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奥法纪元 > 第七十七章 海上晚宴 二

第七十七章 海上晚宴 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身后那诡异的一幕显然此时的罗杰并不知情,没了安德烈的带领,找寻餐厅着实费了罗杰些许功夫,好在问过一名唯唯诺诺的奴隶后,他也终于踩上了往三楼走的木质扶梯。

  扶梯两侧,略显奢靡的粉色光辉照亮了这里悠长的走廊,壁挂的魔晶灯不时迸发出小的耀眼火花,撞在魔晶灯的玻璃罩子上嗡嗡作响。

  这倒并非格雷戈里个人的恶趣味,实际上,假如你走在夜晚的维克兹,你会发现城市的街道同样会被染成淡淡的绯红,这是因为魔晶灯的燃料魔晶中的杂质所致的。

  在工坊大规模的魔晶提炼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会有残留未反应的材料固化到成品魔晶中,而魔晶去除杂质的深加工无疑会让廉价的魔晶灯成本大大增加。

  所以在像需要公共照明这样消耗魔晶量大,而收益有限的地方,这种劣质的魔晶灯相当有市场,至于那些昂贵的、散发雪白光亮的魔晶灯,在维克兹或许只有国王大道与圣光教会才有少量安装。

  人长久的处在这种绯红的光亮下,总会莫名的变得暴躁些,那些吃饱喝足的船工三三两两倚在舱室门边,见到罗杰这些陌生的面孔也不躲闪,个别胆子大的还冲着狄法娜于艾黎两人吹起了口哨。

  “姐姐,别和他们一般见识,等跟格雷戈里交涉完,有他们受的。”听见那些船工污言秽语,罗杰一脑门子的黑线,赶忙小声安抚没见过这场面的艾黎,要是这祖宗在这里发飙了,自己不也要倒霉嘛。

  艾黎清冷的眸子瞅了罗杰一眼,淡淡的说道:“无意义行为,罗杰你还是赶紧找那个宴会厅在哪里吧。”

  被不轻不重的顶了一句,罗杰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看她下午与狄法娜亲昵的模样,还以为这姐姐最近多了点人气儿,怎么还是这副样子?

  耸耸肩,罗杰领着一行人快步穿过吵闹的走廊,眼珠子在走廊两侧的舱门上的瞅来瞅去,最终,他的视线定格在了靠近中部区的一间船舱。

  “三楼的宴会厅........找到了,应该就是这里,呵,这种改造方式,有点意思。”

  这艘名为铃花号的海船甲板以上的部分,一层与二层的空间显然依旧保留了掠食者级旗舰的模样与布置,充当功能性的舱室。

  只有三楼这处原本的船员餐厅在格雷戈里的指挥下扩建了一圈,成为了他在船上独享的宴会厅,只是罗杰分明从宴会厅中感受到了明显的魔法波动,恐怕格雷戈里没少拿这里办鸿门宴。

  隔着舱门,艾尔威灵敏的耳朵就听见了房间内布兰登那肆意的笑声,深吸一口气,罗杰轻叩了几声舱门,在得到回应后带着众人走进了宴会厅里。

  还算宽敞的房间里,一张铺陈着雪白桌布的长桌摆在宴会厅中间,两侧不多不少相对的摆放着六张椅子,至于格雷戈里与布兰登则是分坐长桌两边,显然已经等待许久。

  摇曳的烛火下, 上午在格雷戈里房间中还剑拔弩张的两人,现在却是一脸和气的举杯,看起来正聊的不亦乐乎,约莫是下午两人达成了什么分赃的协议,见格雷戈里脸上的肥肉笑得一抖一抖的,罗杰便了然了宴无好宴。

  “哈哈,小兄弟可算来了,你这觉倒是睡得挺舒服,哥哥们左右等不来你们,可都快要饿死了呀。”

  光头的布兰登似是没了早上那种急切的欲望,手上拿着小桶一样的酒杯,往嘴里咕嘟咕嘟的灌了一口麦酒,随后潇洒的抹了把嘴,冲着罗杰笑呵呵的打着趣。

  “失礼了,失礼了。”

  面带歉意的笑了笑,罗杰快步走到桌前,颇为绅士的帮女士们将椅子抽出来,这才说到,“本身我们还能早些到场,却不想我弟弟躺了一会儿还是有些晕船,在下面缓了好一阵子,现在好些了才有空一起上来。”

  又来?罗杰哥你就会坑我,好歹跟我商量下嘛。莱恩苦着脸在心里嘀咕,但还是撑着椅背落座,装出一副很虚弱的样子。

  看了一眼脸色红润的莱恩,坐在长桌另一头的格雷戈里楞了一下,哪怕魔晶灯的光线再差,常年在海上跑航路,晕不晕船眼光毒辣的格雷戈里自问还是能看出来的。那个名为莱恩的年轻人分明精神不错,脚步稳当,哪有一点晕船的样子。

  暗道一声奇怪,胖商人还是热情的招呼着,“没事,布兰登他开玩笑呢,我们也才刚到。都快坐下吧,船上条件简陋,也不算什么正式的晚宴,就是大家凑在一起吃个便饭,大家随意些。”

  见罗杰等人一一落座,格雷戈里嘴里含着海泡石烟斗,沉醉的吸了一口,烟雾在柔和的灯光中飘散开来,胖商人这才拍拍肥嘟嘟的手掌,携着众人依照海上的规矩,赞美了一番风暴主宰缇娜女士后,便示意晚宴可以开始。

  “罗杰,你感觉到了吗?这个熟悉波动。”盯着打开的舱门和鱼贯而入的侍者,艾尔威精神一振,身子微微倾斜,靠近了脸上挂着假笑的罗杰,轻声说道。

  “恩,发现了,没想到那家伙竟然混上了铃花号,不过这到看起来像是他在故意提醒咱们他来了。要不然我可不觉得一个大师级别的盗贼会犯暴露气息的这种低级错误,哼,还真是嚣张。”

  罗杰不怀好意的打量着着手捧着美食的侍者们,就是这些将一盘盘佳肴送上来的人中间,隐藏着一位三阶的影舞者,就好似一条混进鱼群的鲨鱼,让人脊背生寒。

  “你觉得他这次的目标是什么?是咱们?还是那边的胖子?”艾尔威伸出手,阻止了侍从给自己倒酒的举动,继续不动声色的与罗杰交流着。

  “不清楚,气息中似乎没有敌意,约莫目标并非咱们,要不他们不会露出气息跟他们炫耀,不过不管怎么说,连续两天遇上他,未免太过巧合了。”

  想了想,罗杰微笑着对着布兰登扬了扬酒杯,轻声说道:“先静观其变吧,反正咱们暂时也打不过他,不关咱们的事的话就随他去,另外那头恶灵貌似也过来了,房间角落里弥漫着一股腐朽的味道,看起来今晚上有的热闹了。”

  觥筹交错间,摆在宴会厅角落中的管弦琴响起一声清脆的音符,借由镌刻其上的法阵,不需要人来演奏,琴弦扣动,便自己奏响了艾文利克大师的成名曲《加冕弥撒勃拉姆国王》。

  悠扬的曲声在宴会厅里回响,早已准备多时的菜肴一道道的摆上了桌子,又流水般的撤下。

  身穿黑白执事服的安德烈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恭敬的立在格雷戈里身旁,体贴的告诉大家餐品的名称和吃法,这无疑是让从阿曼达废墟来的土包子们大为感激,说实在的,胡安这家伙已经好几次把配菜的果蔬给吃掉了。

  “各位晚上好,请允许我介绍,格雷戈里先生给大家准备菜单以冷盘开始,选用维克兹当地的鱼子酱配以奶油小薄饼,三角烤面包和熏鱼,配酒是产自紫罗兰的香槟。”

  “接下来是蔬菜牛肉汤,以及雪莱酒,鱼是鳟鱼,诸位要是对配酒的口味有特殊要求的,这里还有成熟的默尔索干白供诸位享用。”

  在安德烈体贴入微的介绍中,大陆各处的葡萄酒被不停的端上来,搭配随后的鹅肝冻糕,以及最后一道肉菜,是鹌鹑和葡萄裹在饼皮中烤成的馅饼,而当沙拉与甜点送上来的时候,宴会也就来到了尾声。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宴会一开始大盗贼约瑟尔杰斯故意流露出的那一丝气息之外,罗杰与艾尔威都未再察觉到他的踪迹,所有的侍者脸上都挂着谦卑的笑容,让人分不清真假。

  无论罗杰如何不甘心,都不得不称认,大盗贼的伪装潜行并未几人能看破的,除非罗杰不顾昨天被圣光概念灼伤的右眼,再次洞察这里,或许才能察觉到那家伙的蛛丝马迹。

  “嘿嘿。”

  酒足饭饱,该是‘正菜’上桌的时候,整场宴席基本没动食物只是默默喝着酒水的布兰登突兀的笑了一声,让所有人精神一振。

  他露出森白的牙齿,用手抓住盘子里的馅饼,狠狠地咬了一口,丰腴的肉汁让他不由得舔了舔嘴唇,“格雷戈里,你还真会享受,也难得你还能在船上也准备了这么多的食材,味道还不错。”

  “铃花号终归是商船嘛,别的方面不提,这仓库总要大一点,要是带的货物少了,我这半年跑上一趟远洋航路不就白跑了?”摇晃着高脚杯里晶莹剔透的红酒,呷了一口,格雷戈里眯着小眼睛,似笑非笑的回应道。

  “哈哈,这倒也是,诸神在上,这个时代最可爱的总是黄灿灿的金郎尔,只要不是傻子,谁都不会做赔本的生意,你说是吧,罗杰小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