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系统2333炮灰人生(快穿) > 第 8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系统2333虽然离开可是这个世界的一切还在继续,只不过走这份剧情的不再是系统,而是真正的尔善,尔善坐在人声鼎沸的酒楼里,听着过往人民络绎不绝的赞美声音,他的心中一阵阵的恍惚。

  他只记得当初他有一个父亲母亲,有一个虽然父母不算恩爱,可也能维持下去的中国大多数普通家庭,如果不出意外,他这辈子会上一个普通的学校,读一个普通的高中,当一个普通得儿子,组建一个普通的家庭,一切按部就班的过着,虽然生活没有大风大浪,可是至少顺风顺水。

  可是这一切在一天突然之间变了,他记得那是一个充满阳光的午后,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他贪图享受,便在客厅的沙发上赖了一个下午,这个时候的他还不知道,他之后的生命之中,再无阳光。

  那天爸爸回家了,带回来了一个不喜欢说话可却漂亮的过分的女孩,妈妈的歇斯底里让他知道,这是他的私生女。

  彼时他还没有被世俗污染,身旁有父亲母亲这两座保护伞的他还没见过世界太多的恶意,他只知道,从今天开始,他不能再睡自己的卧室,转而去睡了书房,他的全部零食玩具,一分为二,一份大的,一份小的,大的那份给了这个不爱说话不爱笑的女孩子,小的那份给了他。

  从那天起,他才知道,原来爸爸不是不喜欢笑,而是仅仅不想对着他笑,可是噩梦的来临向来没有征兆,他不知道,从他让出卧室的那一刻,他就彻彻底底的输了。

  在哪个世界,妈妈也曾歇斯底里的闹过离婚,可是却被他亲手毁了,他不想要后爸,也不想要后妈,于是他有了个完整的家,一个不能大声喧哗,不能睡卧室,零食分给别人一半的家。

  故事并没有完全结束,青春期的叛逆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草,他唯一一次勇于反抗的后果就是半边眼睛失明,左耳失聪,在他在医院之中挂吊瓶的时候,那个女孩子的亲生爸爸出现了,身材高大,面色柔和,他那么温柔的把女孩捧在手心,仿佛在捧一件稀世珍宝。

  女孩有了两个疼她的爸爸,一辈子都在当掌上明珠,而他,她的母亲为了给她治病自己卖了房子,爸爸知道以后闹死了离婚,他不想接受同学异样的眼光,也是早早退学。

  生活的重担早早压在了身上,这时有个人声音,告诉他,只要他愿意,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有人帮他走他最不想走的路,有人帮他改他那段不堪回首的时光,这时的尔善已经一无所有,他什么都没有了,因此当那道声音要他的灵魂时,他也答应了。

  人类的灵魂能够无穷无尽的轮回又能怎么样,这辈子死了他又没有记忆,下辈子投胎成什么东西,和他这个人又有什么关系。

  于是他发现他真的重新活了过来,只不过他只能在这个身体里待着,不能支配这个身体,当他看到这个陌生人时,天知道他多么的欣喜若狂,有了这个人妈妈的人生会不一样,他的人生也会不一样了。

  他静静的看着这个“尔善”究竟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情,能够逆天改命的究竟是什么样的能人异士,然而他看到的和想象中的实在是差距太多,任何一个重生人士都能够做到。

  如果是他,他绝对不会对千落态度这么好,虽然她无辜,可是不是她,他的家庭不会这样,他也不会被爸爸一时失手打成了残疾人士。

  可是现在对这个身体有控制权的不是他,而是那个能人异士,他只能看着,看着这个人代替他尽孝,代替他怼丁家人,代替他考上了他这辈子都考不上的大学,他以为他这辈子只能在身体的小小角落里做一只见不得光的小虫子。

  没想到,有一天他居然能够回来,那个人考上了大学以后,把身体又还给了他,果然是能人异士,这才是真正的送佛送到西。

  若是系统2333能听到尔善的脑补,只能无奈的说句,脑补是病,得治,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离开身体,这个所谓的任务又是由谁来判定,怎么才能真正成功的。

  尔善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低头笑了,今天的阳光很美,像极了那一日,沙发上的阳光。

  “尔善,快点出来敬酒了。”李叔的声音中带着宠溺,或许尔善知道这是他的最后一世,所以他格外珍惜和亲人的每一分每一秒,除了丁家人。

  有些人就是没有缘分,遇到了事情不必强求,虽然这辈子妈妈活的非常幸福,可是他还是忘不了那段本该有的轨迹,如果没有人帮他逆天改命,这次的结果还是和上次一样。

  “尔善,恭喜你考上了大学。”千落递给了尔善一张心形的贺卡,尔善接过去,平平淡淡的道谢,这辈子和从前不同了,他也没有必要继续执着,感受到黑暗的可怕,才能更好的享受阳光。

  他无意于任何事情,这一幕本来没什么,可是丁大宝却有些不满:“你就不能对千落态度好点吗?”

  “爸,您叫我敬酒。”尔善再一次沐浴在阳光之下,曹文清给儿子一杯空酒:“这次你爸爸那边的亲人都来了,我带你认识一下,以后走大街上认不出来可就有些不好了。”

  丁大宝此时此刻有种无处遁形的感觉,为什么尔善会对他一点情面都不留呢?秦川扯了扯他的衣服,示意他离开,丁大宝摇头,他儿子办的升学宴,他凭什么不能待在这里吃酒,他就是要吃。

  秦川拉不住他,自己一个人离开了酒席,丁大宝一个人坐在原地,虽然喝了许多许多的也没有人拦着,最后他自觉没趣,骂了句小没良心的,摇摇晃晃的离开了,家里年迈的父母还等着他照顾,他不能醉,冷风一吹,他酒醒了一半,这时候他才发现眼泪糊了一脸,“不就是没吃到一顿饭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回家我自己买二两猪头肉,四喜丸子,酱猪蹄一个人吃,不给吃就不给吃,谁还差一顿饭了。”

  尔善透过浓浓树荫看到了那个晃来晃去的身影,他只是看了一眼,然后继续跟着父母四处敬酒,这一世,是命运给他最后的馈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