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富豪诞生记 > 第473章,陈天修见杨桂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卧龙令!

  陈家家主陈天修的贴身令牌!

  能量巨大!

  此令一出,天底下,凡是属于陈氏的势力以及财力,全部听令!

  而且,此令牌,可号召当年跟随陈天修打下陈氏天下的那些老将!

  是陈天修隐秘力量的调令!

  君将令如果说是陈家明面上力量调令的话,那么卧龙令,则是陈天修隐秘力量的调令!

  包括调用他的影卫队!

  这枚令牌。世间仅此一枚!

  这也是云静,包括她背后的人,最想到得到的东西!

  那是陈天修的底蕴,是陈家的底蕴!

  可是现在,陈天修将这枚卧龙令,交给了江婉!

  此令牌拿出的刹那,整个病房内,那些嬉闹的影卫队。全部停止了嬉闹,无比追崇且恭敬的看向江婉!

  江婉不知道此枚令牌的重大意义,只是有些茫然的接过来,看了几眼。而后推辞道:"公公,这太贵重了吧,是纯金的,我不能收。"

  江婉还不知道陈天修的身份,那可是世间第一豪门家族的家主。

  是天心岛陈家的家主。

  是全球百分之七十资产的控制人。

  她只认为,这令牌好生奇怪,是纯金的,那肯定很贵重。

  她不能收。

  可是,陈天修摇摇头,道:"收着吧,这是我唯一能给你的,你是我陈家的儿媳妇,我这个做公公的,总得拿出点像样的东西来吧。"

  江婉推辞不得,只好点头收下。

  聊了几句,江婉犹豫半天,还是问出了口,"公公,我们家是做什么的?"

  陈天修微微笑,道:"这个需要陈平来告诉你。好好养胎,我还有点其他事要处理,就不久留了。"

  说罢,陈天修身后的中年男子,将陈天修身上的毛毯盖好,而后推着他就要出门。

  "爷爷,你要走了吗?"

  小米粒跑了过去,拉着陈天修的大手。

  陈天修溺爱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慈善的笑道:"好孩子,要听妈妈的话哦,爷爷下次来看你好不好?"

  小米粒重重的点头,鬼灵精的笑道:"那爷爷下次来看米粒,要记得给米粒买芭比娃娃哟。"

  陈天修开怀大笑,道:"好好好,爷爷下次给你买。"

  说罢,陈天修被众人推出病房。

  江婉抱着米粒,看着远去的众人,手里拿着那枚纯金的令牌。

  这令牌,到底是什么呢?

  这边陈天修并没有急着离开,而后淡淡的开口道:"她在哪?"

  身后不苟言笑的中年男子。弯腰道:"主公,我去就行了,您的身份太屈尊了。"

  陈天修轻咳了几声,摆摆手道:"总归是亲家,见一见吧。"

  说罢,那中年男子不再言语,推着陈天修去了隔壁的住院部。

  这会的杨桂兰,躺在病床上,整个人哀嚎着。

  手太疼了呀。

  虽然刚刚动了手术,但是麻醉期过去了,那是撕心裂肺的痛,让她永生难忘!

  该死的陈平,老娘不会放过你的!

  杨桂兰双手打着石膏,悬吊着,两眼无比怨毒的盯着天花顶。

  一旁的江国民也是无奈的摇头叹气。

  自己的老婆,又做错了事。

  而这次。陈平显然没放过她。

  江国民知道杨桂兰出事的那一刻,就已经彻底放弃了。

  "老江,我忍不了这口气,陈平他居然让人把我手打断了。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可是他丈母娘啊!"

  杨桂兰哭闹着,想要让江国民替自己出气。

  可是,江国民只是无奈的摇头叹气道:"你还好意思说?这件事难道不是你的错?万一江婉出了任何事,你担待的起吗?而且,你居然还雇凶杀人!"

  江国民心寒,没想到杨桂兰现在已经坏成这样了。

  杨桂兰恼怒,瞪了一眼江国民。骂道:"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吗?要不是因为陈平处处针对我,我能做出这种事吗?而且,你也不想想,最近我们家发生了多少事,哪件不和那个废物有关?只有他死了,我们家才能安稳!"

  杨桂兰争辩道。

  她可不敢把事情的真想说出来,她担心虞姬的报复。

  毕竟,事情搞砸了。

  而且。离虞姬约定的日子没几天了。

  她杨桂兰现在慌得很,手断了,这可怎么偷那个玉扳指。

  那个玉扳指到底是什么啊,很值钱吗?

  难道,和当初自己拿的那个翡翠玉镯一样?

  江国民听到杨桂兰这话,也是蹙了蹙眉头,脸色暗了下来,道:"你说什么呢?你这是雇凶杀人,是要坐牢的!还好没出什么事,要真出了事,你后半辈子就完了!"

  江国民无法想象,这句话是从杨桂兰嘴里说出来的。

  她莫不是疯了?!

  "放屁!"

  杨桂兰歇斯底里的骂道:"就他那个废物,死了就死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江国民无奈,杨桂兰这是彻底被仇恨冲昏了头脑。

  杨桂兰看着天花板,嘴里嘶嘶的喊着疼。这一遍一遍的疼痛,令她对陈平的怨恨更深。

  该死的窝囊废,迟早有一天,我杨桂兰要你不得好死!

  就在杨桂兰叽叽歪歪不停咒骂陈平的时候。病房门口,突然多了几个人。

  先是两个中山装的保镖进入病房,看了几眼,而后。才有一个老者坐在轮椅上被缓缓的推了进来。

  紧跟着,病房内站了八个中山装的男子。

  不动如山!

  气势巍峨!

  杨桂兰和江国民都看到了,全都一怔。

  "谁啊,哪来的糟老头子?"

  杨桂兰现在一肚子火气。看见这么个垂手老矣的老者,自然不悦。

  这是要死了送进医院来看病的?

  走错病房了吧。

  "滚出去!什么东西啊,要死不死的老东西,走错病房了。"

  杨桂兰又骂了句。

  她现在真的很暴躁。

  江国民还算好的,起身打量了几眼,就看出来对方来头不小。

  毕竟,八个中山装的男子护卫,这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啊。

  而此时,这几个中山装的护卫,听到杨桂兰如此大不敬,浑身腾起了刺骨的杀意!

  光是这八个人身上的杀意,就将整个病房快要掀翻似的!

  那一道道杀机,如同实质的利剑一般,直接贯穿当场!

  这要是换成任何人,敢对主公不敬,早就人头落地了!

  但是,来之前,陈天修吩咐过,不要轻易动手。

  江国民也不傻,这是一个恍惚间,他就如感觉自己被恶龙盯上了一样,那种浑身不自在,通体寒冷的感觉,让他很恐慌。

  "这个,请问,你们是?"江国民讪讪的问道。

  陈天修坐在轮椅上,眼神淡淡的扫了一眼病床上的杨桂兰,露出寒意。

  果然啊,这个亲家母真是不怕死的,完全不懂得尊重人。

  如此的泼辣无理,也不知道平儿这些年怎么过来的。

  "我是陈平的父亲,陈天修。"

  陈天修算是客气的了,朝着江国民淡淡道。

  但是,语气里已经充满了肃杀的寒意。

  杨桂兰和江国民顿时呆立当场!

  这个看样子随时都要死的老家伙,居然是陈平的父亲!

  那岂不是云静的老公!

  杨桂兰傻眼了,吓得心脏砰砰直跳。

  尤其是她的目光对上陈天修那一双古井无波的眼神,就浑身发颤,诚惶诚恐。

  太恐怖了,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啊,就好像,无敌的君王莅临天下一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