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绝代风华之美人谋 > 095:被卖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更深露重的夜里,周丰翼坐在灯下还看着那张李四月留给他的帕子,笑了。其实不在意她给他留了什么信息,只要知道她是安全的他便很安心了。

  信中除开她藏字的信息,全篇写满了不要担心她安危,她也很思念他,想着早日回到他身边的字字句句,这些字句完全消除了这些日子以来行军打仗的煎熬疲乏,原来即便她不在身边,但若是知道她心中有他,也是这样快乐的事情。

  起初,他担心得整日整夜都在颤抖。害怕再也见不到李四月;害怕谢成逸胡来她会想不开自绝;害怕谢成逸巧舌如短簧骗得她去了南汉

  他有太多不好的担心,不好的设想。所有最坏的结果都在他脑海里一日日的预演,折磨得他精疲力尽。但是看到这张绢帕后他就觉得之前的自己有多可笑,李四月虽然善良却也比他想象中的坚强,而且她很隐忍,相信她一定能挺过来回到自己身边的。

  他将帕子覆于脸上,躺在椅子里吃吃的笑着。原来他们已经这么好了,即便有别的男人插进来,她还是向着他的。他想,哪怕是那个人再次插进他们中间,也一定不会阻止她的决心。

  周丰翼在自己开心的时候,谢成逸却在跟南夷部族的领军吵架。

  宋青玉不敢在谢成逸帐里睡,跑到李四月这边,缩在她床上死活不肯回去。李四月也理解她,谢成逸若是回到帐中把火气再发到她身上,不知道她要遭多少罪了。

  “四月,我真有些担心了,我们做那事不会被”

  “住嘴。”李四月瞪她一眼,“都说了不要说出来。”

  宋青玉别了别嘴,带花香的帕子是她拿出来的,要退入方天峡的消息也是她从谢成逸那儿听来的。毕竟这才是李四月让她搬回去跟谢成逸一起住的原因,当然了最后那封信是李四月写的,也好在大军一路撤得慌乱,若是好好收帐离开他们的信肯定是要被发现的呀。

  “反正你记住,不管这事最后暴不暴露都跟你没关系就对了。”李四月看向她,安慰道。

  宋青玉点头,只道“放心吧我可不傻,真被发现了,我一定第一个把你暴出来。”

  李四月翻了个白眼,这时谢成逸突然进来了,随在他身后的还有那名南夷部族的领将。两个女子看出阵势气氛不对,赶紧双双站起身来。

  “你,出去。”谢成逸对宋青玉生硬的发号施令。

  宋青玉递给李四月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便蹑着手出去了。

  “原来你是周丰翼的夫人?”那南夷部族的领将开了口,呵笑了两声,“长得如此美艳动人,我原以为你只是谢将军看中的女人,如此倒能说得通周丰翼一直追着我们不放的原因了。”

  李四月这段时间虽然一直跟着他们部族撤移,但是几乎所有人都认定她跟宋青玉一样,不过是谢成逸的枕边解语人罢了。但是今晚这情形很显然,谢成逸跟这领将大吵了一架,谢成逸把她当成了搬回成功和面子的最后赌注了。

  不然,想来南夷部族只怕是要跟南楚说和,不会再打下去了。

  谢成逸看了李四月一眼,深沉而奇怪。他并不觉得自己这时候出卖李四月的身份,在南夷领将面前亮出自己完全可以对付周丰翼的最后底牌有什么错。反正对他来说这世间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利用的,如果可以包括他自己的命都可以赌,何况一个女人。

  谢成逸道“我打探过,南楚皇帝一开始本来是要派他们的女将马明雅来对付我们的,但因为我抓了她,所以周丰翼才会急着出来。可见她对周丰翼十分重要,而且我不妨告诉你,周丰翼曾经为她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如此你可以放心了吧。”

  这话自然是对那南夷领将说的,那人笑着点了下头,围着李四月走了一圈,啧啧两声“之前忙着打仗没有仔细留意,如今好好打量,怪不得你和那周丰翼都为这女子痴迷,果然是个美人,只可惜啊,这世上英雄最是难过美人关。谢将军,你也太不地道了,她身份如此敏感,你竟到今天才说出来,害得我们一路被周丰翼打得四处逃蹿。”

  “最厉害的王牌当然是要留到最后来用。”谢成逸这一次笑得很勉强,本来他原本没想到周丰翼会攻势如此凶猛,更没想过要把李四月供出来对付周丰翼的。

  因为这将意味着他可能再次失去好不容易弄到手的肉,他会心痛的。

  李四月立在原地,听着他们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并没有说一句话。本来按照她留给周丰翼的信,她就是要主动去找这位领将的,如今他主动找上门来正好省去一些理由借口,只是跟之前想的多少有一点出入罢了。

  “来人。”那领将喝了一声,帐外进来两个士兵,他道,“把周夫人给我严密的看押起来,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许见。”

  没有绑她,想来是看在谢成逸的面子上了,只是宋青玉只怕是此后再也见不到了。

  那领将看向谢成逸“我们想来再也不用逃跑了,就在这方天峡等周丰翼追来吧,到时候我们把他女人押到阵前去,我倒要看看他那英雄本色还能展显几分狠辣。”

  说着,那领将便哈哈大笑着出去了。

  谢成逸看着她“若不是逼不得已,我也不想拿你做赌注,但是现下南夷部族的兵被周丰翼打得七零八落败局已定,也只有你能替我们挽回这局面了。”

  李四月轻呵一声,转而坐下,淡然不在意地道“于你这样的小人,做什么都是情理之中我半点不意外。只是我还一直以为你谢成逸有多大的本事呢,原来不过两三次对役便没了招,要靠女人来拘回败局了。”

  “这些兵都是南夷人,又不是我的亲兵,自然事事掣肘难顺,不似他周丰翼带着他周家军又是在南楚境内横行无忌。”谢成逸似是很不服气的样子,又像是非要在李四月面前说个赢一般,“再说了,胜败乃兵家常事,我还有你在我手里还不算是败。即便是换了周丰翼到山穷水尽的时候,能用你换赢面,你能保证他就不用利用你吗?”

  “他自然不会。”李四月摆弄着衣服袖口的昙花绣样,想也没想地道,“谢成逸,我说过了,别拿你跟他作比较,你不配。”

  “哼,李四月你未免太自信了点,我迟早会让你看清楚,他跟我不过是一样的凡人。”谢成逸说着折身离去。

  李四月切了一声,并不把谢成逸的强行解释放在心上,只是自己突然从自由身变成被禁锢,很多事行动起来就麻烦了。之前的计划行不通了,但是说好要给周丰翼递消息的,他一定会等着自己的孔明灯的,看来得重新想法子了。

  李四月揭开化妆桌台上的衣服布料,露出下面早已不知何时就做好的一只白色孔明灯,她陷入沉思,总之,无论如何,她要把消息递出去。

  九月初九,重阳节,又因着明王回朝,皇上在宫里大宴群臣。并大肆褒奖明王这些年的行迹,又是为他重修府邸又是无数珍玩宝物的赏赐,还封其为并肩一等亲王,其丰厚奖赏与爵位远超南楚其他所有的亲王。

  众人望风而动大多都知道了皇上的用意,重阳过后,皇帝的病情不知是不是乐极生悲了,突然迎着秋风急转直下,太医院几位院士长期留驻宫中,皇上重病已是瞒不过朝臣了。皇上似乎也知道这一点,更是直接宣旨让明王入宫陪驾侍病,更由其代理朝政,协管朝中一切事务,虽然不是明言的摄政王,但其职已俨然摄政王也。

  皇上这一系列的动作出来,明王这边虽然是欣然的接受了,朝中也俨然分成了两派,明王派与崇王派。自然明王受重视,崇王那边就燥动了起来。

  九月十二号,崇王带了许多礼物亲自去荣王府会晤荣王夫妻,并且还主动留在了荣王府吃饭。

  荣王一心向着明王,虽然没有明说但大家也都看得出来。对于自己父亲这一决定明雅也是十分的支持。但是崇王的突然登门,暧昧不明,事局似乎一下子就变复杂了。

  本来吧荣王什么都不用做只要默默支持明王就好了,这是谁也不得罪的。但是崇王这么一搞不就明摆着逼荣王指名点姓站队吗,这不管自己站哪方都是要得罪一方的,有之前周丰翼的前车之鉴在旁,荣王也对自己这哥哥十分的忌惮啊。

  饭桌上,崇王跟荣王表面上还是很和气,碰到敏感话题荣王总会想着四两拨千斤推回去,但是崇王自然没这么好收拾,甚至直接提出要荣王助他得登大宝。

  他几次提及,荣王没怒,明雅那暴脾气却是怒了。

  “皇叔,其实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你今天来的目的,但你也心知肚明我们荣王府的态度。您这般多此一举弄得大家都难堪,又是何必呢。”明雅觉得自然要得罪,那就彻底些,该来的总要来,谁怕谁啊。

  饭桌的人皆是一愣,荣王妃忙拉着女儿的手示意她别说了,但明雅偏要说“我虽然是个女儿家不该过问这些事,但是南楚的大好河山能保卫至今,我也可以大言不惭说一句这中间有我的一份功劳,所以自认还有些资格讲些同别的女儿家不同的话,皇叔以为如何?”

  “哈哈,明雅虽然马上就要成亲了,但确实是我们南楚当仁不让的第一女将军,自然是跟别的柔弱姑娘不同的。”崇王哈哈笑着,也听不出他是什么意思。

  “那明雅就大胆说了。”明雅挑着眉,笑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