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千岁欢 > 第二十八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一年的正月十五,是上元节。

  整个繁华长安, 灯火长明, 锣鼓喧天,亲朋结伴而出, 充街塞陌, 画舫游船, 佳人丽影, 沿河花灯铺开, 绵延数里,像是倒映着漫天的星星。

  但这样的繁华唯独不属于一人。

  护国寺最高的阁楼中, 长宁公主李青钰被人反绑着双手,手腕早已被勒得青紫,可她还在不住地挣扎, 任谁也摁不住她。

  她的眼睛猩红一片, 翻腾地剧烈的杀意,一边的雪黛想靠近又不敢,哭得梨花带雨, 不住地唤着:“公主你醒醒,我是雪黛啊。”

  窗前负手而立着一位男子。

  他看着山下的万家灯火, 不知过了多久, 才转身道:“长宁, 你恨这个世道么?”

  “你身上流着谢家的血,太后让朕杀了你,可朕怎么舍得呢?”他微笑着, 凝视着这个对他感到陌生的妹妹,柔声道:“朕知道,你和朕,其实是同病相怜。”

  ……

  “后来呢?”

  一方小庭院中,章郢听到此处,微微抬起了眼睑,神色平淡,看似波澜不惊,那执杯的手,指节却因为用力而微微泛白。

  季韫顿了顿,压低了声音,继续道:“……后来,今上请了神医来为公主治病,也不知用了什么方子,公主的病便好了不少,能与人谈笑,与常人无异,后来一被放出来,便借着与宋太妃叙旧,进宫住了一段时日,也是从此时开始,长宁公主开始插手政事,只是后来出了宫,每月中旬也要入宫一趟。此外,下官还发现一个蹊跷事……”

  章郢抬眼,“什么事?”

  季韫拿出袖中字条,展开双手呈上,一边道:“三年来,公主惩处宫人无数,下官本想以此查出端倪,却意外发现……公主冲动易怒、大肆惩处宫人之时,多集中在月中。”

  发怒还挑着时间?

  这就有点奇怪了。

  章郢微微坐直了,眯眼道:“你是说,民间传她喜怒无常,是另有隐情?”

  季韫抬眼,斩钉截铁道:“是。”

  之前他也以为长宁是真的脾性不好。

  可若真的喜怒无常,那为何屡屡对世子让步?最惊险的那回,莫过于世子和公主初次见面那日,季韫后来向张绅打探得知,那日的长宁,是亲自拔刀杀了人,并且铁了心要灭口的。

  哪怕被挟持,正常人也只会虚与委蛇,等到脱身之时,再重新斩草除根。

  长宁身边那么多侍卫,各个都是顶尖高手,想杀一个人并不难。

  可为什么忽然转了性子?

  章郢垂眸,睫毛洒下一片淡淡的虚影,手指无意识地虚扣扶手,那双干净白皙的面容上,微微染了一丝冷色。

  他低声道:“她与我相处时,并未多有不妥。”

  不像不正常之人,甚至还有些可爱,他那时虽不知她就是阿钰,喜欢逗她气她,心底却并不当她是一个冷血的政客,下意识将她,和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老家伙们划清界限。

  微一晃神,便又想起那夜破庙之中,她神志不清地唤着“夫君”。

  是有多想他,才会在昏迷时还这样念着他?

  季韫看着自家世子,不由地叹了口气。

  “下官以为,公主待您,其实与旁人大为不同。”季韫神情复杂,终是说出了这在心底藏了许久的话:“公主只有面对您时,情绪才平静不少。那日您将公主掳走,后来公主回来时,并无一丝不悦之色,下头官员见公主和颜悦色,本以为事情翻篇儿了,可才隔了两个时辰,公主便因一件小事,又险些杀了一个侍女。”

  “后来公主彻夜不眠,很快便杀了刘群大人,那日公主遇刺,下官找到她时,公主在世子跟前,分明是一副有点生气的小女儿情态,旁观者看得清楚,奈何局中人不知。”

  “公主回去后,连夜追查刺客,甚至连身边跟了她多年的秋娥和雪黛二位姑娘,也一并怀疑了。”

  “公主执意要杀文大人时,连总管府的几位将军都被惊动了,毕竟文大人也是朝廷敕封的武将,怎能随意处置?可他们拦归拦,又不敢动真格的,公主身边的侍卫只听命于公主一人,动起家伙来,倒也没人真敢多管闲事,所有人都以为文大人这回凶多吉少了。”文喆说到此处,话锋一转,“可是,世子您亲自来了。”

  “世子不妨回忆回忆,公主见了您之后,消气了吗?”

  ——她消气了。

  “除了贴身侍女,无人可近公主身,世子碰公主的时候,她可曾发怒过吗?”

  ——没有。

  章郢倏然站起了身。

  记忆中属于她的那一双尖锐、凌厉却漂亮的眼睛,瞬间变得清晰无比,宛若一把火,无声无息地在他的心底,烙下了滚烫的印记。

  哪怕见面不识,她也待他不同么?

  季韫还有最后一句话未说,他目光追随着面前的世子,看不懂他面上深晦神情,只见他长袖垂落,背脊挺直,半晌不言。

  他知道,殿下心中是有别人的,那是与他共患难的妻子。

  可尽管如此,季韫憋在心中的那一句话,也不得不说——

  “世子或是公主的良药,若是如此,请恕下官直言,世子当以大局为重!”他俯身抬手,长长一揖,沉声道:“当今天下,朝廷腐朽,门阀林立,下官深知世子大志。长宁公主是皇帝的那把刀,世子若能拿下这把刀,将事半功倍。”

  可季韫说了什么,章郢却根本没听进去。

  他只是反复地回想着季韫口中的点点滴滴,他也想起来了,那一日她被他劫持,还记着他身上的味道,仓皇抬头与他对视。

  他是她的良药?值得么?

  “世子、世子!”就在此刻,外面守着的侍卫却忽然进来,低声禀报道:“安插在公主住所附近的眼线来报,长宁公主几日前一回去就晕倒了,如今已经整整三日了,里头还没有什么动静,特地来请示世子,你看……”

  话未说完,章郢已猛地转身:“你说什么?!”

  好端端的,怎么就晕了过去?

  章郢几乎是想也未想,就飞快地冲了出去,衣袖带起了一阵风。

  一边的季韫呆滞了一下。

  他才说劝完世子拿下这把刀,世子这么快就想通了?还行动得如此迅速?

  ……

  章郢出府上马,几乎是在一盏茶的功夫之内,就抵达了公主居所。

  刺史贺敏所安排的这个宅子,颇为气派,门口两只巨大的石狮子,显得威严无比,章郢翻身下马,侍卫还来不及通传,那骑在石狮子身上的少年郎已探出了脑袋,咦了一声,问道:“你是文大人,还是我的哥哥?”

  章郢扫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章绪眼珠子转了转,立刻了然,连忙跳下石狮子,拉着章郢往里走,对那些侍卫道:“这是我的熟人,也是公主姐姐的朋友,你们都让开!”

  这少年在公主这里混的如鱼得水,好生气派,一挥手,守门的侍卫便纷纷让出了道儿来,章绪牵着自家哥哥到了无人的后院,才好奇地凑过来问道:“哥哥,你是来找公主的吗?”

  他要不是见过自家哥哥伪装成文喆的模样了,此刻恐怕还认不出来他呢!

  章郢低头问他:“她近来可好?”

  章绪想了想,摇头道:“不好!我本想着,来这里可以每日找公主玩儿,可她一回来便卧床不起了,如今我也见不到她,也不知她身子如何。”

  章郢薄唇微抿,垂目不语。

  章绪拉了拉他的袖子,好奇地问道:“哥哥,你是在关心她吗?他们都说文大人喜欢她,可是那个文大人,是你对不对?”

  章郢哑然,微微失笑道:“你这小子,你懂什么?”

  “我懂!我当然懂啦!”章绪神神秘秘地凑过来,说:“我跟你说个秘密!”

  “什么?”

  “公主她……以前可有夫君呢!只可惜英年早逝了!”

  章郢伸手摸了摸少年的头顶,微笑道:“你怎么知道?”

  章绪悄悄道:“因为我见过牌位呀!我在这里玩的时候,只有一个地方去不了,有一次我趁人不注意悄悄进去了,才知里面祭奠的是个没有名字的死人,而且我第一次见到美人姐姐的时候,她告诉我说,她是个寡妇。”

  章郢又是沉默。

  一股无言的心疼快要顺着四肢百骸蔓延到骨子里,连阿绪都能察觉到那些蛛丝马迹,可见她平日是有多孤独。

  他微微弯腰,对章绪道:“你应该知道她在哪,带我去见她吧。”

  章绪奇怪道:“哥哥为什么要见她呢?”他忽然明白什么,猛地一拍掌心,笑道:“我明白了!哥哥是不是真的和他们说的一样,喜欢上美人姐姐了?”

  章绪是万分乐于见到这等结果的,若公主做了他的嫂嫂,那他可就有靠山了!公主身份这样尊贵,他做公主的小叔子,想来也万分气派,以后走到哪里,那可比往日更有底气,说不定他哥哥碍于嫂嫂,也不会再管束着他了!

  面对着弟弟期待的眼神,章郢垂眸不语。

  旋即他低头,在少年耳边轻轻道:“尚未追求到手,还请阿绪,替为兄保密了。”

  作者有话要说:  青钰:才骂了你下流无耻,转眼你就闯我宅邸?

  感谢 易烊ttcc1128x2、锅锅、下下、赫连菲菲x4、微胖界的小巨星x2、七月蝉x2 的地雷

  感谢 微胖界的小巨星 的手榴弹

  感谢 一只大白菜、栖崽今天也很甜x2 的火箭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