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炮灰人生(快穿) > 第 16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尔善的想法在第一次月考后得到了机会,这个客户还是送上门的,花钱塞进重点高中的富家子弟主动送上门的。

  尔善和他谈好了价钱以后,就开始教人学习的事情,每天二十块钱对于有钱人家的孩子不算什么,尔善既从岳楷他们手上弄来了生活费,自己也可以做点外快,一时间手头富裕起来。

  至少在学校的饭菜顿顿都能吃上肉了,有了第一单生意,尔善接到第二单的概率也大了许多,虽然手上有了钱,尔善也没有大手大脚花,除了中午伙食吃的好了些外,喝的水都是在家里带的凉白开。

  可是就是这样的生活,汪薇到底还是看不过去起来,在第二次月考成绩出来以后,汪薇就走到尔善面前:“你能教教我吗?”

  “每天二十,你自己选科目。”尔善说完,汪薇小声:“你怎么能从我要钱呢?”

  “不给钱就离远点。”尔善说道,虽然岳楷汪红的工资有一部分到了汪薇的口袋里,可是这也是汪红主动给的,尔善不想和汪薇对上,只要她不耽误自己赚钱就可以了。

  汪薇感受到周围的氛围,真的滚远了,这么一滚就远到了汪红家里:“姑姑,尔善在学校给同学讲题还要收费是不是不好,我也是好心提醒他,可是他根本就不理我。”

  “尔善真是太过分了,薇薇不哭了,等尔善回来我们说他。”汪红口口声声保证道,尔善回家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他还没说话,汪红上来就是一顿骂,尔善一直没说话,汪红愣了愣:“你怎么不说话?”

  “你选择相信她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凭什么要免费辅导你的功课?凭你脸皮厚?凭你爱洗澡?”尔善说道。

  “你这是什么态度?都是亲戚,帮一下有什么不行的?”汪红气喘吁吁道。

  “可以,给钱。”其实就算是给钱尔善都不想教汪薇,不过现在只能暂且用这个话题搪塞一下。汪红还要说什么,尔善已经把门关上了,汪薇看到她的房间被占了,一时间心里又是一片凄凉,她的命怎么就能这么苦呢?

  岳楷回来看到屋子里乱乱的,不耐道:“多大点事,怎么又吵起来了。”

  “还不是你儿子,这么对薇薇,薇薇是他的姐姐,怎么可以这么对他。”汪红说起来也是一肚子苦水,“我不就是想要孩子们健健康康的生活在一起,关系好一点,我的出发点错了吗?”

  “你没错,咱们的孩子生错了,现在我都不指望他了。”岳楷说道,世上哪有他这样无情的人,两个弟弟已经离开这么多日子,也不曾去管一管他们。

  尔善继续在学校发展事业,直到又有一个同学给他推荐了一份辅导初三学生功课的活,尔善的另一条发家致富路也打开了。

  尔善经历过两个世界,所学的知识辅导初中学生绰绰有余,再加上他比市面价钱便宜一半,更是不缺活干。

  有时候回家晚了,尔善干脆在那家人的客厅凑合一夜,还能蹭个夜宵吃,在尔善不肯给汪薇道歉的那天,他的生活费就被停了,这次他们也不怕丢人了。

  汪薇原本打算看尔善笑话,然而尔善却活的一天比一天好,高中三年过去,他的钱包越来越鼓,银行卡上的余额也越来越多。

  尔善这才自言自语道:等高考结束就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这张卡里的钱,省着点用,也够你大学四年的花销了,我总觉得你那父母不能给你学费。

  尔善虽然知道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能够听到,可是单方面的交流尔善也没有办法说的太多。这三年,汪红不是没想过要把他的钱拿走,都被他要交学费的借口敷衍过去了。

  尔善考虑到原主原生家庭的复杂之处,高考特地报了离家很远的外省,坐飞机也要两个晚上才能到达,离得远了,就算他们想要找茬,来回半个月的时间他们也是耗费不起的。来回的飞机票就更加贵了。

  帝都确实好,可是在家门口的大学,并不适合原主以后的生活,高考结束,尔善觉得也是他功成身退的时候,他就等着录取通知书下来以后离开了。

  高考结束后,尔善回到家里,岳楷和汪红见到了尔善直接把他当空气,尔善也非常愉快的把他们两个当空气,想到即将离开这令人糟心的地方,尔善心情都好了许多。

  尔善不知道的是,他一离开,汪红就躲在房间里哭了:“老岳啊,你说我们究竟什么地方对不起他了,供吃供住供他读书,怎么就没有落下好呢?”

  “我早就说过尔善根本就靠不住,我想好了,以后我们住的这个房子留给小光,将来我们养老就指望他了。”岳楷说道:“反正他也不会给我们养老。”

  “这样不好吧?”汪红还有些犹豫,可是岳楷没好气道:“他都跑别的省了,你看看这地方,是我们能追过去的吗?”

  “他的学费……”汪红迟疑道。

  “不给,有本事滚就别觍着脸要钱。”岳楷说道。

  “我是说他存下来的这些钱,我这哥哥又不肯给薇薇大学学费,大学比高中费钱,学费住宿还有每个月的钱,尔善这些年当家教赚钱可不少,按照道理也应该拿出来应应急。”汪红说道:“尔善如今成年了,也是时候承担起家庭的重担了。”

  “你能要来?”岳楷问完这话,汪红也跟着泄气起来。

  “薇薇大学学费你就别出了,她又不是没爹没娘,大学学费生活费可不是小钱,一给就是四年。”岳楷不情愿道。汪红自己贴补工资也就罢了,这些年他的钱也贴补了不少。

  岳楷不满说道,家穷不怕,可是一个三口之家的花销不能他一个人出,尔善铁公鸡,一毛不拔,只知道花钱,不知道往家里送钱,汪红的工资贴进去不够,还要他跟着贴补。

  “这怎么行,我们都帮她这么长时间了,这次不帮她让她怎么活啊!”汪红不满道。

  “家里没有那么多钱。学什么不好,非要学美术。”岳楷嘴里嘟囔道。

  汪红沉默下来,没有说话,屋子不隔音,尔善觉得汪红放弃了这个想法,然而第二天他就发现自己天真了,汪红拿着银行抵押凭证道:“学费我交了,我用房子贷了九万块钱,期限一年,要么我们两个一起还款辛苦一年,要么这个房子就没有了。”

  岳楷手举起落下,最后看向了尔善,尔善觉得他最大的失误就是没有早点离开,住酒店也就多半个月的费用而已,干嘛在家里看这种戏。

  “我也没钱,我们学校交一万多,剩下的只能当生活费了。”尔善现在就比较庆幸他不信任这两个人,没有告诉他们具体的数字。

  “你还剩多少钱。”岳楷问道。

  “一千块。”尔善说完,岳楷面露不信,尔善耸肩,反正他爱信不信,说没有就是没有。

  从家里多了九万负债后,岳楷看汪红也不顺眼起来,汪红则是觉得他一点错都没有,也不会对岳楷认错,反而在对待尔善上面,这两个人态度非常一致的逼尔善出钱。

  在离开学还有十几天的时候,尔善提前买好了票,走人了,上了火车时,尔善还在想,这次的原主怎么还没有出来。

  尔善觉得,这次的事情这么处理已经解决很好了,距离远,卡里有钱,够原主的大学费用,行李箱里又有尔善新买的衣服电脑手机。

  至于这对父母,这辈子恐怕都改不回来了,尔善心里想了很多,原主仍然没有要出现的意识,尔善只好按部就班的找个酒店,等学校开学。

  期间尔善又接到了汪红的电话:“你个死兔崽子谁让你上学的,家里乱成这样你就走了。”

  “九万块钱,你们省一省还是还的起的。”只要别接着扶弟扶侄女,后面的话尔善没说出来,能够贷款帮侄女出学费的女人,尔善还是第一次见过。

  只不过这九万块钱是四年的学费还是一年的学费尔善就不知道了,到时候画画工具没了也需要钱买新的,尔善越算越觉得,汪红再这么帮下去,婚姻要完。不过这和他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尔善,你的钱就当我和你借的,先还银行应应急,你也不希望我们家的房子被银行收走吧?我一个月一万块的工资能差了你读书钱?”岳楷不说这句话,尔善都快忘了,他读书还花过岳楷的钱:“那你直接还银行就可以了,为什么要我先垫上?”

  尔善说完挂断了电话,这些天过去,直到他把手机拉黑才消停了些:“还不出来等着我给你拿大学毕业证呢?”

  尔善觉得他的灵魂在身体里摇摆不定,一会离开,一会又被拉回来了,磨蹭了几天后,尔善终于离开了身体,失去了意识。临走前,尔善心里感叹:终于走了,这次的原主态度实在是太不坚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