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独家宠婚:我在下一站等你 > 【第207章】酒逢知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韩叙在心里暗暗计较了一番,酒后套秘密这个百发百中的招数不好使,得赶紧找李天湖和韩二商量对策。

  “喂!你们俩想在那嘀咕到什么时候?都给我过来!”

  李天湖和韩二听见相互推搡着走了过来,罗蓝连忙把中间的位置让给了韩二这个寿星,看了看这个大包厢,疑惑道:“韩少爷过生日,就咱们四个人吗?没有别的朋友了?”

  韩叙和李天湖双双将目光投向了韩二,夹在中间的韩二眼珠子一翻白:“我要是知道自己今天过生日,就不会被李天湖算计了。”

  罗蓝这才打消了疑虑,捂嘴偷笑,以为韩二真的是被蒙过来才没喊上他的猪朋狗友。

  包厢门被推开,服务员提着蛋糕进来,罗蓝被吸去了注意力,立刻起身帮忙张罗蛋糕。

  韩叙趁机不声不响的摸来了遥控器,将音乐声调大了些,遮掩自己说话的声音,凑近李天湖说:“罗蓝能喝酒。”

  李天湖用手肘捅了捅韩二:“听见了吗?”

  韩二一双桃花眼刮过来,一甩脸:“哼!”

  三人正说着话,罗蓝自己从服务员手中抱了大蛋糕,轻手轻脚地放到茶几上问:“拆盒子吗?”

  韩叙还没说话,李天湖就先抢着说:“拆,现在就切,先给韩二填点肚子,喝酒才有耐力!”

  蛋糕倒是挺大,比一只锅还要大,不过只有一层,韩二立刻表示不满:“李天湖,你这小气巴拉的样,本小爷过生日,好歹弄个三层蛋糕啊,省这点钱你能发财吗?上回我还给你弄了五层的呢!”

  李天湖一巴掌拍在了韩二的脑袋上,恶狠狠地说:“还有脸说,你那五层蛋糕是为了给我涂成雪人准备的,我这虽然是一层,却是拿来吃的,快切,再墨迹,一会儿全扣你头上去。”

  罗蓝笑嘻嘻地将刀递给了韩二,韩二一边接过来,一边小声骂骂咧咧地下刀切起来。

  刀子没入蛋糕三分之一深度的时候,突然“碰”一声巨响,韩二果然成了刚才他自己口中的雪人,奶油从他脸上往下落,犹如一道道美丽的波纹。

  蛋糕炸了!溅了他一身的奶油!

  “嗖!”地一下,李天湖率先从包厢里窜出去,跑的比兔子还快!

  “李天湖!你给本小爷回来,看我不奸了你!”

  可怜的韩二扒拉了许久,才将封住眼睛的奶油给扒开,恢复视线后没看到李天湖,气急败坏地给自己脸上随意一抹,不顾浑身的雪白就追了出去。

  罗蓝被这突来的爆炸给吓得差点丢了魂,身上也被溅了不少奶油,要不是站的远,这会儿估计和韩二差不多德性,看着炸的一片雪白的茶几,问韩叙:“他们跑去哪儿了?”

  韩叙居然一点都没有被溅到,显得是老早就有所准备,此刻却十分无奈地说:“别理他们,年年都这样,我早就习惯了。”

  罗蓝拿纸巾擦掉自己身上被溅到的地方,找了个干净的位置坐下来,屁股才刚挨着沙发,包里的手机就响了。

  罗蓝拿着手机不好意思地指了指门外,意思是要出去接个电话,韩叙一挥手:“去

  吧。”

  包厢里剩下了韩叙一个人,看着炸的到处都是的蛋糕不为所动,约莫五分钟后,她也走出去了包厢。

  在包厢门口探出头去,左右望了望,守在走廊上的服务员马上走过来问她需要点什么,韩叙摇着头走了出去。

  转角来到洗手间附近的走廊,听见两个男孩轻浮的调戏。

  “美女,去我包厢喝酒啊?”

  “就是,跟哥们在一起保证你快活,孤零零一个人在这有什么好玩的?”

  “你们走开!再挡着我就不客气了!”居然是罗蓝的声音,带着明显的不悦。

  韩叙远远地看过去,两个小流氓一样的男孩,正堵在洗手间外面的走廊上,把罗蓝裹在了中间,却并没有动手非礼她,而是一前一后的伸开双臂,挡住罗蓝的去路。

  “别这样嘛美女,哥们可没碰你,只是想找你玩玩而已。”

  “女人就喜欢口是心非,哥们懂你,跟哥哥走吧!”

  罗蓝走又走不了,气红了脸:“死流氓,再不让开,我叫人了!”

  罗蓝的话提醒了韩叙,她没有走过去,而是转身就跑去找韩二,果然,她折回去在自己的包厢门口,就看见韩二和李天湖,两人打打闹闹的正打算回包厢。

  “罗蓝被几个小流氓欺负了,你俩快过来!”

  这一喊,韩二和李天湖立刻冲了过去。

  韩二本身是个男的,平日里轻浮浪荡,比堵住罗蓝的两个小流氓那德性有过之无不及,只不过没有那两位这么无耻,边走边吹着口哨:“怎么地哥们,敢动我的人?”

  李天湖这个假汉子可没这么多废话,过去就朝其中一个小流氓的屁股踹了一脚:“d,是不是想找死啊?”

  两个小流氓立刻转过身了来,跟韩二和李天湖怼上了。

  “呦吼?要打架?你见我们碰那女人了?”

  韩二一把将小流氓推了个踉跄:“用眼睛看也不许,挖你的狗眼信不信!”

  结果四个人推搡着果真打了起来,一个跑一个追,一溜烟全走了。

  韩叙这才跑过去:“罗蓝,你没事吧?”

  罗蓝扯了扯自己的裙摆,喘着气说:“没事,我们快去看韩少爷和李小姐吧,别一会儿被人家给打了。”

  韩叙将罗蓝拉回自己身后,皮笑肉不笑地对那两个女孩说:“那样的男的,也就你们这种拿狗屎当宝的人,才会捧着怕人抢,让开!”

  “好吧韩大!”

  “罚酒三杯吧你!平日里跟李天湖一样的汉子习性哪去了?以后再听见你喊我二少奶奶,我不理你了!”

  拉上罗蓝从两个女孩中间撞了出来,韩叙还不愤地回头补了一刀:“想要贬低别人抬高自己的时候,好歹穿一身比她身上更贵的衣服出来,一身的地摊货你哪来的自信?几块钱的廉价化妆品刷的比墙皮还厚,在社会底层还混出优越感来了?呵!”

  另一个女孩也不甘示弱,眼神上下打量罗蓝了几眼,一脸的鄙夷:“瞧那样,一看

  就是残花败柳的老女人,见着男人就往上蹭,还自以为很有姿色,我看全身上下都是整出来的,浑身塑胶味熏死人了,出来卖估计也没人要吧!”

  韩叙偷偷观察着罗蓝,这位在她印象里挺强势干练的御姐,被刚才那两个女孩给贬了几句之后,就没怎么说过话,大概是真的气极了。

  换了往日处理别人的事情,罗蓝比谁都淡定,可以今天落到了她自己的身上,顿时气炸了头,连一句话都想不起来还击。

  端着酒杯轻轻碰了碰罗蓝说:“别郁闷了,这年头,什么人都有,没必要为了别人一句话弄得自己心情不好。”

  韩叙忽然趴在罗蓝的肩头哭了起来:“你没结婚不会明白的,我真的是感觉活不下去了。”

  韩叙抽泣了好一会儿,才转身去拿起一杯酒给自己灌下去:“我老公可能在外面有女人了。”

  韩叙假意不悦:“又叫我二少奶奶,我可是一直都拿你当朋友的,你不拿我当朋友就算了。”

  罗蓝拍着韩叙的背,满是忧思愁肠的说:“韩大怎么了啊?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

  进去里面一看,韩二和李天湖也像是刚刚才回来,显然是已经把那两个小流氓给治服了。

  合着这两个女孩是刚才那小流氓的女朋友,也是个奇葩了,自己男朋友调戏别的女人,不去管教自家男的,却来找被骚扰的罗蓝麻烦。

  罗蓝急了:“哪里啊,您本来就是二少奶奶,我只不过是个领工资的下人,是您不嫌弃抬举我而已。”

  似乎是酒逢知己,韩叙搂着罗蓝的脖子,口齿不清地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难处,别看我是个二少奶奶,我很多烦恼,你是不知道啊!”

  说完,韩叙拉上罗蓝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包厢,全然不理会身后那两个女孩的叫骂。

  大约是因为心情不愉悦的缘故,自称很能喝酒的罗蓝,没一会儿就有了醉意,微醺的时候,越是放开了喝。

  韩叙酒量本身就不怎么地,看着似乎已经有了五六分醉意,摇头晃脑的连碰杯都碰了好几次没碰准。

  罗蓝转头过来,勉强挤出一点笑意:“我没事,刚才谢谢您了二少奶奶。”

  罗蓝顿时被气的半死,且不说那两个女孩本身长的不咋地,就这说出来的话,明显是因为妒忌在强行在贬低她。

  只是经过这一闹,似乎没了开头的好心情,四个人闷声都喝起了酒。

  相互问了声没事之后,四人这才坐下来打算好好过个生日。

  罗蓝也大起了舌头:“您还能有烦恼,不愁吃喝,养尊处优的,换了我,做梦都能笑出声来。”

  那两个女孩拽模拽样的并排站在走廊上,一个过来推了下罗蓝的肩膀:“一个老女人,还敢勾引我男朋友,也不去照照镜子!”

  两人一杯接一杯的喝了起来,那边的李天湖和韩二自顾打打闹闹,也不参与这边两个女人的话题。

  两人刚想跟出去,不想转角走来两个衣着暴露的女孩,化着浓妆,身上喷着剧烈浓郁的廉价香水,还叼着烟,堵住了韩叙和罗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