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独家宠婚:我在下一站等你 > 【第210章】欲解难解之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韩叙心中想着,如果南君泽真的在外面有女人,多半会趁着南君泽出差的时候,跟在他身边去他下榻的酒店同住。

  或者如果那女人没有跟随,也会趁南君泽出差在外,知道他方便接电话,会总是打电话去缠他。

  如此一来,罗蓝在南君泽旁边就很容易察觉。

  有这么醒目的罗蓝,如若所料不错,这件事很快就会有个定论。

  罗蓝是个难得的好助手,南君泽出差第一天的时候,到了晚上约莫十点钟,就给韩叙打来了电话,跟她汇报了今天一整天南君泽的行程。

  报告说上午南君泽去了深城分公司,开了一个上午的会。

  中午的时候他接了三个私人电话,罗蓝在一旁听他说话的内容和语气,是公司生意上的事。

  下午南君泽跟核查组一起走了好几个在建项目,晚餐时间接了一个私人电话,好像是有朋友从国外回来,问他帮忙找的房子落实了没有,然后晚上他一直在酒店房间里工作。

  至于下半夜,罗蓝就没法去观察了,毕竟是休息时间,连任祁峰都不便去打扰。

  韩叙在电话里跟罗蓝道了声谢谢,让她继续观察。

  照罗蓝今天一整天的观察来看,南君泽出差很正常,除了工作,就是在酒店房间里独处,如果真有女人,显然也没有跟着他去深城。

  同时,韩叙还从罗蓝的话里剔出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就是南君泽有朋友从国外回来,让他帮忙找住处。

  如此说来,未来城那套房子就有了解释,很可能是南君泽给朋友预备的落脚之处。

  这个朋友只会是正常的朋友,因为如果是他的女人,不会用“帮忙”二字。

  原来,真的是自己多虑了,未来城的那套房子,只是正常的用途,并不是她想的那样。

  第二天晚上,还是十点多钟的时候,罗蓝再次给韩叙来了电话,汇报的内容跟昨天相差无几。

  南君泽每天的工作状况就是那些,并无可疑之处。

  连续三天,韩叙收到的信息基本没有什么差别。

  唯一还无法确定的是,工作完之后,也就是南君泽夜里回酒店房间不出门,半夜直至凌晨的时间,没人知道他做些什么。

  这也是罗蓝能力范围之外的事。

  不过这其实没有什么好刺探的,他平日里在家的时候,也是回来至半夜一个人对着电脑工作,非要钻牛角尖去刺探,累的其实也是她自己。

  经过这三天,韩叙把心放下了一半。

  另一半,是之前南君泽身上的香水味,至今也是个难解之谜,因为这个谜,她根本无从去解开。

  韩叙一个人思来想去,在心里经过反复思量后,决定跟罗蓝探讨一下这个问题,如果有了答案,她的心里也就释然了。

  于是在第四天罗蓝来电话的时候,韩叙开门见山的说:“不是我疑心重,是他之前身上有不属于他的香水味。”

  罗蓝的语气明

  显吃了一惊:“什么时候的事?香水味可就难以解释过去了。”

  果然,不是自己多疑,连罗蓝也这么认为。

  韩叙想了想,忘记了日子,翻开那天南君泽被记者偷拍的视频查看上面的记录,跟罗蓝把日期一说,罗蓝在电话那头咯咯咯的笑了许久。

  罗蓝笑的韩叙是莫名其妙,直到她笑够了才说:“你说的那天我知道,公司里清洁的时候做了一次大消毒,整个办公室很大的消毒水味,南总不喜欢那种味道,开窗很久都没散去,南总就让后勤部买来了空气清新剂,很香的那种,甜甜的,花果味,把南总的办公室喷了好几遍,别说南总了,我和任助理身上也有这味道,哈哈。”

  韩叙听完满头黑线!

  弄来弄去,自己从一开始就认为的隐形女人,不过是南君泽办公室里的空气清新剂?

  韩叙在房间里傻愣了许久,许久都没有缓过神来。

  这么些天来,内心翻滚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揪心感,居然是一瓶空气清新剂惹的祸!

  而自己,却把一直以来对她无微不至悉心呵护的南君泽,给想象成外面包养女人的虚伪男人。

  良心上怎么说得过去?

  回过神来,韩叙立刻给南君泽发了信息:“忙吗?什么时候回家?想你了。”

  南君泽大概又是在忙着工作,无暇看手机,韩叙等了十分钟,还不见他回过来。

  还想着好好跟他说说话的,满腔内疚的千言万语愣是发不出去。

  半个小时后,韩叙等不及又发了一条过去:“睡了?”

  南君泽在十二点的时候才打了电话过来,韩叙已经睡下了,被手机震动给惊醒,迷迷糊糊的接了起来,说了些什么,她自己都不知道,直到早上睡醒之后才想起来,昨晚好像是还接了个电话。

  不论怎样,韩叙确定了南君泽在外面并没有女人,心里轻松了不少。

  交代了罗蓝,不用继续监视了,免得总是在南君泽身旁眼神机警的转悠,次数多了让他给看出来,到时候让他知道曾经被这样怀疑,他该伤心了。

  韩叙对房间的空气,自言自语说了几声对不起。

  得到了结果,第一件事就是跟李天湖分享,说自己老公外面没有女人,李天湖骂了她好几遍神经病。

  白季岩说:“dck奢侈品公司的朱总,自从上回您让dck重新入驻宋氏商业圈之后,他一直都找机会约您,我挡了他八回了,他说这次,您无论如何抽个时间,一起去玩玩。”

  刚才韩二提到白季岩,倒是许久都没有给过她电话,大概是距离宋浔所指示的时间还有些日子,白季岩才没有来让她交任务。

  浑身一轻松,在家就呆不住。

  李天湖也吓了一大跳,猛拍着自己平坦的胸脯:“吓死老子了。”

  韩二挂完了电话,一副欠揍的表情:“回头我一定把你形容白季岩的话,完完整整说给他听,现在他忙着我且放过你,哼!”

  韩二摇头晃脑的自言自语:“听说

  李天湖没有男人?老姑婆一个真是可怜,白季岩不是挺好的嘛,三十岁大叔,有能力有才华,人也仗义,捡个现成的,考虑考虑?”

  南君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如今家里的佣人依然对她横眉怒目的,加上因为长乐渡的事,不敢跟宋清云多说话,明知道上街有可能被刘雨晴那个疯子给撞上,韩叙没得选择要出门去找李天湖解闷。

  韩叙不服气:“换了你,闻到你男人身上有别的香水味,你就不多想了?吹吧你就,你现在底气十足,是因为没有男人才这么轻飘飘!”

  刚才韩叙和李天湖的说的闺蜜私房话,居然都让韩二给听了去。

  一想到这件事,韩叙的心底忽地又沉了下去。

  白季岩躬身说:“老板,朱总发来了邀请,三天后有个豪艇派对,去深海,邀请了众多富二代,问您有没有兴趣赏光。”

  这边的韩叙因为想起这事浮现忧愁,那头的白季岩挂完了韩二的电话,走进了宋浔的书房。

  宋浔手中的笔没有停下:“你觉得我有时间去消遣?”

  只能希望,长乐渡这件事,对宋氏的影响不要降低,最好媒体一直发酵,拖延盘查进度,让所有人都抽不出空来做这件事。

  韩叙在对面顿时刮了一眼:“韩二!你走路能不能有点声音?”

  韩叙一皱眉:“小孩子家家的,别整天干偷听这种事。”

  她不知道,到了时间后,自己拿什么交给宋浔。

  说道轻飘飘,忽然就有人轻湖身旁。

  韩二瞪大眼睛:“你竟然把白季岩比喻的这么不堪?不行,我得告诉他去。”

  李天湖知道韩二是因为前几天假生日的事记恨,责任一推三六九:“你能不能把仇恨的目标转向韩大?我是在帮她,才给你一个炸弓单蛋糕,为了骗过罗蓝,怎么也得装得像一点,你说是不是了?”

  还是开着保姆车出去,李天湖早早的就在路边等着她。

  两人去了一家咖啡厅里坐下,韩叙把罗蓝反馈回来的信息详细的又跟李天湖说了一遍,李天湖听的都要打瞌睡了。

  韩二说干就干,果真拿起电话打给了白季岩:“喂!哥们,李天湖说她喜欢你是……啊?你在工作?那我不骚扰你了,回头跟你细说,什么?深海狂欢派对?不去不去,拜拜!”

  宋浔白皙的手中握着精致的银笔,“刷刷刷”地书写着什么,头都没有抬:“哪个朱总?”

  好不容易听她说完了,李天湖才懒洋洋地伸着腰回敬了一句:“你自己做贼心虚,就以为你老公也是这样的人,也就是我,还陪着你跟个神经病一样的折腾,换了别人,谁理你谁是弱智。”

  白季岩连连点头:“是是是!我就是这么跟朱总说的,不过他说这回跟之前的都不一样,那些富二代或许对咱们往后的项目会有用。”

  李天湖气的推了韩二一把:“滚!老子是饥不择食的人吗?”

  韩二和李天湖一怼起来,没完没了,韩叙无奈地发现,在这俩二货面前,自己还落单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