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全世界都让我们复婚[重生] > 第 39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浅凝还没从莫菡出现的震惊中抽离出来, 也不及去看陆清欢她们的反应, 被莫菡强势拉走。

  “你要带我去哪里?”

  莫菡绷着一张脸, 健步如飞。

  季浅凝本来就一头雾水,被忽视后很是生气, 试图掰开她的手,却被莫菡斜了一眼。

  那一眼可以说是锋利又阴寒,愣是让季浅凝忘记反抗。

  虽然不知道这女人到底发什么神经, 季浅凝却从对方周身的低气压里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莫菡生气了。

  至于为什么生气,她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失神间,又被莫菡拖着走了几步。

  二楼是化妆品专区,游客不像其他楼层那么多,可是一路过来还是碰到几个人, 向她们行注目礼。

  季浅凝隐约听到有个女生说:“那是莫菡吗?”

  那人的同伴说:“好像是吧,《迷雾》里的女刑警。”

  女生尖叫起来,拿出手机要偷拍。

  季浅凝暗道不好,想提醒莫菡放开自己。

  莫菡似有所感, 改变方向,拉着她走到想要偷拍的那两个女生面前,说:“你好, 可不可以不要拍?”

  两个女生被逮了个正着,惊慌失措放下手机,面面相觑,不敢出声。

  莫菡丢下一句“谢谢”, 像拖麻袋一样继续拖着季浅凝往前走。

  “果然好高冷啊,吓到我了。”

  “莫菡拉着的那个女生是谁啊,她助理吗?”

  “哪有这么漂亮的助理吧,感觉有点眼熟,也是明星吧?”

  “我想起来了,她就是《迷雾》里面那个小护士啊!”

  后面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小,季浅凝心里越来越焦灼。

  商场人多眼杂,莫菡又是个名人,她为了顾忌某人形象才没有反抗,没想到她的沉默换来某人的变本加厉。

  陆清欢等人被远远甩在了后面,季浅凝心里着急,低声说:“有话好好说,你能不能不要拉拉扯扯的。”

  莫菡又一次忽略她的话,将她带到一个隐蔽的地方——一个巨形LED显示屏后面。

  巨大的屏幕挡住了两个人的身体。屏幕上还在滚动播放广告,不间断的音乐和广告词成了第二道掩盖。

  季浅凝腿没有莫菡长,几乎是小跑着才能跟上她的步伐,骤然停下,气息不平,扶着墙壁,边喘气边怒瞪着站在对面的女人:“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还没问你,你倒先冲我发火。”莫菡把她逼到墙上,眼底像是结了一层霜,声音隐忍低沉:“骗我没空,倒有时间陪别的女人逛街?”

  季浅凝气焰一下子被扑灭一半,心虚地避开她的目光,低着头嘀咕:“我怎么知道你会在这里。”

  她声音小,加上广告声音干扰,莫菡以为她说的是“你怎么会在这里”,一只手掐着她下巴,说:“我不来,难道要看你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玩暧昧吗?”

  季浅凝被迫抬起头来,诧异道:“你跟踪我?”

  不然莫菡怎么会出现得这么及时?

  莫菡牵起一边嘴角,似笑非笑地说:“我要真是这么变态,就应该在你身上安一个定位器,再安排个贴身保镖,让那些对你图谋不轨的人永远没有办法靠近你。”

  季浅凝听明白了一半:莫菡没有跟踪她,遇到只是巧合。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

  她面露困惑:“什么叫对我图谋不轨的人?”

  “你心里清楚。”

  “我要清楚还用问你?”季浅凝没好气道。

  莫菡咬牙切齿地说:“我说的是陆清欢。”

  季浅凝慢慢缓过神来,原来莫菡在意的不是被她骗,而是因为她和陆清欢逛街所以吃醋?

  前几次,为了让莫菡对她彻底死心,季浅凝一次次拿陆清欢当借口,说自己喜欢陆清欢,莫菡总是不肯相信。

  这一次她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说,莫菡倒自己胡乱吃起了飞醋。

  莫菡误会她,她无所谓。

  可是季浅凝没办法忍受莫菡误会陆清欢,不满道:“你胡说什么,清欢姐又没说喜欢我,是我死缠着她好吗!”

  莫菡冷哼一声,说:“不喜欢她为什么对你动手动脚?”

  “我们在那边挑口红,你哪只眼睛看到她对我动手动脚了?”

  莫菡扳动她身体,让她面对着光可鉴人的墙壁,指着她脸颊上鲜明的唇印:“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季浅凝都忘了脸上还脏着,抬手要去擦。

  莫菡按住她的手:“想毁灭证据?”

  “什么证据,这是口红印!”季浅凝气恼地说:“是清欢姐试色的时候印到我脸上的!”

  莫菡该不会以为这是吻痕吧?!

  莫菡讽刺一笑,说:“试色为什么贴你脸上?贴就算了,为什么要画一个暧昧的唇印?在场那么多人,她为什么只贴你不贴别人?还敢说她对你不是图谋不轨?”

  陆清欢只是在逗她玩,莫菡却从一个口红印联想到陆清欢是对她图谋不轨???

  季浅凝严重怀疑莫菡是被醋灌进了脑子,智商都没有了。

  跟一个失去理智的醋精还解释什么?

  季浅凝懒得解释了,隔开她的手,语气凉凉:“就算清欢姐真的对我有什么,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立场指责我?”

  “怎么没有,我们是情侣。”

  “假的!”

  “假的又怎么样?你同学不知道。”

  季浅凝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她说的是刘雨晴,脱口而出:“回去我就把真相告诉雨晴。”

  这回愣住的是莫菡。

  某人的醋意来得莫名其妙,这场争吵也是莫名其妙。

  季浅凝想结束这无意义的争吵,转身要走,肩膀被莫菡推了一下。

  她后背撞到玻璃墙,胸前被一只手牢牢压着,有些慌乱:“这是商场,你想干什么?”

  虽然这地方隐蔽,谁知道会不会有人突然误闯进来?她可不想和某人传绯闻。

  莫菡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一言不发抬起另一只手,冰凉的手指贴着她的脸,擦拭她脸上的口红。

  季浅凝没料到她会这么做,下意识想说“不用你”,又怕激怒某人做出什么更过激的举动,索性一动不动任由她擦。

  前面还在播放广告,声音有些吵。

  后面一片安静。

  这么近的距离,季浅凝能清楚看到她根根分明的眼睫毛,清浅的眼眸掩盖在睫毛之下,有种迷惑人心的专注和温柔。

  那长长的睫毛缓慢闪动了一下,季浅凝心跳跟着漏了一拍。感觉莫菡擦拭的动作变慢,她清了清嗓子,打破这难言的尴尬:“好了吗?”

  莫菡看着她眼睛,听不出情绪地“嗯”了一声。

  好了怎么不放开她?季浅凝心里纳闷。

  莫菡突然俯身吻下来。

  季浅凝大惊失色,忙把头偏向一边。

  莫菡的嘴唇吻不到她的唇,迟疑了一秒钟,把吻落在她另一边脸颊上。

  季浅凝猛地推开她,左右张望,发现没人,压着声音控诉:“你疯了吗?要是被人拍到怎么办?!”

  莫菡耸耸肩,无所谓的语气说:“我不过是想试试口红颜色,你慌什么?”

  季浅凝看了看她颜色变淡的双唇,转身去找镜子,看见印在另一边脸颊上的口红印,气得无话可说。

  “你跑去哪里了?手机都没带。”

  季浅凝回到化妆品专柜,面对刘雨晴的质问,她抱歉地说:“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口红选好了吗?”

  “早就选好了。”刘雨晴说:“怕你找不到,我们不敢离开。”

  季浅凝去洗手间洗了脸上的口红印才返回,耽误了不少时间,她问顾心美拿手机去付润唇膏的钱,说:“那我们走吧。”

  “莫菡呢?”陆清欢问。

  季浅凝眼眸闪了一下,说:“可能走了吧。”

  陆清欢又问:“她找你做什么?我看她好像情绪有些不对。”

  回来的路上季浅凝就想好了理由,说:“我和她接下来要拍同一部戏,她把我拉过去聊了一下。”

  “那也不用这么着急吧,都没跟我们打声招呼,拉着你就跑了。”陆清欢有些怀疑。

  季浅凝心一横,说:“她那人脾气本来就古怪,正常人很难理解。”

  陆清欢“噗嗤”一笑,说:“她不是你最爱的女神吗?你居然说她脾气古怪。”

  季浅凝:“……”

  不过陆清欢被她这句话给说服了,没有再问及莫菡。

  季浅凝长舒了口气,眼眸流转,发现刘雨晴欲言又止看着自己,一口气又提了起来。

  莫菡不知道是真走了还是没走,季浅凝怕再撞上,说:“好累啊,我不想逛了。”

  陆清欢见她兴致不高,笑笑说:“那就下次再约吧。你们等我一下,我去下洗手间。”

  陆清欢和助理莎莎前脚刚走,刘雨晴就按捺不住问:“清欢姐是不是还不知道你和菡姐的事?”

  “……”季浅凝点头,心里感激她刚才没有声张。

  刘雨晴又问:“我看菡姐刚才样子好吓人,你们两个人不会是吵架了吧?”

  看着她脸上不加掩饰的担心,季浅凝心里内疚感越来越强,酝酿了一下,说:“雨晴,对不起,有件事我骗了你。”

  “啊,什么事?”刘雨晴有点懵。

  季浅凝把莫菡为了给她澄清不是小三,骗大家是她女朋友的事说了出来。

  刘雨晴震惊许久,才接受她和莫菡不是情侣这一事实:“……居然是这样。”

  “对不起啊。”季浅凝说:“当时形势所逼,我真的不是要故意骗你们。虽然我和莫菡不是真情侣,但我没有抢别人男朋友。”

  刘雨晴想了想,说:“你也不用道歉啦,毕竟是雨霏污蔑你在先,是她不对。”

  季浅凝没想到她这么通情达理,说:“谢谢你啊雨晴。”

  “跟我还这么客气。”刘雨晴话锋一转:“不过,你和菡姐不是真情侣,她还给我介绍试镜机会,那她也是看你的面子,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

  季浅凝不敢居功。

  回去以后,看到姜幼娜正在收拾行李,季浅凝问:“你要去哪儿?”

  姜幼娜垂头丧气地说:“刚才我继父给我打电话,说我妈生病了,我得回去照顾她。”

  季浅凝记得前世姜幼娜妈妈生病的事,但还是装作什么不知情的样子,问:“什么病?”

  姜幼娜喉头一哽,说:“查出是乳腺癌,不知道她会不会……”

  “不会的不会的。”季浅凝忙安慰她:“肯定能治好的,你先别难过。”

  姜幼娜家庭复杂,她从小和父母关系不亲,可是面对生老病死,还是难免伤怀,说:“我就是害怕,万一……”

  “没有万一。”季浅凝再次打断她,斩钉截铁地说:“你妈妈一定会没事的。”

  “你怎么知道会没事?”

  “你忘了,我能预测未来呀。”前世姜幼娜的妈妈最后治好了,可是季浅凝没办法告诉她自己是重生的,只能以这种方式安慰。

  姜幼娜并没有完全相信,心里却好受了些,抱了抱她,说:“借你吉言。”

  季浅凝听说她叫了出租车,将她送到楼下。

  “钱要是不够可以跟我说,我卡里还有二十几万。”

  姜幼娜感动不已,故作轻松地说:“那我比你多。上去吧。”

  “拜拜。”

  姜幼娜一走,家里又变空了。

  不过现在每天要看剧本,季浅凝不会像之前那样感到无聊。

  某一天夜里,顾心美突然发微信问她:“明天是你生日,你想怎么庆祝呀?”

  10月15日,是季浅凝的生日。要不是顾心美提醒,她根本记不得。

  莫菡是个从来不过生日的人,结婚后季浅凝受某人影响没再庆祝过。不过每一年,在她过生日那天,莫菡都会亲自下厨给她煮一碗巨难吃的长寿面。

  既然人生重来了,又认识了这么多好朋友,是该好好庆祝一下。

  季浅凝思考了很久,决定一切从简。

  生日那天,她把陆清欢和刘雨晴叫过来,几个从来没下过厨的人,手忙脚乱弄了一顿自助火锅。

  吹蜡烛,吃蛋糕,边吃火锅边聊天,其乐融融。

  季浅凝强调不用带礼物,她们还是一人送了一份礼物给她。姜幼娜在陪母亲治疗,不能帮她庆生,给她转了个红包。

  家里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要不是房间太少床太小,季浅凝都想留她们过夜。

  十点左右,季浅凝送她们离开,关上门,一个人默默收拾残局。

  “叮咚叮咚——”

  收拾到一半,听到门铃响了。

  季浅凝以为是谁落下了什么东西,打开房门,看到一人抱着一束大大的玫瑰花出现在家门口,她压下心底的错愕,面无表情地说:“你怎么来了?”

  鲜艳的花瓣上露出莫菡冷艳绝伦的脸,她像是感觉不到季浅凝刻意的疏离,春风般和煦地笑起来,说:“浅凝,生日快乐!”

  季浅凝怀里被她塞进玫瑰花,闻着浓浓的花香,一阵晕眩,说:“……谢谢。”

  “不请我进去坐坐?”莫菡说:“我在楼下等了一晚上,看到她们都离开才上来的。”

  季浅凝完全不知道她会守在下面,内心的震撼盖过了一切情绪,看着今晚格外温柔,好像也格外疲惫的莫菡,嘴唇微动。

  “我知道姜幼娜不在。”莫菡像是怕她又找借口搪塞,抢先一步说出来。

  季浅凝下意识问:“你怎么知道?”

  “心美把你们庆祝的照片发到了朋友圈,照片上没有姜幼娜。”

  “……”季浅凝回去看了看乱七八糟的客厅,扭捏地说:“家里有点乱,你不介意就行。”

  她微微侧身。

  得到允许,莫菡迈开脚步走了进去,看着一屋子的狼藉,说:“是挺乱的。”

  季浅凝指着沙发:“你可以坐那边……蛋糕要不要吃?”

  莫菡从来不吃高热量的东西,她只是随口一问。

  没想到莫菡说:“给我一块吧。谢谢。”

  季浅凝帮她切了块蛋糕,递过去时,发现她一直拽着一个塑料袋,袋子里也不知道装了什么宝贝:“你要不先把东西放下?”

  莫菡看了她一眼,没接茬,接了蛋糕,优雅吃了起来。

  季浅凝觉得哪里怪怪的,抓了抓头发,说:“你慢慢吃,我继续收拾。”

  莫菡吃了两口就放下,看着还冒热气的汤锅,问:“你们吃的火锅?”

  “嗯。”

  “吃饱了吗?”

  “……挺饱的。”

  “还能吃下别的吗?”

  “什么别的?”季浅凝不明所以。

  莫菡慢条斯理地从她那个宝贝袋子里拿出一袋挂面(???),还有两个鸡蛋,说:“我想给你做碗长寿面。”

  心脏像是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呼吸骤停。

  季浅凝看着她手里的那些东西,颤声说:“为什么?”

  “我很少过生日,问了我妈,她说生日吃长寿面表达一种美好的愿望。”莫菡顿了顿,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想亲手做给你吃。”

  季浅凝只是看着那些东西,喃喃:“为什么是长寿面?”

  生日吃长寿面,是她前世和莫菡的约定。

  为什么这一世的莫菡会知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妈是这么跟我说的。”莫菡站起来,含情脉脉看着她,“不管你能不能吃下,我还是想做,就当是我对你的祝福吧。”

  看到她撸起袖子去端那锅热汤,季浅凝猛然回神:“你做什么?”

  “洗锅,煮面。”莫菡言简意赅,进了厨房。

  季浅凝茫然不知所措。

  洗完了锅,莫菡又出来拿炉子,同时端走了她们之前吃不完的青菜碟子。

  听到“嘀嘀嘀”的电磁炉按键声,季浅凝鬼使神差走到厨房门口,看着里面忙碌的莫菡,有种恍然如梦的错觉。

  前世的莫菡是个能把厨房炸掉的黑暗料理选手,这一世的莫菡却能熟练运用厨房里的各种器具。

  季浅凝看着她抓了一把挂面扔进开水里,用筷子有条不紊地搅拌,忍不住问:“你什么时候学的厨艺?”

  莫菡搅动面条的动作顿了一下,头也不回地说:“忘记了。”

  “你不是有洁癖吗?怎么会进厨房?”

  莫菡不以为意地笑了一下,说:“洁癖也要吃饭啊,我一个人住,有时候会自己做一些吃的。”

  季浅凝还想再问。

  莫菡却像是嫌她话多,说:“袋子里有我给你的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

  前世莫菡就从来不会给她送礼物。

  季浅凝压下心底的酸涩,皱眉说:“贵的我不要。”

  “几百块钱,不贵。”

  季浅凝被她说得有些好奇,转身去找那个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方形盒子,拆开包装,看到里面的东西,嘴角抽了抽。

  她跑到厨房门口:“你就不能送点正经的东西?”

  莫菡把煮熟的面捞出来,看着满脸通红的她,戏谑地说:“内裤怎么不正经了?又不是情/趣类的。”

  季浅凝咬了咬下唇,说:“这礼物我不能收。”

  莫菡默了默,说:“不是礼物,是赔给你的。”

  “什么意思?”

  “上次我拿走你一条内裤,你说不要了,我只好赔一条新的给你。”

  “……”

  莫菡转过身去调味,说:“出去等吧,很快就好。”

  胃里没有空间再塞下一碗长寿面了,可是看着莫菡把面端出来,满怀希冀地看着她,季浅凝又不好拒绝这番好意。

  莫菡把筷子放进她手里,温声:“吃吧。”

  当第一口面吃进肚子里时,季浅凝不得不承认,这一世莫菡的手艺跟前世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

  她不清楚莫菡为什么改变了这么多,她一口一口吃着这碗香喷喷的长寿面,只觉得鼻尖一酸。

  她突然后悔放莫菡进来,后悔允许她给自己做面。

  只是一碗面,却轻易勾起了她很多不想回忆的过去。

  她一点儿不想哭,眼泪却像是开了闸的水龙头,滴滴答答落入碗中。

  她几乎把头埋进碗里,还是被莫菡发现了。

  莫菡把她的头抬起来,边帮她擦眼泪边开玩笑地说:“这么好吃吗?”

  太没出息了。

  季浅凝努力把眼泪憋回去,垂眸,嫌弃地说:“难吃死了。”

  莫菡一噎,要把碗拿走:“难吃就别吃了。”

  季浅凝却抓着碗沿,声音闷闷:“不吃浪费。”

  看着她明明吃不下,却硬要往嘴里塞的固执样子,莫菡心念一动,说:“我今天有个心愿,想听听吗?”

  季浅凝埋头吃面,口齿不清地说:“你又不过生日,要什么心愿。”

  莫菡不说话了。

  季浅凝反倒不习惯,抬眸看她:“什么心愿?”

  莫菡目光掠过她轻颤的眼睫毛,看着她湿润的眼睛,轻声:“希望你以后每一次过生日,我都可以给你做一碗长寿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mua~

  钰涵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11-07 21:44:50?

  407/109/45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9-11-07 23:29:30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