓丹道之翘楚,北战界之栋梁。”

    “今日一见,果真不凡,秦丹师也该称作秦仙君了吧?”

    秦逸尘笑了笑,并未骄傲:“千夫人客气了。”

    妇人却是笑容温婉:“没什么客气的,秦仙君当享此誉名,在下得以醒愈,还多亏秦仙君割爱。”

    “夫人真的客气了,千家和南战界又何尝没有照顾秦某?”

    妇人一笑:“总之,薰儿能交到你这样的朋友,我们不仅放心,也替她高兴。”

    这俨然是给予了秦逸尘极高的评价,毕竟不知有多少俊杰想与千家傍上关系,而千薰却在旁撇了撇唇,俨然还惦记明算账一事,不过秦逸尘刚刚突破,那件事就此烟消云散,何况,没道理是朋友就要无条件的帮忙。

    想到此,千薰展颜一笑:“秦逸尘,以后记得来南战界找我,如果……有机会的话。”

    婉音最后化作轻喃,因为谁都不知这一别后还需多久才见面,千薰神色间满是不舍。

    千山看在眼里,道:“诸位刚化险为夷,不妨在我南战界歇息几日再走。”

    战金荣连忙道:“多谢千皇陛下抬举,我等正有此意。”

    说起来,战金荣等人的伤势到现在还未恢复,最后横跨修罗场的一路披荆斩棘,可谓是九死一生啊!众人渐渐离去这山谷,尽管很多人都很想知道,为何那身影最终会传承于秦逸尘,可众人都知道为人处世的规则,不该问的,不要多嘴。

    何况对北战界来说,也不需要问那么多,反正秦逸尘成为秦仙君,对他们来说是一大好事!战金荣回首山谷,长叹一声,说来此行可谓收获颇丰,那些仙兵利器,足以打造一支精锐中的尖刀!尽管有些人永远无法再回来,可对此战金荣也只能接受,毕竟……漫漫岁月以来,生离死别谁又未曾经历过?

    何况那无数邪魔当前,战金荣没法骗自己说什么同生共死,谁都清楚那时若有半点迟疑矫情,后果便是大家都得死。

    总之,逝者安息,生者,要背负着同伴的遗志走下去!而秦逸尘这一路上也很平静,甚至眉目间恢复了以往的淡然。

    这倒不是他忘记了那刻骨铭心的无数英灵之恨,而是他知道,凡事要一步步来,这时候说什么战天问地,只是自欺欺人。

    把一切埋在心底,然后,拼尽全力!丹田中仙力凝聚后,秦逸尘明显感觉到白虎所传承的那道仙术已然能明悟,甚至万道神甲和白虎之刃都是洗尽铅华,锋芒尽显!翌日,千家。

    “好了,母女团聚,以后有的是时间见面,薰儿,你以后要多陪陪你娘亲,不许出去乱跑了!”

    话虽笑骂,可千山眉目间却满是慈爱,千薰坐在妇人白皙玉腿上,后者也是一脸疼爱:“是我该多陪陪薰儿才是。”

    千山又道:“飞正,听说你夺了一柄仙器战斧?”

    千飞正颔首:“爷爷,孙儿想起来飞虹正缺一柄仙兵防身,不妨让给他好了。”

    此话一出,千俊脸色微变,连忙摆首道:“飞正,这可使不得,那是你拿命拼来的。”

    千皓却是笑道:“行了三弟,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千飞正亦是道:“没错三叔,何况咱们千家的东西,不都是一家上下拿命拼来的么?”

    千俊微微颔首,瞪了眼在其身后立着侍奉的千飞虹,后者连忙躬身道:“多谢大哥,多谢大伯!”

    千山捋了捋银须:“那柄古剑虽然不凡,但锋芒已损,待修复过后再说,放心吧紫萱,这功劳大家都会记着的。”

    千紫萱颔首,在家人面前却无平时的冷艳,反倒柳眉微蹙:“那爷爷,秦逸尘当初还答应了我共享那些神通功法。”

    千山笑着摆手:“一些神通,回头你和你三叔去找秦逸尘他们要吧……”顿了顿,千山又补充道:“能要多少算多少,别闹难堪。”

    千紫萱了然,俨然已经做好秦逸尘不会跟他们交底的打算了,不过平心而论,换做是她,怕也不可能全然透露。

    当然,千紫萱直到现在,以及以后也很可能不会知道秦逸尘还得了一卷仙术……正当此时,千俊又道:“父皇,孩儿给你的那些孽畜遗骸,您可曾研究出什么?”

    千俊指的自然是那些血翼怪物,当时各大战界在争抢,几乎都是干脆连尸骸血丹一起收起来。

    千山微微摇头:“还没来得及,只是匆忙看了几眼,那孽畜的确有点邪性。”

    千山也算是见多识广,不是没有见过以他人精血来修行的,可那却有诸多反噬与限制,例如不同种族,不同境界,甚至不同仙道不同真元,可那血翼怪物,仿若对一切精血都颇为渴望……提起此,千山便是暗暗心惊,听完千俊的讲述后,他甚至都有些庆幸在如此情况下,还能有一半人活着回来!甚至千山抿心自问,余悸难平,那尸骸遍布的修罗场,以及那被镇压的邪魔……这一切浩劫,还好界族大陆离此相隔茫茫星空,否则的话,凭他的实力,也根本无法阻挡!不只是他南战界,恐怕整个界族大陆就算不内斗,联手抗敌,也难逃被覆灭的命运。

    千家上下将此行的赏赐分说清楚后,却见千皓脸色略显凝重:“父皇,这些天,您可曾考虑过咱们南战界今后该如何自处了么?”

    此话一出,千山眸中泛起抹精芒,其实这件事,从得知战无渊归来的那刻,他便知道有些事哪怕过去了十万年,也终究要再次面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