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宁小闲御神录 > 第606章 阴九幽其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从储物戒中扔出来的却只是一样两样物事,反而在这浓雾之中有东西坠地的声音,还能给追赶者指引方向。七仔气得翻了个白眼,他也不笨,此刻看出这小小女子是在故意拖延时间,迟迟不收起南明离火剑,好等待师傅上来救她。

    宁小闲毕竟是走直线追赶他的,不出十几息的功夫就渐渐迫近了。她也猜到了七仔遇上的难题,看准了他的方位,传音道:“再有人上来抢夺,打碎他们的面具!”

    有面具遮挡,这些人才敢肆无忌惮行抢。七仔得她提醒,茅塞顿开,果然先后出手三次,打碎了三个人的面具。

    面具一去,这几人身形面貌立现,愕在当场。旁边的人一看,都恍然:原来是他!更有倒霉的,恰好在对头面前显了形,立刻就有人不发一语地提起兵器来攻,他哪里还顾得上抢夺神剑?

    这一招果然有效,他只打破了三个面具,几乎就没人敢上来尝试了,毕竟七仔的身手太快,来人若无必胜的把握,面具几乎是一定会被他打烂的。

    宁小闲脚下发力,轻轻几纵,眼看要赶到他身边,此时却又有一个身影从浓雾中跃了出来。她刚捏紧了手中的武器,这人却低声道:“是我!”听声音乃是鸠摩,宁小闲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下一瞬却是吃惊。

    鸠摩手捂着左胸,脸上被面具挡住了看不到表情。宁小闲神念一扫,顿时发现她左胸口微微凹陷,似被钝器击伤。以鸠摩的本事,也只有肉搏型的巨力之士恰好克制她的神通,这是多数禽妖的软肋。

    “是寒琼仙子?”鸠摩毕竟有渡劫前期的修为,寒琼仙子有这等本事能击伤她?

    鸠摩摇头,咬牙低声道:“不是寒琼仙子。我甩脱她之后,半路有人死咬住我不放,难缠得很。”

    她的毒能融金铄铁,居然有人凭血肉之躯能抵御得了?宁小闲微惊,鸠摩已经朝某个方向呶嘴道:“来了!”

    宁小闲并不应战,而是拉了鸠摩反身就往七仔那里冲去。早一刻将余英男拿在手里,她才能安心。鸠摩伤势颇重,速度慢了很多。宁小闲伸出右手扶在她肋下托住了,放开疾奔,跑得并不比她一个人的时候慢。

    后腰上的疼痛越发剧烈,她知道这是受青索剑的特性影响,伤口处蠢蠢欲动,甚至想要自行撕裂。时间宝贵,她腾不出手来处理伤口,只用神力将它裹住,令其无法扩散,只是鲜血也从伤口处不停地渗出,后襟上已经是一片淡粉色。鸠摩嗅到了,担心道:“你受了伤?”

    她摇了摇头:“不妨……”“事”还含在嘴里,已经有个厚重如山岳的巨大黑影从左侧扑了过来,带起呼呼的风声吹得她额上发丝飘拂。

    果然很有威势。宁小闲左手执出妖颅,却没有硬拼,而是轻灵的一个闪身,避开了对方的两记重击。这敌人也没想惊动太多人,所以两拳抡空之后力道就轻轻收起,击到了地上之后如中败革,只发出了“噗啦”的低沉声响,看来也是力气收放自如之辈。

    它化出了妖身,面具就挡不住本来面貌了,所以她能看清这家伙的真身是一头巨大的砂犷兽,这种生物脑袋像牛,长手而短脚,甚至能像人猿一样站立,巨掌抵得上半扇木门,并且它的整个体积不比犀妖来得小,力量还尤有过之,喜欢生撕虎豹。

    宁小闲却皱了皱眉,这家伙的力气的确很大,那几记重拳也分外有劲,论灵活度也是很不错了,但若说这种程度就能伤得到鸠摩的话,那么渡劫期的妖怪也太没用了。身旁的鸠摩神色一动,指着前方道:“小心那边……”

    还有其他敌人?宁小闲闻言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却只看到一片乳白色,心中一惊,立刻知道不好了。

    然而已经晚了。

    “鸠摩”原本无力下垂的手已经翻了起来,将一支锐刺从她后腰上的伤口直直扎了进去!

    这个“鸠摩”竟然是外人模仿了她的声音假扮的!她还紧紧靠在宁小闲身上,后者怒叱一声,右手飞快抬起,在对方颈上一扭。她这一下含忿出力,劲道殊为凶猛,只听“喀喇”一声,这名刺客的脖子就已经被她反手扯断,只有皮肉还松松地连住。可是这人也当真剽悍,没了脑袋之后,手上的力道竟然毫不松懈,反而又执着刺往里面硬捅了三分,几乎将整支凶|器都深深扎入了她的身体之中。

    这人行刺时激发了她的护身罡气,可是这也不知道是什么妖种,居然能无声无息地突破罡气防护。锐刺扎入时,她的肌肉亦是一紧,将这支锐刺牢牢夹住,苦修导引诀多年的功效显了出来,否则这一下就能将她单薄的身体捅个对穿。

    她放手抛下尸体,却被带得身体一晃——那家伙竟然手中还捏着锐刺不放。宁小闲伸手要去掰松它的拳头,却发现这根锐刺竟然是长在它胳膊上的!这大概是类似于螳螂一类的妖怪,肢体前端天生就有尖锐的骨刺,这一记行刺只是局部化出了真身,她想要脱离这具尸体的纠缠,就非要将它的手给剁下来不可!照此说来,它被拧断了脑袋还能如此凶悍也不奇怪了,虫妖的生命力远比一般妖怪更加顽强,

    而在此时,砂犷兽的攻击又已到了。它个头虽大,心眼儿却不傻,宁小闲在它眼前受了重伤,这等便宜自然要大捡而特捡,所以又是一记重击拍至,而且比先前的攻击快了不知道多少倍,几乎巴掌甫一扇出,带起的劲风就已经扑面而来。她这才知道,这看起来像傻大个儿的家伙,先前还留了手,为的是等她松懈了警惕之后,要来这致命一击!

    她才堪堪直起了身,腰上就突然炸开了惊人的疼痛,令她眼前一黑,几乎要弯下腰去——刺客的那一记袭击极精准也极讲究,没有击穿她的身体,却严重地损伤了她的内腑,除了肌肉被剧烈割伤之外,左边的肾脏这一回终于没有幸免。即使以她的耐力,这也是几乎无可忍受的重创!

    肾在五行中主水,其精气的蒸腾气化,对于人体津液的平衡起着主宰和调节作用。修仙者虽然身体强固,却更重内脏的养护,许多口诀中都有类似于“肾者水脏,主津液”之说。这刺客出手极其歹毒,竟是从她先前被青索剑所击的伤口刺入,斜着刺破肌肉、血管、肌腱,最后才捅伤了脏器。内脏和骨头的伤最是麻烦,她不须细看,都知道以自己的体质受了这一击,正常情况下不好生休养个四、五天都不会痊愈。可是眼下哪来的时间让她养伤?

    砂犷兽的拳头已经击到她面前,沉重的劲道带动猛烈的风声,像是都能将她这小身板儿吹跑,并且她也知道,以自己现在的情况硬接这一击是不明智的,用力时绷紧全力肌肉,更会引动伤口迸裂、血液加速,恐怕失血就更快了,并且青索剑自带的撕裂效果还没有消失,现在她都能感觉到伤口蠕蠕而动,正千方百计地想要扩张。

    她只得勉强用神力锁住伤口,一手抓住刺客的尸体,一手在砂犷兽来袭的拳头上轻轻一按。这个当口,她的判断仍是精准无比,居然不退反进,往前还轻轻跃了一步,对方的拳劲尚未用足,她就抓着刺客的尸体腾空而起,右脚足尖反向发力,居然借着砂犷兽的力量,打横着飞了出去!

    砂犷兽这一拳,不仅没将她击倒当场,反而成了被借势的东风,令她借力迅速掠往七仔的方向。她眼下身受重伤,以她自己的体能,恐怕是跑不了这么快的。

    只是毕竟用了力,虽然她将全身重量都放到了右腿上,但毕竟牵一发而动全身,自然也扯动了伤口。等她落地之后,脚下终于打了个踉跄,脸色发白。她也顾不得许多,反手一剑将刺客的胳膊切了下来,这才将尸体丢在了一边。

    她没敢去拔身体里头的锐刺,虽然这刺上也像是抹了剧毒,正在勤快地扩散,她都能接收到身体里面传来的麻痒感。要知道,螳螂类生物的前肢,都是带有锯齿形的倒钩,若是贸然拔出来,恐怕她真要大出血而亡了。

    现下她和七仔的距离不过十五丈,即使有白雾的阻隔,他也感知到了她的气息,尤其是闻到了她身上浓郁的血腥气,此时一声惊呼,就往这里扑来!

    她咬了咬牙,忍住身体|内部传来的可怕疼痛,一边往口中塞了药丸,一边往七仔方向疾窜而去。只需要七仔替她一挡,她就能腾得出手了。

    到了此刻,宁小闲的身体虽然受了重创,头脑却越发清明:暗中一定有人利用了场中的形势,对她布下了杀局,并且这人,很可能不是金无患!

    是戚长老,还是鸣水宗人,又或者,是阴九幽?在浓雾中,对方又是怎样准确定位她和七仔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