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赠我蜜糖(主角:周烟) > chapter2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烟回过神来,顿了一会, 便重新躺进被子里, 轻声:“我要睡觉了。”

  沈随轻笑一声, 周烟听到了, 她闭上眼,没再出声。

  一会,身侧床榻凹陷, 沈随上了床。

  周烟闭着眼, 吐息尽量平稳规律, 让沈随以为她已然入了睡。

  不过鼻尖那种软膏药的味道越来越重,像是挨在她鼻尖。

  周烟歪了下头, 一下睁开了眼, 微弱灯光下,她眼眸直接对上沈随的眉眼。

  两人谁都没说话,周烟放轻呼吸,不自在地眨巴了下眼睛, 要侧过身, 背对着沈随时,沈随手臂探过来, 夜里声音低沉, “烟烟, 让我抱着睡会。”

  周烟浑身局促, 被他结实手臂搂住小腰,她身体僵硬的很, 一会才努力放松着肢体,嗓音略微细哑,“你这样,我睡不着。”

  沈随低声,“我不碰你,你睡便是了。”

  周烟心里还记得沈随逼她结婚的由头,被他手臂禁锢着,好一会,周烟轻眨了下眼,张了口,细软低哑的嗓音在安静的卧室里响起来,她喊,“沈随,”

  说,“你不碰我,是不是因为我跟陆琰做过。”

  沈随呼吸顿了下,沉默了许久,他嗓音很低,“烟烟,你说这话气我呢?”

  周烟眼眸微阖,讲了实话,嗓音十分安静,“你拿程曼丽逼我,在我这过不去,所以我也不想让你好受。”

  沈随搂着她翻过身,一下压住她,俊美深沉的五官隐在微弱灯光下,他说,声音沉哑,“烟烟,我是介意你跟陆琰的事,但是今晚不碰你只是因为我背上有伤,也想给你一个缓冲的时间,不过叔叔现在有些生气,你可能要受些罪。”

  话说完,手探了进去。

  从头到尾,周烟都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只最后被弄得难耐,才张嘴一口咬在沈随肩膀上,血腥味混杂着腥颤味一起涌入她鼻间。

  周烟手背上全是抓他后背时,蹭上的软膏药。

  她小巧脸蛋上挂的都是汗水,趴在床沿一动不动,累的要阖眼时才低声吐了一句话。

  隔天近十一点钟,周烟才醒过来。

  身下床单凌乱不堪,提醒着她昨晚是有多荒唐。

  周烟下床洗脸,又盯着镜子里露着的半边肩膀和脖子,怔仲半晌。

  沈家阿姨过来敲门,说有位姓宋的小姐过来了。

  周烟从行李箱挑了件高领毛衣穿了,才出了卧室。

  沈行年出去找人下棋还没回来,周烟吃了芳姨端上来的早点,才跟着宋星出了别墅。

  宋星开车,周烟坐在后排,一双水眸困倦地半阖着,她在后视镜里瞥见周烟脖子上的咬痕了,虽说周烟为了遮掩,穿的高领,但那种痕迹,从脖子蔓延到耳朵根后,哪里能遮得住。

  周烟从瞌睡中清醒过来,抬眸看过来。

  宋星目光收的快,一本正经说起正事,“阿烟,陈导决定将程曼丽换掉了,最近正在物色新的演员,程曼丽丢了这个资源,再加上她那个丑闻,估计从此就在娱乐圈销声匿迹了。”

  周烟轻“嗯”了声。

  宋星坐在驾驶位上,神色迟疑着,等到车子临近基地,宋星才开了口,“阿烟,今天是老板生日,你知道吗?”

  周烟微楞,随后摇了下头,“不知道。”

  宋星打算的好,她说,“虽说老板从不在意这种日子,但上次程曼丽那事,老板不是帮了你忙吗?或许你可以借这次机会还一个人情?”

  陆琰的那个人情哪是那么容易就能还的?

  周烟摇了下头。

  宋星没看到她摇头,以为周烟默认,又接着道了句,“不过你要是给老板庆生的话,是不是需要跟沈先生打个招呼?毕竟你现在已经跟沈先生结了婚,免得因为这事生了隔阂。”

  周烟要拒绝的话一时打顿,她眼眸眨了两下,轻声改了口,“陆琰生日聚会一事,你帮我安排,至于礼物,你打听下陆琰喜好,帮我准备一下。”

  宋星想说礼物是不是还是她亲自准备比较有诚意,但又记起周烟现在已婚的身份实在不方便为单身异性准备礼物,又歇了话,追问,“那聚会都要请谁?”

  周烟阖眼,低声,“陆琰的朋友你看着请,景家那边,你给景修哥发个消息。”

  宋星迟疑,“那沈先生呢?”

  周烟目光掠向车窗外,皓腕撑着下巴,她轻声,“我会跟他说。”

  宋星“哦”了声。

  剧组那边,楚俞因为出轨门一事,没来剧组。

  周烟要拍的戏份主要是跟男二的,戏份不多,大半天地时间周烟全部用来补眠。

  宋星办事很周全,到了晚上七点钟,她过来剧组说,聚会一事准备的差不多,就差人到场了。

  周烟临收工时,坐在躺椅里将会所地址给陆琰发过去,末了又发了句生日快乐。

  陆琰回过来一句,

  -公司还有点事,会晚点到。

  周烟盯着那条微信没回复,宋星将车子开过来,喊她出发,她才给沈随发了条微信,

  -晚上有聚会,会晚归。

  沈随一时没回,等她上了宋星的车,沈随才回过来消息,

  -什么聚会?

  周烟垂眸,打字,

  -我想我有交友自由的权利。

  沈随没回消息。

  到了会所,已经来了不少人,大多数是陆琰公司里的艺人,年轻男女居多,都玩得开,包间里氛围很热闹。

  她放了宋星去玩,周烟自己寻了个偏僻角落坐着。

  后面相继有人进来,景修进来时,后面还跟着陈意。

  宋星没邀请陈意,只给景修发了条请柬,但景修接到请柬时,陈意就在一侧,想着要跟过来蹭热闹,景修是没法拒绝,只好让陈意跟着了。

  景修过来周烟身侧跟周烟打招呼,陈意似乎因为什么,踌躇许久到底没跟过来,到另一侧去玩了。

  周烟冲景修抿起一个浅笑,“景修哥。”

  景修在她身边坐下,笑的温和,看了眼聚会上的年轻艺人,若有所思,谈起一事,“你知道最近二哥在忙什么吗?”

  周烟摇头,眼眸半阖盯着玻璃杯里的酒□□体,说,“不知道。”

  景修盯着她侧脸好一会,察觉到她要抬头,才移开目光,弯腰去桌上拿酒杯,说道:“二哥最近对娱乐圈很感兴趣,似乎要开传媒公司,最近在跟陆琰接触。”

  周烟抿酒的动作一顿,“你说,沈随最近在跟陆琰接触?”

  景修点头,看她,嘴角含着笑意,“小周烟,你说二哥这是想进娱乐圈圈钱了还是,要圈人了?”

  周烟没接话,一口一口抿完酒,目光就一直瞧着包间门口。

  约莫二十分钟,包间门被推开。

  陆琰的身影出现在包间门口,包间一时安静下来,

  这里大多数都是陆琰公司的艺人,自然纷纷朝陆琰露笑脸要恭喜,只是那声生快还没说出来,瞥见陆琰身后跟着的另一人,包间里再次安静下来。

  陈意几步过去,高声喊:“二哥。”

  景修也起身,走过去,对着陆琰礼貌一笑后,冲着沈随喊,“二哥,你怎么也过来了?”

  沈随穿着正装,明显是刚下班,他视线在包间里逡巡一圈,落在某处一会,收回来,说,“跟陆老板聊完合作,听说陆老板生日,有员工办了聚会,过来凑个热闹。”

  跟公司一个小艺人玩骰子玩的愉快的宋星,离包间门口进,自然听到了沈随的这些话,脸一下子皱起来。

  沈随口中的员工自然就是周烟。

  宋星为了帮周烟还陆琰人情,这次聚会大张旗鼓在公司邀请函里说了全是周烟的功劳,会所是周烟特意定的,礼物是周烟精心挑选的,连生日蛋糕上的字都是周烟亲笔写的。

  宋星计划的好,却唯独漏了个沈随。

  自家妻子为了别的男人的生日精心准备,怎么瞧都像是要红杏出墙的节奏。

  宋星连扔下的筛子是几点都没再去看,趁着公司女艺人往沈随跟前混眼熟时,悄默声地摸到周烟身边,一把抱住周烟的手臂,“阿烟,你趁这时候走吧,生日蛋糕的事我等下让会所经理重新买一个,之前定做的不要了。”

  周烟不知道宋星将这次聚会的功劳全都放在她头上的事,她视线从沈随身上收回来,轻抿了一下嘴,问,“为什么要换掉蛋糕?”

  蛋糕是宋星定做的,蛋糕本身是没什么问题,只是蛋糕上面的字有问题,宋星犹豫了会,才趴到周烟耳朵旁边,说,“那蛋糕上我让师傅写了,祝陆琰万事皆顺意,身侧有佳人。”

  周烟不明白这两行字有什么问题,第一句祝他工作顺利,第二句祝他情路坦荡,她看向宋星,“你还写了什么?”

  宋星有些怂,“我、我就让蛋糕师傅又加了四个字,阿烟亲笔。”

  阿、阿烟亲笔……

  周烟抬手揉了下太阳穴,一会,轻声,“宋星,你是要害死我吗?”

  宋星快急哭了,“主要是我不知道沈先生会过来,早知道的话,我铁定不会这样写的。”

  周烟闭眼,“我不是说沈随,而是大半个公司的艺人都在这里,你让师傅写阿烟亲笔,这种示好亲密的话,公司里的艺人看到了会怎么想我跟陆琰。”

  宋星脑袋当机了,“你、你不担心沈先生会觉得你要红杏出墙我们老板了吗?”

  周烟理了下情绪,听闻宋星说这话,低着头,水灵杏眼半阖,许久嗓音轻轻,“在他眼里,我跟陆琰早就是上过床的关系,再红杏出墙一次,又有什么关系?”

  宋星眼睛瞪的巨大,“你没跟沈先生解释那晚的事?”

  周烟摇了下头,想说不用解释时,包间门那边一阵哄闹。

  两人同时抬眼看过去,是会所经理把蛋糕推了过来。

  宋星一急,忙跳起来,几步迈了过去,想着要把那经理给推出去,但陆琰跟沈随跟前挤得人太多了,宋星根本挤不过去,只好眼睁睁看着那个蛋糕被推到了陆琰跟前。

  沈随就站在陆琰身侧。

  那蛋糕上的字,沈随能清楚看到。

  宋星按着公司一男艺人的肩膀,跳着要去看沈随脸色,但沈随身边人太多了,根本瞧不太清楚。

  只一会,听见沈随低沉的嗓音,说道:“贵公司的员工都这么贴心吗?不仅关心老板的工作还要担忧老板的私生活?”

  陆琰也看到了阿烟亲笔那四个字,他眉眼微扬,以往冷漠地脸上罕见温和,回头喊,“周烟。”

  周烟听到那声叫,顿了会,起身走过去。

  陆琰身边的人自动让了条路,没一会,周烟便站在了陆琰身侧。

  她对面站着沈随。

  景修跟陈意一左一右靠着他,见到她挨着陆琰站,视线都投过来些。

  其中一道视线尤其逼人。

  周烟没抬头看,身边人叫嚣着让她点蜡烛。

  打火机还有蜡烛齐齐推到她手上,周烟被迫接受,低头默然一会,她才有了动作。

  将蜡烛插在蛋糕上,点燃后,抬头对陆琰说,“老板,许愿吹蜡烛吧。”

  陆琰却没许愿,直接低头去吹蜡烛。

  周烟还没来得及撤开身,陆琰弯腰时,颊边碎发擦过她鼻尖,肩膀碰巧压在她肩膀上,她视线越过陆琰脑袋,注意到了沈随瞥过来的视线。

  沈随嘴角扯着笑,如雾般漆黑眼眸里却没笑意,他指尖捏着烟,一会才搁进嘴里。

  包间里的人是不可能用蛋糕闹陆琰的,因此吹过蛋糕后,喜欢甜食自觉切了块吃着,不喜吃甜食地,自然又都各自闹开。

  陆琰沈随几人寻着包间里的沙发处坐着,这几人都安静,一时没人讲话。

  但陈意是闲不住的主,他吆喝着,“来几把游戏?”

  景修也不想要氛围太沉闷,附和道:“可以,不如就最普通的,真心话大冒险?”

  陆琰点头。

  沈随长腿随意坤着,后背懒懒倚着沙发,也没反驳。

  景修看向周烟和宋星,宋星自觉给周烟闯了点小麻烦,就安静如鸡,见大家都没反驳,忙一溜的附和,“我都可以。”

  最后大家的目光瞥向周烟,她安静一会,点头,“可以。”

  陈意去拿了纸牌回来,洗牌后放在桌面上,一人抽一张,抽到纸牌一样的,后抽到的人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先抽到的人问问题或者出大冒险的题。

  第一轮抽到同样纸牌的人是陆琰和景修,景修后抽到。

  景修选择真心话。

  陆琰随意问了一句,“景少爷有没有喜欢的人。”

  景修斯文一笑,答了话,“有。”

  陈意在一旁坐不住,“好啊,你小子什么时候有喜欢的人了?是谁?我天天跟你在一起我怎么不知道?”

  景修拿起酒杯抿了一口,打起太极拳,“说好的只问一个问题的。”

  陈意只好做罢。

  第二轮抽到同样纸牌的是陈意和沈随,后抽到的是沈随。

  陈意这人肚子里坏主意一堆,沈随慢吞吞一句,“真心话”,陈意想好的那些损招一下子没了用武之地,不过没一会,他又冲沈随挤眉弄眼起来,声音猥琐道:“二哥,既然你选真心话的话,可要说真话。”

  沈随指尖摆弄着烟,撩起眼皮,看陈意,“你问。”

  陈意一脸贼兮兮,“二哥,你最近一次亲近女人是什么时候?”

  景修在一旁踹他,“低俗!”

  陈意躲开景修的鞋底,“什么低俗!我没说上、床这俩字吧,再说了,二哥这个年纪,找女人解决生理需求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景修还想再踢陈意一脚,沈随却低咳一声,也没往别处看,只眯着双丹凤眼,瞥着手上的烟,低声吐了两字,“昨晚。”

  景修那一脚抬起来,还没踢到陈意就顿住了,他抬眼看向沈随,目露惊讶。

  陈意也被这个答案惊了下,下意识追问,“跟谁啊?”

  沈随扯笑,“第二个问题了。”

  陈意只好抱着这个遗憾等着下一轮机会。

  谁都没注意到,坐在周烟身侧安静的很的宋星,听到沈随的那个答案后,眼神疯狂往周烟一片狼藉地脖子上瞅。

  周烟回头瞥一眼宋星,宋星视线这才收敛了些。

  第三轮纸牌,陈意跟陆琰抽到了同样的,陆琰后抽到。

  陈意跟陆琰不太熟,也懒得提其他问题,便问了同一个问题,“陆老板最近一次做、爱是什么时候?”

  陆琰下意识往周烟那地方看了眼。

  沈随注意到了,弯腰去拿酒杯,抿了一口。

  一会,陆琰说,“很远,日期记不清了。”

  沈随喝酒的动作一顿,抬眸看向周烟,眸底漆黑。

  周烟从陈意那个问题一出来,就晓得陆琰不会扯谎。

  她心里轻叹了口气,作势歪头跟宋星说话,避开沈随那道目光。

  继续摸第四轮纸牌,第三轮周烟跟宋星摸到了同样的,周烟后抽到。

  几人的视线都落在周烟身上,周烟看了眼自己的经纪人宋星一眼,低声,“我选大冒险。”

  宋星抱着那张纸牌就差落泪了,本来她心里就觉得挺对不住周烟的,蛋糕上的写字一事,沈随虽然没当场生气,但哪有男人见自己妻子为别人生日献殷勤不生气的呢?

  她觉得她自己造的孽,导致沈随跟周烟生了隔阂,那她就要尽力弥补回来。

  由于她手里握着那招牌,周烟大冒险的题就在她手上,沙发上几人的目光或多或少都掠过来一些,宋星先坐直腰,清咳一声,润了下嗓子,视线在自家老板跟沈随身上,心里念叨了十几句老板原谅我后,才慢声道:“那个,大冒险就是阿烟你过去坐沈先生腿上……”

  话才刚讲到这里,宋星身上就收到两道逼人目光。

  一道自然是来自自家老板的,另一道便坐在她身边的周烟。

  自家老板眼神太凶太冷了,自家艺人同样,宋星挺得笔直的腰塌了些,但一想起要弥补她闯的错,宋星艰难吞了下口水,继续讲完了接下来的话,“…呃就是要坐十分钟。”

  陆琰目光一下子逼视过来,冷声,“宋星,你在说什么?”

  宋星简直要被老板冻的牙齿打颤了,但她心思没动摇,也没敢看陆琰,只低着头小声解释道,“就一个大冒险吗?不刺激怎么能叫大冒险呢?老板你担心什么,就一个游戏而已,要玩得起输得起……嘛”

  陆琰被宋星堵得没话说,脸色不好看,怒气快要降到宋星这个小职员头上时,周烟到底怕陆琰迁怒宋星,出了声,“不过是一个小游戏,愿赌服输。”

  她站起来,往沈随那边走。

  走到沈随跟前,她低眉顺眼,也不抬眼看沈随。

  沈随两条腿敞着,他将右手的烟换到左右,右手伸到周烟跟前,嘴角轻轻一扯,脸上挂了点坏笑,许是故意,他低声喊她,“周小姐。”

  装的礼貌又绅士。

  周烟唇轻轻抿了下,才将手搁进沈随掌心。

  随即他一扯,周烟低声“哎”了声,坐在了他大腿上。

  不知道是这处的动静大些还是沈随受关注些,包间其他角落的人目光落过来一些。

  沈随用只有她能听到的话,说,“要是觉得不好意思,就把头埋在叔叔肩膀上。”

  周烟小腰挺得直,她嗓音很轻,一口拒绝,说,“不用。”

  沈随侧了下头,呼吸声温热打在她脸上,嗓音很低,“烟烟,你很不乖,瞒着叔叔给陆琰庆生,生日蛋糕上的字,恰巧叔叔也认得,你说你要婚后交友自由,叔叔可以给你,不过不是让你来给叔叔带绿帽子的,还有关于陆琰,你昨晚骗了叔叔一件事。”

  周烟脸被他呼吸弄得很热,她一点不想提陆琰的事,也不想应沈随的话,踌躇一会,温吞着歪了头,将脑袋埋进沈随肩膀上,一个动作堵了沈随接下来的话,闷闷一句,

  “沈随,你别讲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