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凰妃倾天下 > 便宜被占了彻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        第89章  便宜被占了彻底

  痛!

  这是凤吟霜醒来的第一感觉,她几乎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要没有了。

  身体的热度已经消退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腰酸背痛,身体就好像被车子碾过一般。看着就让人脸红心跳,很明显是被男人狠狠“疼爱”过。

  等她终于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她只记得自己昏迷之前的唯一意识,便是她应南御天之邀前去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桃林,结果被他暗算下药。

  她拼命的想要逃跑,但是最后却重重的摔倒在地,脚也扭伤了。

  后来,南御天追了上来,妄想对她做出轻薄之事,她就拼命的反抗,到最后,她实在支撑不住失去了意识。

  凤吟霜想到那些事情之后,再发现自己身体明显是已经被玷污过,她再也控制不住眼泪流了下来。

  “怎么……这就开始不认账了,竟然还想要谋杀亲夫?”

  这个声音,不是南御天!

  是一个她从来没有停过的十分磁性好听的声音,散发着一丝高贵慵懒的意味。

  凤吟霜连忙抬头,下一秒,她便看到了一张足以颠倒众生的绝美脸庞。

  他的容貌,简直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如画的眉眼精致的如同仙境之中走出来的仙人,薄唇微微勾起透着一丝邪魅,又给他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增添了几分妖邪的气息。

  他靠的她极近,她一抬头,就直接跟他的脸庞对上,如此近距离的看着,他的皮肤甚至比她都要好,简直令人嫉妒。

  就连女人都没有他这般绝美的容貌,但是却又不会让人错认了他的性别,他的的确确是个男人,而凤吟霜这副几乎要被拆的七零八碎的身子骨也在深刻的提醒着她这个事实。

  “你……”她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大脑一下子陷入了呆滞状态,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原本以为夺去她清白的人是南御天,可是一觉醒来,身边却躺着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男人,凤吟霜简直没有办法反应过来。

  可是她被轻薄了这是一个事实,不管这个男人是谁,对她来说都是一种莫大的伤害啊。

  凤吟霜的手再次扬了起来,更坚定不移的刺向他的胸口。

  男人俊眉微蹙,一把抓住她的手,直接将簪子打落,然后一个翻身,便将她压在身下。

  “我要杀了你!”凤吟霜死死地瞪着他,恨不得直接用眼神将他瞪出几个窟窿来。

  “呵,怎么,现在才开始想起做贞洁烈妇了?”

  他占了她的便宜,现在竟然还嘲讽她。

  凤吟霜根本就抵不过他的力气,被他制得死死地,想杀也杀不了,还得被他这么羞辱。

  >

  再想到自己已经被陷害失身的事实,她顿时悲从中来,晶莹的泪珠从眼眶滑落。

  看到她竟然哭了,男人的眼眸闪过一丝深沉。

  这世间哪个女人看到他之后不都是哭着喊着想要投入他的怀抱,怎么偏偏到了她这里,就好像受了极大委屈的模样,到底吃亏的人是谁啊!

  他不耐烦的放开她,然后冷冷说道:“你最好搞清楚状况,如果不是本尊把你救了出来,你就会被那个陷害你的人侮辱,本尊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感谢就算了,竟然还这种态度,早知如此本尊就该不管你。”

  凤吟霜一愣,然后怔怔的看着他,这么说他不是跟南御天一伙的了?

  可是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夺走了她的清白之身,她怎么可能还跟他道谢呢?

  “淫贼,别为你自己开脱了,若是真的像你说的那样,那你就不该趁人之危,你混蛋!”

  在她看来,清白没了就是没了,不管是毁在谁的手上都没有什么区别。

  看着眼前男人道貌岸然的模样,根本也是一个小人,她突然想起在昏沉之中,她看着眼前一个熟悉的白衣身影,然后情不自禁的卸下心房接纳他的亲近,再看到一旁散落的白衣,她愤恨的咬唇,她似乎……在迷糊之中将他错认成一个人。

  男人何曾受过这种冤枉和屈辱,不怒反笑,死死地扣住她的手腕。

  “好,既然你已经忘了,不如本尊就帮你好好回忆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中了合欢散,本尊还好心请了大夫帮你医治,这合欢散的作用想必你自己也清楚地很吧?若不是本尊救你,你以为自己还有命在这里说话么?”

  什么?凤吟霜的脸倏然惨白,南御天给她下这种药,简直是太卑鄙太无耻了。

  那根本就是无药可解的,必须要跟男人发生关系才能解除药性,不然她一定会死的。

  这么说,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不是趁人之危的淫贼,他是真的想要救她?

  还容不得凤吟霜继续想下去,就听到那薄削的唇微微动了动,接下来的话却让她的脸刷的一下红了。

  “是你自己主动的爬到本尊的身上,这些你都忘了吗?”

  “你……你胡说!”她完全不能接受,自己怎么可能说出那样的话。

  他一副你欠了本尊莫大一个恩情的表情,简直让凤吟霜无地自容,甚至都不敢正眼看他了。

  经过他的提醒,她似乎也隐隐约约记起一些模糊的片段。

  她当时根本就已经被药性折磨的失去了意识,一切都随着身体的本能,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你别说了!”她无法接受自己竟然会成为那样一个放浪形骸的女人,就算是因为药性的原因,她也不能接受。

  但是男人却显然不打算轻易的放过她:“为什么不说?本尊如此帮你,你该想想怎么好好报答本尊,来弥补本尊的损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