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22.一波平了一波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顺才怎么琢磨,都是觉得是姜姨搞鬼的可能性大。

  他武斗起家,还是有几分胆子,比他那个笨儿子张建军强多了。

  而且,姜姨颇有几分姿色,他一直惦记着人家,只是姜姨厉害,他没机会下手。

  这一回,他认定了是姜姨捣鬼,岂有放过她的道理?

  起了色心,他就愈发不信有什么鬼,愈发地胆大起来。

  晚上的时候,看到张顺才自己过来,姚远也是吃了一惊。明明知道屋里有鬼,这老家伙还敢过来,胆子可是不小。他都怀疑自己搞的那个东西,能不能吓住张顺才了。

  头一天晚上,张顺才心里也是忐忑。虽然他猜测是姜姨搞鬼,可万一不是呢?所以,他整晚上也没怎么敢睡觉,手里拿根木棒,神经紧张。

  可是,一晚上什么事儿也没有。

  第二天还是没有什么事儿。

  他心里更加认定,就是姜姨搞鬼。这臭婆娘知道他胆子大,在这里睡,她不敢来了。

  连续两天没怎么睡好,第三天晚上,他坚持不住,心里一放松警惕,就睡了过去。

  睡到半夜,屋里传来过去那种挂在墙上的老钟表报时的声音:“当——当。”

  张顺才迷糊着,心说是半夜两点了。

  接着,他就清醒了。这屋里没有挂钟,哪来了响声?

  还没容他想明白,一个女声响起来:“张顺才,我们家老姚,打了一辈子仗,立功无数。为建这个工厂,呕心沥血!你算个什么东西,竟敢趁当工宣队长的机会,网罗他的罪名诬陷他,指使学生们斗他?这还不算,你还指使造反派押着他游街,往他嘴里灌屎尿!善恶到头终有报,你干的坏事,阎王爷那里都给你记着!张顺才,你的报应到了!今天,我就要给我们家老姚报仇,给那些被你斗死的冤魂们报仇!”

  张顺才听着,开始还以为是姜姨。可是越听就越不像了,因为这声音没有来源,好像在墙里,又好像是从地下传出来的,有时候还好像就在耳边。

  姜姨文化水平有限,如此文绉绉的语言,也不是姜姨能够说出来的,分明就是大傻他妈才能有的腔调!

  他越听越怕,那声音也越说越严厉,最后竟然变成了一种带着尖啸的嘶嚎。

  他已经吓得浑身颤抖。就在这时候,一个巨大的黑影,从窗子外面迅速飘过来,撞得窗子“咚咚”直响,一个劲摇晃,窗框四周的尘土扑簌簌落下来。

  那窗外的黑影巨大,移动迅速,在皎洁的月光衬托下,愈发显得狰狞可怖。这绝对不是人,更不会是姜姨可以搞出来的。

  那黑影撞了许久的窗户,没有撞开,又飞到外屋门口去撞门,门也被撞的“哐哐”乱响。

  许久,黑影消失了,屋里恢复了寂静。

  张顺才不敢出门,因为那个鬼就在外面!

  约摸半个多小时之后,屋里的声音又响起来:“张顺才,你坏事做绝,如今又来惦记我们家大傻的房子!你一天不死,我这冤魂就一天不走,我要为我们家老姚报仇——报仇——”

  屋外的黑影再次出现,窗子、门同时乱响,耳听的“哐”一声响,屋门似乎被撞开了。张顺才眼前一黑,给吓昏了过去。

  第二天日上三竿,张顺才还没有从姚大傻那边回来,在他婆娘逼迫下,张建军和张建国弟兄俩,才战战兢兢去那边找他们的老子。

  姚远已经出门去扫大街去了,西屋门锁着,没人。东屋的门从里面插着,张建军扒在窗户上往里看,只见他爹坐在炕上,身上披着被子。

  弟兄俩叫门不开,只好把门撞开,进到里屋。只见张顺才坐在坑上的被子里,浑身一个劲发抖,嘴上哆嗦着,一个劲说:“有鬼,有鬼,真的有鬼……”

  张顺才从此落了个手脚哆嗦的毛病,半个月以后才能正常上班。就是在东边自己屋里住着,他都心有余悸,唯恐大傻他妈追过来。可他又不敢搬家,闹鬼的事,已经在村里传的沸沸扬扬了。

  那个时代,是破除迷信的时代。做为干部,张顺才就是心里笃信有鬼,也不敢说出来,更不敢因此搬家。这事要是传出去,让别人知道他因为怕鬼而搬家,这干部还怎么当啊?

  而张建军结婚,打死他也不敢在姚远这边住,直接去农村租房子去了。

  姚远那套空出来的房子,因为闹鬼的事情变得神秘而可怕,谁也没有那个胆量过来住,就一直那么空着了。

  姚远当然不敢把真相揭开了。张顺才是厂里的二把手,要是知道是姚远捣的鬼,岂能善罢甘休?这事儿也就只能装作糊涂,顺其自然了。

  如此疑神疑鬼过了许多年,这事儿才彻底平息下去。

  最高兴的,就是姜姨了。

  张顺才那个老家伙,经过这一次惊吓,老实了许多,见面也客气的很,一口一个“他婶儿”的喊着,主动打招呼,再没有打她坏主意的念头。

  她心里知道,那是让她装大傻他妈给吓得,怕大傻他妈真的找他报复。

  想到这些,她心里总是憋不住想笑。这个大傻,那些文绉绉的词儿,他是怎么编出来的?她光在家里念那些词儿,练习就练习了两天呢。

  五月中旬的时候,姚远在院子里种的麦子就熟了。刘二赶过来看了看,说这里见阳光少,种的虽然不错,可是麦子会熟的晚,可能得减产,要姚远晚两个星期再割。

  果然,麦子收了以后,只有六十来斤,去掉麸皮磨成面,也就有五十多斤。

  有五十多斤也不错,够美美吃白面馒头了。姜姨把麦子让姚远推着,去五里地以外的农村,那里才有磨面粉的。

  出了十斤精面留着做面条,其余就全是黑面,掺些棒子面,隔几天就可以蒸一顿杂合面的馒头,大家一起吃。

  就是这杂合面馒头,也比棒子面窝头好吃多了。

  收了麦子,姚远没有再种棒子。院子里阳光少,又窝风,种粮食产量低,浇水浇的屋里还潮湿。

  他在火车站干搬运工,定量每月四十五斤,不种地也基本够吃了。

  再说了,张代表已经成为矿机的一把手,还不时过来看他,给他带些吃的用的穿的。人家是履行对姜姨说过的话,拿他当儿子看了。

  张代表都说了不让种地,自己再种下去,等于是不给人家留面子。那可是帮他的恩人,不能这么干。

  他重新把地压实了,只在靠南面院墙的地方,留了一溜地。挨着院墙种一溜黄瓜,在院墙上搭了竹竿,让黄瓜秧子往院墙上爬。接了黄瓜可以当水果生吃,也可以用来炒菜。

  另外,又挨着黄瓜地外面,再种一溜韭菜,到时候割韭菜包水饺,烙菜饼,姜姨就不用花钱去买。

  看看还剩下不少空地,又种了些香菜、葱、蒜,还种了几颗西红柿。只占院子一半的地,离开房子一米多远,屋里就不潮湿了。

  六月底的时候,姜姨家里来了一个青年,说是和姜抗抗一起插队的。姜姨就急着问姜抗抗在那边怎么样了?这死丫头要强,吃多少苦都不肯和她说,来信只说自己过的挺好,要她妈放心。

  可是母子连心,她越说挺好,姜姨就越不放心。

  果然,那青年说,姜抗抗已经不在公社工作,又回到他们插队的那个生产小队了。

  姜姨就问:“为啥呀?这丫头,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不和我说呢?”

  那个青年叹息一声说:“阿姨,其实,抗抗在公社,工作一直很积极。可是,她长的漂亮,让公社一个领导看上了,非逼着和他好。抗抗性子拗,当然不肯答应。知道得罪了他没法在公社待下去,就主动要求回来了。”

  姜姨就严肃了脸点头说:“抗抗做的对。我们穷人家的孩子,就是得有志气!”

  那个青年就又叹息一声说:“可是,那个领导不算完啊。他到处散布谣言,说抗抗作风有问题,还,还和我搞破鞋,不许大家和她在一起,要孤立她,斗争她。其实,抗抗和我什么关系都没有,就是一般同志关系。我也是因为脾气不好,得罪过那个领导,他才这么报复我们。

  现在,小队里几乎所有的人都不敢接近我们,工分我们也最低,根本吃不饱!我实在受不了了,这才回来找关系,准备调离那个生产队,或者干脆回城待业。

  抗抗在那边,日子很不好过,我就是过来和你说一声,赶紧想办法把她弄回来吧,要不然,早晚会出大事!”

  姜姨一听就急了,可她一个小老百姓,能有啥办法把闺女给弄回来呀?

  她在屋里转半天圈子,就想起姚远来了。她已经知道,姚远绝对不是傻子,不但不是傻子,而且诡计多端,连一肚子坏水的张顺才,都让他给治趴下了。

  这时候,姚远还在街上扫地呢。她顾不得了,跑到街上,找着姚远,拉着他的手就往家里拽。

  姚远让她稀里糊涂给拽回来,在外屋坐着,那青年就又跟姚远说一遍抗抗的情况。心说就这么一个和他年龄差不多大的人,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果然,姚远没什么办法。听了他的诉说,半天不言语,最后才说:“行了我知道了,谢谢你啊!“

  送走了那个青年,姜姨就几乎要趴在姚远脸上问他:“大傻,你说,这可咋办啊?”接着就哭,“我的抗抗啊,都是妈害了你!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你去兵团呢!”

  姚远让她闹的心烦,可心里也明白这当娘的心,不好说她,只能自己闷声不响地想主意。

  姜姨沉不住气呀,看着姚远低着头不说话,就又催问说:“大傻啊,你无论如何得想办法救救抗抗,哪怕你把抗抗弄回来,姜姨把她许给你当媳妇呢,总比便宜了那个混蛋强啊!你想到办法了没有啊?”

  姚远无奈地抬起头来,看着姜姨苦笑说:“姜姨啊,我就是想办法,你也得给我时间,让我慢慢想啊?”

  现在,他已经锻炼的说话一点也不打顿了,只是守着外人,才故意装傻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