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宁小闲御神录 > 第886章 拔毒(为凌无邪灵宠蛋加更10)

第886章 拔毒(为凌无邪灵宠蛋加更1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蹲下身,揪住受伤修士的头发令他面朝自己,冷冷道:“你们还有多少同伴在这里?”

    这人虚弱道:“没……没了,就我们四个。”他说的是实话,也想少受些苦头而已,并且说不定还能借机进入部落营地,摸着符物返回云梦泽。可是利舍姬哪里肯信,向壮汉歪了歪头道:“带这两人去见大酋长。”

    换个角度想,她无意间抓住了妖族的奸细,大酋长论功行赏,她说不定也可以不做这凡人营地的巡牧人了。

    此时宁小闲突觉身边来人,抬头一看,却是谢环琅等人已经站到了紧边儿上。这里动静太大,早就惊动了他们,此时谢环琅也蹲下来,声若蚊蚋道:“这女人叫利舍姬,是这一片凡人营地的巡牧人,性格暴虐。蛮族将凡人视为自己的牲畜和私产,所以看管凡人的看守,就被称为巡牧人,意为巡逻放牧之意。”

    宁小闲却看出来,壮汉和利舍姬出手虽重,可是真正导致两名修士伏地不起的,恐怕乃是侵入了身体当中的煞气。这种东西连妖族都忌惮不已,也是蛮人赖以争夺天下的利器,用在凡人身上,怎不令他们欲仙|欲死?

    壮汉身上被扎出好几个指头大的血洞,可他有煞气护体,只这么会儿功夫血就止住了。他应了一声,正要将地上的女子拉起,那瘦削汉子突然嘿笑了一声,指着这女子对利舍姬道:“这个先借我用一用?大酋长可以先审那男人。”

    这名女子滚落在地,形色痛苦不已,身上更是沾满了尘泥。可是她的身材比这里的凡人女子更要丰润一些,并且利舍姬那一鞭子抽下,将她的葛衣都划破了,露出胸口一片雪白丰盈——修仙者进入第二幕天地之前,只用柞树叶汁涂抹了露出来的皮肤,哪里会顾及胸前?那汉子地位还在利舍姬之下,平时碰的女人也是又黑又丑,何尝见过这般美景。顿时瞧得眼都直了。

    利舍姬自然也看到了,呸了一声道:“不成,这等大事你敢耽误?”

    瘦削汉子苦苦哀求了几句,最后涎着脸道:“阿姊。我很快的,只要一格香时间!你先带这男人进去审问也是一样。”

    在宁小闲的年代,南赡部洲已经广泛使用日晷作为计时工具,计量时间可以精确到“刻”了;在神魔狱的最底层,阴九幽早在三万多年前为长天制造了水漏。提醒他时间的漫长;而在第二幕天地发生的这个年代,蛮人最常用的计时工具是“香”,也就是所谓的燃香计时,这是用特殊树木磨成粉末,并加入一些香料,再压入石模中定型,最后制成盘香。根据用途的不同,盘香的长短不一,但上面刻着的格子痕迹却长度一致的,点燃以后观察剩下的盘香长度。就可以测算流逝的时间了。

    瘦削汉子所说的“一格香”,就是指盘香燃烧一格的时间,也是约莫一刻钟左右。众所周知,空气的湿度、盘香本身的品质,都会影响燃烧。然而这可是在六万年前!能计时得如此精确,已经很不容易了。

    他和舍利姬一胖一瘦,体型恰是两个极端,居然是一母所生。利舍姬看来也拿这个弟弟没甚办法,被他求了半天,终于心软道:“快些跟上来。”向壮汉呶了呶嘴。两人押着男修士转身往部落驻地里走。

    瘦削汉子喜得喝了一声,俯身去抱地上的女子。她虽然被煞气侵入四肢百骸,备受煎熬,神智却还清醒。虽然对蛮语知之甚少,不晓得利舍姬两人的对话内容,可是看这汉子笑得猥琐来拽她,单凭女性直觉也知道大事不好,顿时挣扎不已。

    可惜她现在没有灵力神通在身,也只是普通凡人。加上受伤后手脚涩滞,哪里敌得过男人的力气?尖叫着被这瘦削汉子揪着头发从地上拖起来。他四下里看了看,恰好望向了宁小闲这一边的窝棚,于是伸手指过来,厉喝道:“滚出去!”

    看来是没法子置身事外了。

    宁小闲噌地一下站起,顺便将长天也拉了起来,闪身让到一边,空出这窝棚。

    瘦削汉子狞笑一声,抓起女子钻进了窝棚当中,开始撕扯她身上的葛衣,竟是要在众目睽睽之下一逞兽|欲。被这样的人占|有,真不如死了,那女修凄厉地哭叫挣扎,却哪有半分用处?

    长天却知道,自家丫头这么干脆地让人呼来喝去,必然是不对劲了,这厢低头看她,果然见她面沉如水,目光不善地盯住汉子,于是向谢环琅等人打了个眼色,后者皆会意,借着人群的掩护开始往外走。

    宁小闲悄悄往后缩,看似畏怯,实则离瘦削蛮人又近了一步,几乎站在他身后了。她从凡人时就能收敛自己的气息,这男人又色|欲薰心,哪里会管身后这群软弱得像仔鹿的凡人?此刻他撕开了女修的衣物,差点被这白花花的胸部和大腿闪瞎了眼,他吞了口唾沫,暗赞自己艳福不浅,然后一下子就压到女人身上去了。

    蛮人下|身穿的都是兽皮裙,这个时代当然是没有亵裤这种东西的,所以一掀皮裙就能办事。

    宁小闲瞟了瞟走向远处的涂尽等人,接着双目垂下,看似事不关己,紧贴着她的长天却觉出她肌肉微微绷住,呼吸反倒变得绵长,显然一出手就会是迅猛之击。

    她不是不晓得此刻出手可能引发造成的后果。老实说,若是利舍姬等人在她面前将这名女修直截了当地杀了,她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毕竟闯入固隐山河阵的每个人生死自负,谁又能奢望别人相救?可是她却无法坐视同性在面前遭遇施暴,这已经超过了她的底限;再则,若是让利舍姬将这几个俘虏押回去审问,恐怕土合部落就要着手清理周边的凡人营地了,届时他们这些外来者何以遁形?

    她和长天都不相信,这么庞大的营地无人管理。近万人的居住区,放在外头的南赡部洲上都相当于好几个镇县的人口总数了,难道蛮人当真是不闻不问吗?

    对于这些营地中出现的新面孔,平时蛮人就算看到了也不会太在意,毕竟谁会介意自己的羊圈突然多出好几头羊?荒野中危机四伏。蛮人虽然将人类当作奴隶、当作牲畜看待,但至少在这里还有口饭吃,蛮族卫兵也时常在附近巡逻,因此人身安全好歹也有些保障。所以这个部落是时常有逃难的人类过来投靠的。

    可是若进入战备状态,那可就不一样了,这些外来者很可能就会被当作妖族的奸细抓起来拷问。

    这对想要寻找木之精的宁小闲等人来说,就极是不利。他们最不想掺和的,就是蛮族和妖族之间的这场战斗了。

    这时候那名女修提腿去踢蛮人。反倒被他抓住了拉开,随后在女人绝望的眼神中伸手掏摸了几下位置,笑嘻嘻地就要提枪上马。不过就在此时,他耳中突然听到一个冷漠而富有磁性的声音说了句:“动手。”

    这两个字乃是用南赡部洲的人类语言说出来的,他听不懂。可是这声音当中包括的那种上位者的威严和气度,他却只从土合部落的大酋长那里感受过,却绝未想到在这些低贱人类的营地里也能听闻,不由得怔了一下。

    也就这一下走神,他突地感到脑后泛起了微微凉意,颅内一紧。接着眼前就一片漆黑。

    他自然看不到,长天一声令下之后,谢环琅突然将紧扣在手心的圆球狠狠往地上掷去。圆球触地之后当即爆开,带出“啵”地一声震响,随后就是大股青色的浓烟滚滚而起,迅速覆盖了方圆十丈范围!

    站在这浓烟当中的人,不仅见风流泪,并且还闻到了极呛鼻的味道,似乎顺着气管吸进去之后,连肺部都被炙得火烧火燎地。疼得要命,却偏偏是吸口气就想咳嗽,而且越咳越想咳,一弯腰就停不下来。

    这却是乾清圣殿特制出来给门下应付危机的小道具了。其实是某种植物成熟后的果实,落地炸裂之后喷出来的不是烟也不是雾,而是肉眼勉强可见的细小疱子。通常来说,这些小生物会随风而行,到新的地方去落地生长,但是它们对于人类的眼睛和气管、肺部却有极强的刺激性作用。当作烟雾弹来使用以搅局,当真是再好不过。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利舍姬和壮汉也才走出了三、四丈距离,闻声回头的时候,宁小闲恰好将獠牙从瘦削汉子的颅后拔了出来。她出手轻灵却狠辣,乃是从枕骨下方的软缝当中入刀,直直将獠牙自下往上直推进去,不须锋刃全进,对方就已经瞬间毙命。这种出招方式除了杀人简便之外,还有个好处是拔出匕首的时候,脑浆和血液的混合物只会缓缓流出,却不会直接喷溅到她身上。

    此时她倒有些可惜这种方式杀人太快,让这施暴者体会不到应该有的痛苦。

    瘦削蛮人立刻倒了下去,压在女修身上,惹得她尖叫不已,随后就是咳个不休。她正被呛得涕泪满面,身上的重量突然被移开,接着有个悦耳的女声在她耳边道:“往西跑,你同门进了那边的森林。”身上被盖了一样东西,她伸手一摸,却是一套葛衣。

    她如何不知道有人暗中救了自己,当即翻身而起,低声感激道:“我叫黄萱,大恩容后再报。”此地不宜久留,她忍着身上煞气带来的痛苦拔腿就往西跑,连新的葛衣也来不及换上。人在危机关头焕发出来的能量很大,她带伤而行,居然也若小鹿一般迅速跑远了,将这个战场远远地甩在身后。

    这厢利舍姬突见变故也是呆了一下。她毕竟只是个巡牧人,只能仗着几手神通镇压凡人,却不是正儿八经的蛮族战士,反应明显慢了半拍。待她回过神来,才大喝了两声,估计喊的就是那瘦削汉子的名字。

    滚滚绿烟中自然不会有人回应她。

    利舍姬再驽钝,也知道出了变故。她做出来的下一个动作,却连一直关注她的谢环琅等人都呆了一呆:这女人居然从壮汉手里拽过男修,喝了句:“你去看看怎么回事!”然后押着俘虏头也不回地往部落驻地跑!

    这女人看着粗壮若熊,却原来是胆小如鼠的,见势不妙,首先想到的居然是逃跑,连弟弟的性命也不顾了。她若是冲进绿烟中来,旁人还好对付她,可她这样往外奔逃,其他人反倒有些头疼。

    宁小闲等人早就屏住了呼吸,涂尽对谢环琅道:“女人交给你,要活的。”大步迎着壮汉而去。

    这名壮汉见得眼前浓烟滚滚,几乎伸手不见五指,早就运气遍及全身,又拿出了横练太保一般的身段。浓烟中,突然有微风响动,似是有物向他袭来。

    他侧身闪过,然后迎拳撞去,他却击了个空。

    他正要再出拳,眼前突然有人影一晃,直似要撞入他怀中,迅捷得肉眼都跟不上。他还来不及伸手回防,就听到“噗”地一下很细微的声响,跟着心口处突然传来可怕的剧痛。

    这还是他头一回知道什么叫做“撕心裂肺”。他垂下目光,看见眼前站着一个枯瘦黝黑的男子,面貌和普通凡人没甚两样,看待他的神色却冷淡得紧,就像他自己看待圈中的羊鹿、树洞里的蚂蚁一样。

    对了,这人手里还握着一颗热气腾腾的心脏。

    “你慢了。”长天对涂尽道,顺手丢将这颗兀自跳动的心脏丢到地上,在还未倒下的尸体上擦了擦手。

    涂尽耸了耸肩。

    利舍姬拖着俘虏,正忙着逃跑,也看不到这里的局势。但她没跑出几步,眼前就似有虚影晃过,接着脖子突然被勒紧,偌大的身躯像是撞上城墙,几乎被弹回来。(未完待续。)

    PS:  8000字完成,呼~

    这次大封推的效果,直接决定了编辑以后还会不会给我这个好榜位,

    所以向各位看倌求粉红票、推荐票~和订阅。

    谢谢大家,另再推一次闺蜜的书,宋御的《本宫有点烦》(书号3459295),文风欢脱,情节紧凑,水云自己也在追的。看着皇帝各种花样犯作,很好笑。

    简介:

    大晋后宫第一届作死晚会正式开始

    下面由沈皇后致开幕词:

    本宫最近有点烦有点烦

    死了一次又一次不算完

    皇帝他还总是秀下限

    本宫的日子越来越艰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