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致命亲爱的 > 418 浑然不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其实那个时候她就很想问他,为什么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把她推开

  惟有痛能压痛。

  所以,她成全了他。一

  刀子捅在他身上,一刀扎了自己。陆

  东深见她沉默不语,生怕她不收,低声说,“别跟一把刀子置气。”“

  谁没事会跟这么一把好刀置气”蒋璃不想情绪被他牵着走,刀子连着刀鞘一起扔进竹筐里,“这年头,刀子比人靠谱。”采

  了红浆果,时间还剩一大把。蒋

  璃瞅着竹筐和陆东深背后的余富,甩了句,“砍点柴回去吧。”

  陆东深背着竹筐差点一脚踩空,站稳后看着她的背影直笑,“你倒是挺舍得指使劳动力的。”

  “没什么不舍得的,不能白养你吧。”蒋璃头也没回,扔了这么一句。

  砍柴有讲究。沿

  着阴谷向东南方向前行有树林,枝繁叶茂最适合做柴火,有油性极佳的松木,光是捡枯枝就能成捆。陆东深的动作也利落,蒋璃这边拾半把的时候,他那头已经砍下大片松木了,然后再削去多余细小枝杈只留壮枝,用绳子从中缠绕三圈,齐活。足

  足两大捆柴木,摞在一起。

  蒋璃也是付出体力的,就着松软的针叶地坐下休息。陆

  东深确定了柴木捆结实了后走上前,蒋璃抬头正好瞧见他的胳膊,“流血了。”她淡淡说一句。他

  低头一看,是出了血,许是刚才砍柴木划的。

  伤口也不太深,但也是结结实实的口子,伤口边缘的血迹稍稍凝固了。他本想着随便处理一下,转头就打消了念头,朝蒋璃一伸胳膊,“怎么办”蒋

  璃刚把水壶打开想喝水,见状,恨不得把水都泼他身上。都能在狼群里把她救出来的人,不过一道伤口,问她怎么办懒得多跟他废话,将水壶盖好后往上一扔,“爱怎么办就怎么办。”陆

  东深接过水壶,笑了笑,打开,用水清洗了伤口。蒋璃虽说没帮着处理伤口,但也能瞧出伤口的深浅来,等清洗过后,她看似随意问了句,“划伤的时候没觉着疼啊怎么流血了都不知道”陆

  东深拧壶盖的动作微微滞了一下,紧跟着微微一笑,“没注意。”

  四两拨千斤。

  可蒋璃是敏感察觉到他刚刚的反应。

  心中狐疑更重。

  受伤的又是左胳膊。陆

  东深没给她时间想太多,坐了下来,壶放一旁,伸了个懒腰,然后就势就跟她背对背靠着了。蒋璃一愣,反应过来后身子往前倾了一下,陆东深却喜欢故意逗弄她,顺着劲后倚,压得蒋璃快透不过气了。

  “陆东深,你给我起来”

  陆东深双手交叉于胸前,十分逍遥,偏过头,“还躲不躲了”

  “不躲了,你坐直压死我了”蒋璃气得咬牙。

  陆东深满意她的态度,坐起身,蒋璃这边的腰快被压断了,挺直了身后,还没等缓过神逃离,陆东深又靠过来了,早于蒋璃呵斥前开了口,“靠一会儿,我是个病人,刚才又入谷又砍柴的,现在又虚了。”

  虚你大爷的。蒋

  璃强压了想要骂人的冲动。

  想把他推走,陆东深又懒洋洋地开口了,“蒋姑娘义薄云天的,总不能看着我虚得下不了山吧”一

  句话彻底打消了蒋璃的念头。他

  话里的意思再明确不过了,真要是下不了山,那吃亏受累的肯定是她。依照现在陆东深的流氓行径,怕是到时候借故让她背下山都有可能。蒋

  璃忍了,不动。陆

  东深倚靠着她,呼吸着来自她身上的清香,晒着被叶脉过滤后的阳光,得了便宜还卖乖地说了句,“聪明的姑娘。”蒋

  璃不吱声。

  心想着尽量别招惹他,也不给他任何落下话柄的机会。要

  不然,粘包赖。见

  她不搭理自己,陆东深也没恼。两

  人彼此靠着,彼此借力,倒是松坦了不少。

  陆东深从衣兜里掏出个物件,蒋璃跟他背对背,也不知道他拿了什么东西。很

  快,悠扬的曲调响起。像

  是陶埙的声音,却又比陶埙低沉。曲

  子幽幽,听着苍凉又绵长,静寂又旷远。

  蒋璃忍不住阖眼。

  呼吸间是苍苍松木香,曲调似将她带入禅寺、大漠,又随着叶落和浮云领她进了寻常巷陌,掬水望月,盈盈入耳的只有埙声。又

  像极了陆东深的嗓音,浑厚低沉,令人入迷。曲

  子不长。落

  音后,蒋璃却还沉浸其中,忍不住问他吹得是什么。陆

  东深这次没逗她,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她。

  她拿过一看,诧异,“竹埙”“

  竹埙。”陆东深肯定回了句。

  取毛竹的一截,打磨精细光滑,孔眼圆润,前后共有九孔。蒋璃拿在手里,冷不丁想昨晚他坐在桌前在削竹打磨,更是惊愕,“你做的”“

  嗯。”陆东深懒洋洋应了声。蒋

  璃扭头,“你还会做乐器”陆

  东深转过来在她身旁坐着,一手于她后背撑地,一手拿过竹埙跟她说,“没什么难的,你看一遍也能学会怎么做。毛竹好找,随便取来一段,估摸在竹节之下5公分处锯断,劈开一段削楔形,拼接,再粘牢头段,头子上开吹孔,楔形管挖音孔就可以了。”

  蒋璃光顾着听了,也忘了此时两人贴得很近,闻言后感叹,“这做法听着就复杂。”

  “听着复杂做起来简单。”陆东深看着她,眼底盈盈笑意,“还是南深教我的,我弟弟那个人,但凡有孔的就能吹响,有弦的就能拉出动静,各色乐器原理和制作他也是最专业的。”

  蒋璃是听过陆南深本事的,心想着这陆家儿郎真是个顶个的能耐。

  小小竹埙拿在手里,清凉滑润得很,一点毛茬都没有,上头还绘有七彩吉祥符,应该是陆东深照着她以前符包上的图案画的,倒是挺令人爱不释手的。陆

  东深见状后问她,“喜欢吗喜欢的话就送你。”“

  喜欢,但是不会吹,放我这浪费。”蒋璃说着要还给他。陆

  东深将她的手连同竹埙一并握住,轻笑,“我教你。”蒋

  璃其实也是挺好奇一截小小的竹子怎么就能吹出那么好听的旋律,便没拒绝陆东深。陆东深给她讲了竹埙的发音技巧,手把手教她如何按孔松孔,她试着吹响的时候,他就顺势揽住她的腰。蒋

  璃浑然不觉,一门心思钻研竹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