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咸鱼皇子在线翻身[清穿] > 第三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间转瞬即逝,很快来到承福的满月礼。

  天还未亮,宫女太监们就七手八脚的服侍太子更衣洗漱。保成揉着眼,长长的打了个哈欠,带着一脸的不耐烦任由着身边的宫人们摆布着,一副无比骄傲的小模样。

  既然摆着一副孤不高兴不喜欢,不过看在你希望孤去的面子上勉强陪你去的,干嘛又非和自己一块走?承福躺在旁边,歪着头瞧着保成的动作在心中无声吐糟着。

  今天是承福的满月礼,一早就要去慈宁宫准备,原本保成完全可以晚间再同康熙一起前往,只是他这些日子以来早已习惯日日夜夜和承福在一起,不免吵闹折腾。

  看在保成还年幼,康熙强压了一肚子不满,面上带笑免了他今日的课程,同意让他先和承福一同去慈宁宫给孝庄皇太后请安。

  亏保成还好意思得意——在旁边看了全程的承福瞧着康熙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

  啧啧!太子爷,恭喜你,接下去几天的课业有得苦了!

  送走两只小包子,上朝前康熙心里头还有些失落,保成没有以前那么喜欢黏着他,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和承福在一块。

  这就是成长吧!

  康熙带着一副傻阿玛的表情走在前方,后头的顾问行整张脸都是懵的。

  慈宁宫外。

  马佳庶妃一个月来可是一眼都没有瞧过十阿哥,听闻今日一早上承福就会到慈宁宫。出月子的头一天就换上一身新做的衣裳,手上带着亲自准备的百家衣赶赴慈宁宫。

  可是身为庶妃,到慈宁宫唯有老老实实的立着诸人身后,伸长了脖子殷切的望着里头。

  直到时辰快到,在昭妃的带领下,宫妃们依照位份一同排成两列,恭恭敬敬进入大殿给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行礼问安。昭妃和佟庶妃还有绣墩坐一坐,其他的庶妃们只有肃立在台下谨听两位太后的教诲。

  马佳庶妃心不在焉,只顾着一心一意,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被皇太后抱在怀里的承福。

  承福大了,胖了!

  马佳庶妃越看越是欢喜,那白胖可爱,小屁股还在皇太后的怀里一扭一扭的。她如痴如醉,竟是忘记自己身在何处,下意识的向前踏出两步。

  殿内哪里由得这般的异动,登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马佳庶妃身上。

  “马佳庶妃!马佳庶妃!马佳氏!”一声厉声呵斥,外加后腰上传来的刺痛感让马佳庶妃回过神。她茫然回头与站在身后的郭络罗庶妃对视一眼,在对方焦急的目光中抬头惊愕的环视四周,这才神色大变,满是惶恐的跪下请罪。

  “这是成何体统!”昭妃面容沉静,眼中带着一抹明显的不悦。

  “罢了罢了。”孝庄皇太后早发现马佳庶妃注意承福的样子,声音倒是平日来的慈祥和蔼,“这也怪不得她,马佳庶妃也是为母天性,一心想着十阿哥!”

  这话一出,不止昭妃下意识拽紧帕子,庶妃们中不少人也是脸色变幻莫测。

  这生了儿子的,养在万岁爷身边的,到底是不同……

  感受到身边其他宫妃暗藏恶意的目光,马佳庶妃诚惶诚恐:“奴婢失仪,甘愿受太皇太后处置。”

  “起来吧,今日是承福的满月礼,你身为额娘也要喜庆点才是!——你带了东西给十阿哥?”孝庄皇太后目光落在马佳庶妃身边的包裹上,眉梢微微上挑。

  苏麻喇吩咐一名小宫女上前将包裹呈递上来。

  “是,这是奴婢请内务府宫人在外找贫苦人家寻来的百家布,在宫里三蒸三曝,洗涤处置后又亲手一针一线缝成的襁褓。”

  马佳庶妃双手将包裹放在托盘上,双眼含泪哽咽着:“奴婢不求十阿哥日后有大出息,只求能好好养大,快快乐乐的长大!”

  孝庄皇太后手一顿,含笑睨了马佳庶妃一眼,打开包裹仔细端详着里面这件襁褓。

  这件襁褓被折叠得整整齐齐摆在其中,以深蓝色为主,各种花纹和颜色被仔细搭配在一起,拼接处都是细密的针脚。由于面料粗糙怕滑到幼儿的皮肤,在襁褓的内层还做了柔软的里子,一眼就瞧得出缝制之人的用心良苦。

  孝庄皇太后眼底闪过一丝满意,对着马佳庶妃也是越发和颜悦色:“来人,赐马佳庶妃一个绣墩。”

  “奴婢谢太皇太后恩典。”马佳庶妃深蹲一福,面上表情未变,心里却是直打鼓,硬着头皮在众目睽睽之下缓缓落座。

  孝庄满意颔首:“苏麻喇,把十阿哥抱去给他额娘瞧一瞧。”

  “是!”

  “奴婢谢太皇太后恩典!”马佳庶妃一贯冷然的面容上,猛地闪过一丝狂喜。

  她起身谢恩,双眼含泪伸长脖子望着苏麻喇,直到双手微颤着从苏麻喇手里接过承福才罢休。

  承福的襁褓已经换上马佳庶妃带来的百家衣,马佳庶妃瞧着欣慰的很。她强忍住眼中的泪水,低头深深注视着承福,承福抬起头望着马佳庶妃,好奇的扒拉出小手,咿咿呀呀的握住马佳庶妃的手指。

  柔软的……温和的……

  马佳庶妃咬住唇瓣,竭尽全力的将自己心中的酸涩和苦意吞入腹中,伸手轻轻抚摸着承福的侧脸。

  哎呀哎呀!好不容易见着竟然还惹哭了!

  承福心里柔软的很,他现在已经知道自己的母妃是马佳氏,康熙未来的荣妃,自己八成是那个在十三阿哥母妃去世白日剃头且素来和太子亲厚,被雍正敌视的三阿哥胤祉。

  胤祉是胤祉,他是他,不管其他如何,他此生必然让这名全心全意看顾自己的母亲有一个好结局才是。

  承福看见此生的母亲强忍悲伤的模样,下意识的贴上去,咿咿呀呀的喊着,脸上绽放着大大的笑容。

  在别人眼里这是母子天性,保成却是下意识的鼓起了脸颊,不高兴的盯着马佳庶妃。

  破天荒,一直不受两位太后待见的马佳庶妃,竟是在请安后被留下,允许帮着一起操持十阿哥的满月礼。

  马佳庶妃激动得语无伦次,还是香芹几番劝阻才冷静下来,规规矩矩的给苏麻喇打着下手。

  十阿哥的满月礼算是这些日子以来宫里最为热闹的一件事,办得轰轰烈烈,热热闹闹。

  只是苦了承福身为一个小婴儿,中途只有剃发的时候才睁开眼哼唧了两声,其他时候都在奶嬷嬷怀里昏昏欲睡。一个小婴儿也没办法让众人提起兴趣,说了几句讨巧话后更多人关注的是太子保成。

  马佳庶妃在其中格外扎眼,她满腔母爱都投注在承福身上,一心一意躲在角落里仔细询问着十阿哥的奶嬷嬷,对平日的生活是纤悉无遗,面面俱到的问了个清清楚楚。

  看在马佳庶妃毕竟是小阿哥的生母,怀里又被宫女塞了几个大红包的奶嬷嬷们心头虽然有些不耐烦,面上还带着笑一五一十的回答。

  为首的陈嬷嬷脸上带笑:“小主放心,皇上十足疼爱十阿哥,在乾清宫的吃住都比着太子殿下来的,可是极为受宠的!”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

  陈嬷嬷和马佳庶妃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正巧路过的王佳庶妃却是听了个正着。她撇撇嘴,似笑非笑的睨了马佳庶妃一眼,扭身就去了另一边。

  陈嬷嬷也自知失言,强笑两声和马佳庶妃说了两三句就匆匆离开。

  另一边的保成不耐烦众多宫妃的奉承讨好,气呼呼的跑到康熙身边,扯着康熙的下摆撒娇着:“皇阿玛,时辰已经不早了,儿臣先带着承福回乾清宫休息吧!”

  马佳庶妃手一僵,下意识的用了点力气抱住承福。

  “哦?”康熙一愣,孤疑的看了看慈宁宫里的时钟。平日这个时辰在乾清宫,保成和承福都是闹腾个不停,直到自己把两个小鬼镇压才得以安宁度日,怎么今日居然是180°大转变,反倒是急着要回去?

  难不成在朕不知晓的情况下有人给保成脸色看?

  想到这种可能性,康熙的表情不免凝重起来,目光流转在诸人之间,直到发现保成气哼哼的瞪着马佳庶妃才猛然反应过来,下意识的笑出声。

  “今日是承福的满月礼,就让马佳庶妃带回宫里养育一晚,明日再带回乾清宫如何?”康熙笑盈盈的开口,眼睛里带着点不怀好意的瞧着保成。

  “不要!”保成顿时像是炸了毛的猫一般,两眼瞪得溜圆,小手紧紧抓住康熙的袍子一角,“承福是儿臣的!要和儿臣待在一起才对!”

  马佳庶妃心怦怦直跳,她强压住自己的兴奋和喜悦,沉默的等待着康熙的话语。

  “承福呢?”康熙走至马佳庶妃的身边,低下头温柔的望着承福,“你想和谁去?”

  “咿呀……?”承福愣住了。

  大大的眼睛里面毫无遮掩的展示着‘懵’这个字眼,他握住小拳头咿咿呀呀的叫喊着。

  小孩才做选择,像自己这种大人才不会做选择呢!

  两个都要!

  只可惜小婴儿的话语谁都听不懂,康熙看着承福手舞足蹈的模样只能摇头苦笑,他从马佳庶妃里接过承福交给奶嬷嬷:“带太子和十阿哥回乾清宫休息。”

  又在马佳庶妃失望的目光中开颜一笑:“朕,今晚去你宫里。”

  马佳庶妃猛地抬起头,黑白分明的双眼难掩住惊喜,半响才红着一张小脸,垂首细声细气的回话:“是,奴婢遵旨。”

  保成才不管在场的宫妃是不是对马佳庶妃又嫉又妒,他得到康熙的旨意顿时一跃而起,兴高采烈的和两位太后告辞就匆匆带着承福领着仆役赶回乾清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