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致命亲爱的 > 050 叫我的名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快更新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

  蒋璃觉得自己没由来想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思维拉回来时突然又是可笑,这陆东深是怎样一个人关她鸟事?想她个姑娘家在这山上披荆斩棘多不容易,现在受了点伤,被他这般照顾也实属应当。心思如此一转,顿觉清明不少,往他胸膛上懒洋洋靠了靠,“还多亏了你的这尊人肉沙发嘛,陆奸商,虽然说你给人的

  感觉是生人勿近,但不得不说,胸膛很暖呀。”

  陆东深一直听她数落完,沉默少许开口,“商量件事。”

  “你曰。”

  “出于礼节和救命之恩,你以后可以继续叫我陆先生,当然,你这个人野惯了,估计也没什么耐性持守礼节,所以,也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

  蒋璃转头瞅他,“直接叫你名字?”

  陆东深眼中恍悟,“差点忘了,你是叫过我名字,就是烦请蒋姑娘把后缀的口头禅去掉,而且提醒一句,我没大爷。”

  蒋璃闻言后先是一愣,然后扑哧乐了,“也对,你是你们陆家的太子爷啊,长幼有序。哎,你们陆家是不是挺复杂的?有要跟你争权夺位的吧?我还听说陆家儿郎各个俊朗,有比你帅的吗?”

  陆东深刚要开口,却见蒋璃原本噙笑的脸倏地变了,目光跃过他的脸盯着他的身后。

  他转过头。

  却瞧见帐篷后侧一角像是有什么东西划过,遮风布时不时凸起一块。

  “什么东西在外面?”蒋璃警觉。

  头灯虽暗,但毕竟有光,影响判断。陆东深抬手灭了头灯,整个帐篷瞬间陷入黑暗之中。

  视觉有一瞬的不舒服,直到帐篷外篝火的光亮一点点渗进来,给了帐篷内一点光亮,可也顺带的,将帐篷外的侵袭者的影子照了个通明,晃晃荡荡映在帐篷上。

  是个巨型的东西。

  长长的影子几乎围了帐篷大半圈,正在缓慢地围着帐篷爬。

  蒋璃从没见过这种玩意,惊喘一声,下一秒嘴巴就被陆东深的大手捂住。

  他的手指修长温热,指尖是干净的气息,落在呼吸里,又是勾着人的。

  “是深潭里的兽。”他在她耳畔压低了嗓音道。

  蒋璃身体一僵。

  就是之前跟陆东深在深潭中会晤的那个像鳄鱼的东西?它果然还是寻过来了。

  就在这时,那兽用巨大的身体撞了一下帐篷,许是察觉里面有人,变得格外急躁,喘着粗气在蹭帐篷,蒋璃就借着火光趁机瞧见那东西尖长的嘴巴,四肢爬行的巨大身体和拖着长长的尾巴。

  还有那对角。

  竖在头顶,尖锐而弯,乍一看像是犀牛角,但目测又比犀牛角要长。

  见账外怪兽激动,蒋璃几乎屏住呼吸。

  当时听陆东深对这兽描述一番后她也在脑海中过了一遍,但绝没想到会有这么大,更重要的是,匿于千里之外的深潭,竟能找到这里来。

  攻击力自然不用怀疑,光是这庞然大物的体型就能碾压她好几轮了。

  拉开陆东深的手,不敢大声语,回过头瞅他,陆东深低下头,她仰头对他耳语,“你见过这东西,斗赢的可能性多大?”

  唇软气幽兰,像是游丝钻了他的耳,落了他的心。

  他的唇擦下来,轻贴她的耳廓,低低说,“能逃生就好。”

  明明是危急时刻,可这般场景,竟让蒋璃脑中闪过四个字:耳鬓厮磨。

  头转了过来,避开陆东深的气息,她伸手摸了摸身上的芬兰刀,咬牙切齿说,“我要是怕了它我的名字就倒着写!”

  “别逞能。”陆东深一手箍紧她的腰,“八成是长了灵敏的鼻子,一路闻着血味过来的,想个办法引开它就行。”

  话虽这么说,他另只手还是将瑞士军刀摸了出来,以防万一。

  蒋璃也知道有些动物的嗅觉十分灵敏,尤其是在这祈神山,那些奇怪的动物能嗅到千里之外的味道也不稀奇。说实话,她也不想跟这种东西硬碰硬,万一挂了,她连死在什么动物手里都不知道,多亏。

  想了想,返身从包里拿出剩下的浮木草。这草味能遮血气,虽没那么多了,但多少能有些用途。

  她身上有伤,陆东深没让她乱动,从她手里拿过浮木草,依照她的要求掐碎。浮木草的汁液气味更重些,被陆东深均匀地铺洒在帐篷内圈一周。

  蒋璃坐在原地没动,死死地盯着帐篷外晃动的大型影子。

  没由来地想到了侏罗纪公园。

  说不准帐篷外的生物比恐龙的历史还要悠久吧。

  陆东深撒完浮木草后,也充满警觉地盯着外面的动静。

  那兽在缓慢爬行,时不时还朝着帐篷喷口粗气,爪子有力,踩得帐篷外的石子咯吱咯吱地响,落在耳朵里很是不舒服。

  但它没有进一步攻击帐篷,只是围着帐篷一圈圈地爬,许是浮木草的气味起了作用,迷惑了它的判断。

  不过,它一分钟不离开,他们就多了一分钟的危险。

  蒋璃和陆东深谁都没说话,帐篷内死寂一片,帐篷上是那兽的影子,时大时小,是它忽远忽近的倒像。

  握着芬兰刀的手有些滑。

  蒋璃这才觉得是自己手心里出了汗,冷汗。

  就这样,过了能有十几分钟的样子,帐篷上的影子渐渐消失,帐篷外小石子被踩得咯吱乱响的动静也没了。

  蒋璃蹑手蹑脚地凑到陆东深身边,用口型问他,走了?

  陆东深摇摇头,示意她别那么心急。

  又等了好一会儿,帐篷外彻底没了异样,两人这才放心下来。

  “你在帐篷里等着,千万别出来。”陆东深决定出去看看情况,只有亲眼见到没危险了他才能放心。

  胳膊被蒋璃一把扯住。

  可扯住之后她就愣住了,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扯住他,就好像这动作是下意识的。

  见状,陆东深笑了,腾出手揉了揉她的头,“没事。”

  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充满力量。

  蒋璃松开了手。

  可就在他刚掀开帐篷的一瞬间,只听见身后一声响动。蒋璃蓦地回头,就见一副锋利獠牙竟刺穿帐篷,紧跟着一张类似鳄鱼嘴极快速度地冲了进来,大嘴一张一阖就咬住了背包,然后往外拖。

  “喂!”蒋璃见那背包是陆东深的,急了,说时迟那时快,身子一跃而起,一手勾住背包的带子,下一秒就被那兽拖出了帐篷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