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暴君的治愈指南(重生) > 老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甘夏温温柔柔地将骆邵虞扶回院子,将他安顿在床上,在男人饱含惊恐目光的注视下,蹲下身为他脱了鞋,将他整个人塞进被窝里。

  简直就是贤妻良母的典范。

  骆邵虞心里清楚地明白,贤妻良母是错觉,着根本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他喉结上下动了动:“团团......”

  甘夏温柔地摸摸他的脸,微笑道:“夫君稍等,团团晾完了衣服,就回来找您好好谈、谈、心。”

  她本就生得好看,明眉皓齿,粉雕玉琢,勾唇笑起来更是姿容绝世,若是往常,骆邵虞见到她这样的笑容,定然会欢喜地不得了,可今天他却无端感到几分凉意来。

  女人转身掀了帘子出去了,骆邵虞平躺在床上,双手合握,敛下了眼睑,须臾掀了身上盖着的被子,动作不怎么流畅地跳下床。

  不行,他不能束手就擒,甘夏一会一定会来审他,问他为什么追过去,并且丢掉了拐杖。

  别看团团平时软乎乎的甚至有点傻兮兮,她在这种事情上简直就像八扇门断案一样机敏。

  而且,一会要面对的不仅是甘夏的审问,若是让温凉那个心怀鬼胎的家伙听见了,指不定要在心里怎么笑话他。

  双方对决,决不能输在气势上,这句话不但可用于战场,对情敌也依旧适用。

  骆邵虞套上鞋子出了屋子,一眼便看见他女人和温凉在一起搭衣服。

  两个人似乎有说有笑的,甘夏背对着他,让他看不见容貌表情,但是却能听见女人银铃般清脆的笑声,这是恰逢温凉一抬头,骆邵虞正对上这厮的眸子,清清楚楚地见着里面亮晶晶的欢喜。

  竖子放肆!

  骆邵虞深深地呼气,稳步疾走到甘夏背后,从后面一把抱住她的细腰,结实的双臂带着火热的温度紧紧地揽着她,让女人红了脸。

  甘夏被吓了一跳:“骆邵虞你——”

  骆邵虞低头,下巴正抵在甘夏的发顶心,接过她手中正在侍弄的一衣物,拿在手里摆弄,将甘夏整个人锁在他怀里。

  他的声音低沉迷人,从耳畔传来,带来一片酥酥麻麻的感觉:“娘子,为夫帮你,我们一起做。”

  温凉手上的活计顿了顿,看着甘夏泛红的脸颊,没做声转身走了。

  骆邵虞余光见到温凉黯然离开的身影,微不可见地勾了勾唇角,甘夏窝在骆邵虞怀里,咬着嘴唇轻轻推他:“好肉麻呀!什么娘子啊,你在说什么啊......”

  “这是民间为夫对团团的称呼啊,难道是朕记错了?”骆邵虞弯腰脸颊贴着她的,低笑出声,“不叫娘子叫什么?我媳妇?我婆娘?老婆子?”

  老婆子???!!!

  这里乱入了什么?!

  甘夏挣开他转身质问:“老婆子?骆邵虞你好好跟我解释解释?!我还不到双十就得到这么沧桑的称呼了?!”

  骆邵虞显然不知道年龄对女人的重要性,他依旧很憧憬:“以后团团与朕生了华发,便这样称呼可好?团团叫朕老头子,朕叫团团老婆子——”

  “——滚。”年轻的老婆子面无表情地举起衣架,丝毫不留情面地指向骆邵虞。

  男人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滔天罪行,但还是向后退了两步,漆黑幽深的眼眸里带上了无辜委屈的情绪,见甘夏毫无怜勉之心地转身继续搭衣服,只好默默离去了。

  他慢吞吞走到房门前,听见不远处“吨吨吨”劈木柴的声音,眼睛一闪,脚下一拐,便去了另一个方向。

  温凉是个读书人,生得斯文俊秀,却坐在院落的角落里的小板凳上,举着斧头劈柴火。

  他的动作十分娴熟,但是由于这种活计十分吃力道,累的气喘吁吁,前额鬓角都是湿汗,他放下斧头握着袖口擦了擦额头的汗珠,便听见身后熟悉低沉的声音:“温公子可是累了?”

  温凉擦汗的动作顿了顿,迟疑着抬起头,果然看见甘姑娘的夫君背着手立于他身后。

  微风吹来,卷起白袍一角,若是他人成这副打扮,必然会显得温和知理,可骆公子周身气质逼人,浑厚霸气,眉峰微利,眸光锋利如剑,直让人在他面全部臣服地不敢直面于他。

  温凉低下头:“公子有伤在身,还是我——”

  骆邵虞轻笑打断他:“劈柴这种力气活,还是骆某来吧。”

  然后随手执起一段木柴,立着放在石墩上,也不拿斧头,只是用骨节分明的食指轻轻一划,那块木柴便“咔擦”一声,一分为二,扑倒于地。

  温凉倒抽了一口冷气,低着头看那被用指尖生生划断的木头瞠目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需要他用尽全力才能劈开的木柴,在骆公子手里就像嫩豆腐一般不堪一击。骆公子如此神力,自己却暗自觊觎人家的内子,简直是不知死活!

  他原本还安慰自己,心悦甘姑娘又不是他自己能够控制的,就这一回,等到他二人走了,他便把这段思绪掩在心底,烂在泥土里,绝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哪知道他这几日一直游走在生死边缘!骆公子一定是早有察觉,幸亏他并没有做出什么超越礼节的事情,若他踩上了骆公子的底线,他相信,只要对面的男人心念一动,自己便会在瞬间殒命。

  温凉暗自思忖着,额头刚擦去的汗又冒出来,他咽了口唾沫:“公子好力道!”

  “知道就好。”骆邵虞敛了嘴边不带温度的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似是无意般地随手划着木柴,将它弄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然后碾成木屑,垂眸看着他们在指尖飘扬,淡道,“管好你的眼睛,温公子是读书人,这道理大抵不必多说。”

  温凉弯腰拱手,战战兢兢:“在下明白了,谢公子指教!”

  骆邵虞轻哼了一声,随手一扬,被他捻成粉末的木块便随风飘扬。

  温凉弯着腰,一句话也不敢说,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带着愤怒的娇喝。

  “骆邵虞?!瞧你干的好事!!!”

  温凉抬眼一看,柔柔弱弱的甘小姐一手拎着衣架子,气势汹汹地赶来。

  不怒自威的男人把玩着木块的手顿了一下,然后转过头,声音是面对他是完全不同的温柔:“怎么了,团团?”

  甘夏高挑柳眉,俏脸气得泛红,她伸手揪住骆邵虞的耳朵,直接将刚才还威风凛凛的男人拽着拖到晾衣架边上:“木屑粉末是不是你碾的?!我刚洗的衣服!全都沾上木屑了!!”

  男人身形高大,力道又狠又足,却被娇小的甘姑娘揪着耳朵,被迫弯着腰配合着人家的高度,以一种奇形怪状的姿态随着甘姑娘的脚步往晾衣架挪动,一边小心翼翼地哄着一边赔不是。

  和刚才那个威胁他的男人判若两人。

  温凉看着两人的背影,擦了擦额头被吓出的汗,叹了一口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