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做反派,我是被逼的[穿书] > 突如其来的机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叶池舟失落的垂下头来,瘪了瘪嘴,心里难受得像被一只大手紧紧捏着。

  之前发生的一切在脑子里挥散不去,满心愧疚的叶池舟将蔺煦晟所经受的一切都归结在了自己的身上。

  如果不是他,那玉笋就不会被毁,玉笋不毁那兮暖心一群人也就不会恼怒的对他和蔺煦晟痛下杀手。

  如果不是他,蔺煦晟就不会以牺牲自己的方式来保护他,从而连累得自己受重伤差点连命的保不住。

  如果不是他,蔺煦晟就不会来到那么奇怪的地方,然后被湖水卷走如今不知所踪。

  无边的愧疚就像有千斤,沉沉压在他心头都快让他喘不过气来了。

  叶池舟挺直的背脊渐渐的弯起,他蹲下身来,抱住自己的双膝将头埋住,难受得不想动。

  此时的叶池舟,哪里还是那个受人敬仰的灵玄宗大师兄,倒是更像一个脆弱可怜想要大哭一场的大孩子。

  “哎……”

  一声虚无缥缈的叹息在耳边响起,叶池舟猛地的抬起头来,四处找寻。

  “他没事。”那声音又出现了,叶池舟仔细的辨别了一下,似乎是直接在他的脑子里响起的。

  叶池舟抿了抿唇,警惕的问道:“你是谁!”

  “你无需担心,我并不会害你。”

  叶池舟依旧没有放下警惕,这声音太过陌生,根本不是系统的声音!不过……

  叶池舟试探性的问道:“你说的他……是蔺煦晟吗?” 

  那个声音回道:“嗯,他没事,你无需担心。”

  心猛地一跳,叶池舟脱口而出:“那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叶池舟心里十分焦急,期待那声音可以告诉他蔺煦晟的所在,但那声音却在他问完之后迟迟没有再响起,搞得他不由得怀疑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下意识的伸出手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叶池舟疼得“嘶”了一声,这痛感很明显,也很真实,那就说明他如今应该是清醒的。

  既然是清醒的,那刚刚听到的声音便不是幻觉。

  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哪里传来的声音,叶池舟心里疑惑,但也探究不到,想了半天后只能放弃。

  不过,这声音的出现倒是帮了他的忙,让他微微安了心。

  蔺煦晟应该是无性命之忧,毕竟他是主角,而他身上所带的反派系统追求的最终目的就是要让主角死在反派的手中,如果蔺煦晟真的已经死了,反派系统不会无动于衷,如此,蔺煦晟此时应该还活着,就是不知道身上的伤有没有好了,有没有遇到危险。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叶池舟只能暂时先放下蔺煦晟。

  抬起头,他开始细细打量起自己的所在。

  一眼过去,这小小地方有些奇特,也有些刺目。

  这一是一片小小的花田,但这花田可不似一般花田般繁花似锦,叶池舟低头,这里所有的花都不是真的植物,而是由冰晶雕刻而成的,一朵一朵,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除了这些冰花,在花田的正中央还有一颗冰雕的树,但这冰树只有光溜溜的树枝,不见任何雕刻出来的树叶或者花朵。

  幽幽的寒气在空气中飘荡着,星星点点的冰霜参杂在其中,莹莹光芒似有萤火虫在空中飞舞。

  叶池舟没有贸然往前走,而是将视线转移到周围。

  这里四面环壁,往上看能看到周围的山壁形成一个圆,将这里个困成了一个深坑,花田就是这深坑的中心,唯一的土地,周围环绕着深不见底的湖水,叶池舟就是从这湖水中来到这里的。

  脑中回忆着原著的剧情,叶池舟确定在书中就没有描写过这样一个地方!

  他站在原地,不敢妄动,手中释放一丝灵力,向着冰花田中飘去。

  灵力畅通无阻,一直飘到那冰树前,然后被那冰树突然给吸了进去。

  叶池舟神色一动,迈步走进了花田。

  ……

  蔺煦晟醒来的时候,是躺在陆地上的。

  他坐起身来,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小雀的身影,然而这里不过方寸之地,有没有别的生命的气息,他难道会不知道吗?

  一时间,焦急和烦躁涌上心头,戾气从眼底爬起,让他整个人的气息变得十分阴沉可怖。

  这时,一阵诡异的风从身后吹来,力度之强,似乎像在给他指引。

  蔺煦晟脑中浮现出叶池舟温和的笑颜,按压下那流露出来的暴戾气息,站起身来打量起四周。

  这里是一片竹林,但却不同刃竹秘境中的竹林那般巨大。

  这里的竹子十分矮小,不过到腰间,一眼望去倒像是一片野草地。

  此地面积小,一眼便能望得到头,和叶池舟去到的地方相似,这里像是一个巨大的坑,坑的周边围绕着险峻高耸的山壁,山壁之下是一圈湖水,湖水包围着小小的一片土地。

  蔺煦晟对此没有多大兴趣,他满心满眼的都是叶池舟。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灵力在身体内艰难的游走,此时他心中才升起疑惑。

  那时承受的攻击绝对不弱,他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在昏迷前所遭受到的巨大痛苦。

  身上如被千刀万剐,皮肤被不断的划破,身体内更是气血翻涌撕裂般的疼痛,而那断骨之痛只在一瞬,比起那持续不断的撕裂感倒反而算不得什么。

  可想而知,他受到的伤害会是多么惨烈。

  但如今,他身上没有一条伤口,内里也没有任何的疼痛感,若不是看到身上那破破烂烂仅能蔽体的衣服,蔺煦晟都要怀疑之前的那一场战斗是不是一次幻境。

  心中疑惑着,猜测着,蔺煦晟便定定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簌簌”“簌簌”

  风从竹林间穿过,似乎有些着急了,缠绕在蔺煦晟的身边迟迟不肯离去。

  蔺煦晟面无表情的抬起头,看向风来的方向。

  风在这时候变了,柔和的托住蔺煦晟的一只手,指引着他往前去。

  面前的竹林苍翠茂密,生长得极为密集,根本没有可以下脚的地方。

  蔺煦晟往前走了几步,靠近竹林的边缘,风在这时托着他的手臂继续往前。

  “叮~”

  指尖微微一凉,似触碰到水面,面前的空中掀起一圈一圈的涟漪。

  蔺煦晟心下一动,继续往前走,面前原来有一扇看不见的门,而他,在风的指引和催促下,穿过那层如同水幕一样的“门”,走进到被隐藏起来的世界。

  依旧还是一片竹林,但却零零散散不过几棵。

  蔺煦晟瞳孔猛地一缩,此时在这几棵竹子的下方,竟然生长着数不清的玉笋!

  大的小的,高的矮的,无所不有!

  那在外被人抢破头的天材地宝,如今在这里却遍地都是。

  风似乎看不起这地上的玉笋,催促着蔺煦晟继续往前走。

  前方,是一条石头小道,这石头表面有些湿润,生长着翠绿的发着荧光的青苔,蔺煦晟的视线毫不留恋的从那些玉笋上移开,踏上小道继续往前走,穿过这片竹林,他看到了一个小池塘,池塘的一侧汩汩的冒出清冽的泉水,浓郁的灵气围绕在这小池塘的周围,蕴养得那池塘里的莲叶显得如此的翠嫩欲滴。

  在池塘的另一旁,有一座小小的竹屋隐藏在翠竹之后。

  蔺煦晟顺着石头路继续往前,心中没有丝毫的波动,似乎面前这能引起修者疯狂的一切他都不放在眼里一般。

  来到竹屋面前,推开竹篱笆门,走进去。

  风从蔺煦晟的身旁离开,拂过竹屋两旁的枯树。

  如沐春风般,枯树的枝干上渐渐结起花苞,花苞快速的生长,然后舒展开花瓣,展露出它的娇颜,原来这竹屋跟前栽种的枯树是几株桃花。

  风再起,桃花瓣飞扬,化成一只手推开了面前竹屋的门。

  蔺煦晟静静的站在门口,直到周边的桃花似催促般的摇晃起树枝,他才迈步走进竹屋。

  ……

  叶池舟的灵力被那颗冰树给吸收后,他便隐隐感受到了一种吸引,吸引着他去靠近那棵冰树,他虽心有警惕,但也想早些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去寻找蔺煦晟,于是他咬咬牙,感受着这似有若无的指引,走进花田。

  这冰雕似得花纷纷破裂粉碎成雪花,从下而上飘起飞扬在叶池舟的身旁。

  叶池舟深吸一口气,这寒冰之气裹挟着灵力,正是他喜欢的。

  身体里不由自助的运转起来,开始吸收着周围的灵气。

  破碎掉的冰花正好给叶池舟开了一条通到冰树前的路,叶池舟脚步有些迟疑的往前走了几步,那种玄妙的吸引就变得更加强烈一些,这种吸引并没有让叶池舟感觉到恶意,相反,玄妙的似有某种机缘在主动呼唤着他一般。

  深吸一口气,叶池舟定了定心,步履变得坚定起来。

  很快,他就来到这颗冰树前。

  这冰树有他一般高,枝条像是鸟巢一般,互相交缠着把中间给围了起来。

  叶池舟站在树前,不敢轻举妄动,视线仔细的上下打量着这颗神奇的树。

  这树晶莹剔透,阳光照射下更像水晶,可若是细看,会发现那冰蓝之下还有着一缕缕金色的脉络,叶池舟眨眨眼,有些惊奇又有些疑惑,他可不知道这植物还有人一样的复杂血管脉络,所以这树,到底是什么?妖物?还是单纯的冰雕?

  想到之前这颗冰树将他一丝灵力吸收,叶池舟心下一动,又探出一丝灵力贴过去。

  冰树果然又将灵力吸收了,同时,还有一丝“喜悦”从其身上反馈了过来。

  叶池舟眨眨眼睛,抬起头看了看周围,闭上眼静静的感知思索着。

  也许这颗冰树便是他的机缘,也是他离开的契机,如此的话,不如赌上一次。

  作者有话要说:  嗯,主角大概要变强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