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锦华谋 > 第九十四章 龃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些说人长舌的人,自己又能好到哪儿去?智者不语,君子寡言,那些动不动就喜欢品评别人的人,定不是什么大德君子,是真正的长舌。”程锦一哂。

  “是极,是极,还是阿锦说的有道理!深得我心!”安阳公主哈哈大笑。

  常阳公主的脸上也泛起一丝浅笑,程锦这话乍听起来,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

  “等开了春假,你就要同我们一块儿去上学了,女学的规矩多,要求又严,我本担心你不适应,如今看来,你倒挺会讲道理的,到时候怕是先生们都说不过你了。”

  “公主实在是抬举我了,我宁可在侯府的族学里读书。”程锦苦着脸,进了女学,得日日住在国子监,不便偷懒,实在是同坐牢没什么区别,何况如今的侯府似乎也并不太平,她还真是放心不下。

  安阳咧嘴笑了起来,一副“看你不开心,我便放心了”的模样。

  “我当年进女学的时候,没少私下里哭鼻子,宫里已经够不自由了,女学比宫里还要无趣!最可恶的是那些规矩,比宫里的还多!到时候莫要指望我护着你,我自个儿挨的罚怕是也不比你的少。”

  程锦愣了一下,国子监的女学是她前世一手创办的,鼓励女子读书求学,讲的便是“自由”二字,哪来那么多规矩要求,不由得奇道,“女学的规矩很多么?”

  “那是自然,”安阳公主苦着脸道,“便是我同皇姐在女学读书时,也只能住在女学,不能回宫呢,轻易不得出学堂,你若想出一趟门,还得让舅母亲自去向学监请假,咱们的学监是鸿胪寺卿夫人兼着的,她娘家是一等一的清流,最是不好说话,眼里只有那些清贵人家的名媛千金,便是对我和皇姐也看不上……还有,还有女学只肯让我们带一个侍女,许多事都少不得自己动手……”

  安阳公主是金枝玉叶,身边的宫人有数十人,自是过不惯那种亲力亲为的日子,但对程锦来说,这倒算不得什么,唯一苦恼的是入了女学,再想像如今这样三不五时地溜出去是不可能的了,隆庆帝正是瞅准了这一点来整治她的呢。

  若只是玩,忍忍也就罢了,偏偏她体内还有一条蛊虫,这一时半会儿的虽是镇住了,但终究是个隐患,她得在进女学之前,尽快解决掉它。

  “皇姐,你说是不是?”安阳公主抱怨完,还意犹未尽地拉着常阳公主。

  “嗯,什么?”常阳公主正望着御花园外的一处发愣,被安阳公主一拉,这才回过神来。

  安阳公主眼尖,发现了花园外闪过的一角衣袍,恍然大悟道,“我当你发什么愣呢,见到绍安哥哥的衣袍就这般神不守舍,若是当面见了他,岂不是连魂都给勾走了?”

  “安阳!”当着程锦的面儿,被这么奚落,好脾气的常阳公主也有些恼怒了。

  “我又没说错,你每回都这样,就连‘文绍安’三个字都听不得……”

  “好了好了,别说这个了,你们说到哪儿了?”常阳公主又羞又恼,但也知道安阳公主执拗又娇纵,她要是真和她闹起来,恐怕她会当着程锦的面继续说个不停,只得强抑下恼怒,生硬地岔开话题。

  两位公主虽是同胞姐妹,但安阳公主一出生便是公主,又因为是幺儿,很得先帝疼爱,自小就十分骄纵,兄妹三人中行二的常阳公主要更懂事一些,早就习惯了事事都护着妹妹,让着妹妹。

  “我一想到日后也要去女学读书,就愁得连逛花园的兴致都没了。”程锦愁眉苦脸道,。

  常阳公主朝程锦投去了感激的眼神,她却恍若未觉,似是完全没注意到安阳公主方才说的话,也没注意到两位公主的龃龉,一直在为自个儿读书的事儿苦恼。

  常阳公主的心里舒坦了不少,笑道,“女学哪有安阳说得那么可怕,先生们都是再慈蔼不过的了,安阳方才是在逗你玩儿呢。”

  “常阳姐姐,你能不能帮帮我同皇上表哥说一声,我在家中族学读书便好了,为什么非得去女学呢?”程锦的小脸皱成了一团。

  常阳公主笑出声来,“你莫听安阳胡说,女学可比你们府里的族学强多了,不知道有多少名门淑媛想入其门而不得呢,皇兄给了你这个机会,你可要好生珍惜才是。”

  安阳公主在一旁捧腹大笑,“阿锦,你不用怕,钤姐姐也在女学读书,你们姐妹俩正好同我们俩正好作伴。”

  宫里的公主除了常阳和安阳姐妹二人,还有几位公主,但只有她们二人是隆庆帝一母同胞的亲妹妹,故而在宫里最受看重和奉承。

  但她们和那些公主、郡主们的关系一直不甚亲近,因为程太后的缘故,她们同程家的小辈们要更亲近一些。

  “阿钤的脚伤还没好么?”提到程钤,常阳公主立刻关切地问道。

  “大夫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怕是还要在家里休养些时日。”

  “那个萧清明真不是东西,护国公府的那些人也不好,明知道钤姐姐在庄子上,还有意把萧清明这个浪荡子给放了进来,都是他们害得钤姐姐受了伤,等钤姐姐下回来女学读书的时候,怕是已经入夏了。”安阳公主一脸遗憾道。

  “脚伤重要,你帮我带句话给阿钤,让她好生养着,莫要太过着急,我得了空便去瞧她。”常阳公主柔声道。

  她的性格同程钤相似,两个做姐姐的,都是稳重柔顺之人,又是表姐妹,平日里的关系极好。

  “你前些年一直傻着,怕是大字不识一个,女学里教的东西很难,你能跟得上么?”安阳公主想象程锦在女学里手忙脚乱的样子,竟笑了起来,“这样也好,你要是有什么不会的尽管来问我。”

  “就你这样还好为人师?”常阳公主没好气地转头对程锦道,“你道安阳为什么如此热心?她平日在学堂里最是顽劣,回回都要挨先生的责罚,这是拉你来做垫背的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