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神魔之厮守 > 番外之容泽篇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容泽曾偷偷跟踪过女孩,亲眼看着她扶住一位老人,为老人端茶倒水,煮饭做菜,把整个家收拾的整整有条。

  而这地方,他总感觉很熟悉。

  慢慢想起,这是他小时候没被人贩掳走前,和父亲生存过的地方,唯一美好的童年。

  他被掳走,贩卖到地狱一样的地方,每天遭受着非人的折磨,为了活下来,在狱虚谷杀人如麻。时机一到,他杀死谷主,重挫长老,身受重伤。谷中长老开始内斗夺位,故意放水让他走。

  他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山林,身上血腥味浓重,吸引来一只凶猛英气的大狼。

  他慢慢挪到树下,抽出长剑。

  一狼一人斗了许久,奇怪的是,黑狼像闹着玩一样在逗他。他身上伤口再次裂开,血水流的越来越多,精神恍惚越来越恍惚,精力也越来越少,知道很可能会身死这里。

  可是,他没有死在仇人窝里,而是死在家乡。

  喂了狼口,又如何。

  他歪躺在树下,昏死过去。

  后来,谁能想到这只狼竟然会找人救他!?

  遇见重灵是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世上怎么会有这样清灵、善良、美好、单纯的小姑娘呢?

  如果他是黑暗,那她就是光明。

  她心灵一尘不染,仿佛天地物华至净之灵,洁净无瑕,一如佛座下的白莲。

  而他,一身罪孽,刀尖舔满鲜血。

  在他濒死一刻被她救活,遇见她,就像是老天突然给他的馈赠。

  他也无处可去,赖在洞里享受着姑娘的照顾。

  他能认她做妹妹,带她实现梦想,体味人间。

  ……却无法认他亲爹。

  为了躲避仇杀,他戴着面具,和她一起游览世界。只有在无人之地,他才把面具摘下,这张脸只给那一人看。

  后来女孩再也没来找他,他在她家门前,放了一个红色的笛子,而后走远。

  他杀孽深重,或许只有修佛能够洗净他黑暗蒙尘的心灵。

  私心里,也希望离这个纯净的女孩近一点。

  ……

  后来,那位白蹊神女遭遇劫难,重灵吹了他送的笛子,他如同惊弓之鸟。

  小僧侣们百般阻挠,不准他离开。

  大师被胤回师兄叫来,寺里的僧人堵在门口,他听大师说:“痴儿,跨出佛门,你便不再是佛中人。此事,随你吧!阿弥陀佛。”

  他死皱着眉头,感受着拳头中血蚀剑的不停颤动。

  突然他在空地上跪下,朝大师磕了一头,“此头,跪师父,谢师父栽培。”

  朝向小僧侣们再次磕下去,“此头,跪师兄师弟们,谢大家关心!”

  又朝向寺庙上的金身佛像,“此头,跪佛祖。容某,此生不悔入佛门!”

  他大步站起来,向他们鞠了一躬,对上胤回担忧的眼神,嘴角微勾。

  一个转身,男人佛袍飒动,大跨步迈出了佛门。

  守着白蹊神女,安慰了重灵好几天。

  后来,他知道父亲已经去世了,他一生都在怨恨,怨恨父亲一时的疏忽,毁了他光明的前半生,可这恨随着父亲死去,反过来变成了对自己的永远的悔恨。

  父亲走时,亲儿子不在;父亲至死,也不知道容泽的存在。

  幸好,还有那个他心爱的姑娘,替他好好尽了本该他尽的孝行。

  可,他是不孝之子,这仍是事实!

  他在父亲坟前,终于唤出那两个的字。

  可是泪水,竟然也会漫上他这种冷血人的脸颊。

  ……

  如果重灵没被魔君抓走,他此生不会动他的血蚀剑,也不会再杀一人。

  他拜过佛祖,入过佛门,在心底,对佛祖仍然深深地敬畏。

  可他还是破戒了。

  他再次杀人嗜血,满身仇恨,追到了魔界,把守门的魔族人一剑砍死。

  可是裂缝大门高入苍穹,不打开没人进的去。

  他愤怒地踹着大门,只能震痛自己的脚。

  魔众胆怯的围住他,不敢上前。

  从他拔剑开始,他已经被天道除名。

  人不人,鬼不鬼,妖魔惧,佛难入,神不如。

  他,六界不属。

  他,重灵,两人之间,隔着山海的距离。

  他无能,破不了山河的距离,踹不碎魔界的穹门,救不了心尖上的女人。

  风铃响起,他推开禁忌的房门,倒在她躺过的床上,搂着那些小玩意,心痛至极,喊出了她的名字,“灵儿……”

  突然心魔作祟,丧失神智之时,他的师兄胤回突然现世,对他说:“去那里吧,活下去。”

  他感觉自己被空蒙的隧道吸进去,落入了漆黑的世界。

  待他睁开眼睛,无数只血红的眼睛虎视眈眈地盯住他。

  他第一反应是逃。

  身后的的怪物如同幽灵一样紧追不放。

  他念了一句法咒,突然遁走。

  此处像是一片开阔无边的山野,山上凝着几簇亮晶晶的冰晶,地下盛放着遍迹的蓝光草。

  仍然是,永远的黑夜。

  他喜欢夜的黑,就像他本就该归属深夜,于无光暗夜沉沦。

  一个人慢慢的走了很久,前面粼光闪闪,面前横亘了一条小河。

  他岸边的草地上,蹲下来,静静看着,神魂出窍,不知飘到了哪里。

  忽然,容泽耳朵一动,听到了冰晶极轻的脆响声。

  他猛的回神,对上近在眼前的血腥残暴的眼睛,正待拔剑战斗,来人却退了回去。

  露出两位凭空现身的俩男人。

  俩人身高体长,一着白银紧身长衣,神剑出袖,发冠高束,贵气而俊美。

  一着黑蓝色劲袍,长发披散,由发带束起,背着长刀,神色不羁,正两手抱臂,饶有趣味地看着他。

  他们竟毫无杀意。

  容泽淡淡看他们一眼,长剑入鞘,闭上眼睛养神。

  忽然听到男人低沉的哼笑声:“宙风,是个光头佛呢。”

  不久,容泽被一阵阵压抑的声音惊醒,震惊的看着那俩不忌有人在的亲热,自己都蒸红了脸。

  静心咒从来没用,他再也修不了佛,他六道不属,心情难平,又无事可做,就紧紧盯住他们看。

  黑衣男子瞥见了,拉开宙风,笑道:“怎么,佛哥,羡慕啊?”

  说完自己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宙风勾了勾唇,被古肆拉着,走到容泽面前一齐坐下,壮汉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河水。

  古肆看着容泽的光头,对上他深邃暗沉的眼睛,他毫不在意的转过头,拉住宙风的手把玩着,说着:“我们在这里待了几万年,除了——”

  男人指指那站着不动的壮汉,“阿烈,因为没有神智,只知杀戮,被六界隔离,这里,再也没人来过了。”

  容泽听着,挑了挑眉。

  古肆道:“这个世界是六界之外的——虚无之境。”

  容泽继续点头,他知道。

  古肆又到道:“你想不想,在这里再建一个自由的盛世?”

  这次,古肆、宙风、阿烈一齐看向他。

  容泽终于开了尊口。

  却是笑了一声,“没有神智?”

  阿烈懵懵的看着他。

  容泽:“只知杀戮?”

  古肆抖抖眉头,淡淡道:“哦,动了点手脚,他现在只听我们命令。”

  容泽摇摇头,再次闭上眼睛:“我会回去。”

  古肆和宙风对视一眼,古肆道:“这里有来无回,你不知道吗?”

  容泽蓦然睁开了眼睛,单手拉上古肆的衣领,“你说什么?!”

  宙风皱着眉头把他的手拉下开,声音冰冷彻骨:“天道之外,虚无之境,封闭无门,有进无出。”

  容泽呆呆的放了手,整个人如同被抽走了生命力。

  他狠狠的扒住胸口,炙热的血泪突然涌出眼眶。

  古肆拉着宙风,皱着眉头看着他。

  容泽蜷缩在地上,痛苦的痉挛着,他们听到了一个颤抖的名字:“灵儿……”

  后来,千年过去。

  在这美丽的小河边,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宫殿,里面住着日日夜夜练剑的着僧袍男人。

  ……

  后来,容泽遇见了抛弃六界寻他而来的重灵,呆成了木头。

  两人死死相拥在一起,千年了,他们的爱从未减少,反而随着岁月越加思恋。

  遇见一个喜欢的人是多么难得。

  与喜欢的人厮守又是多么艰难。

  人生很短,何不轰轰烈烈爱一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