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星际法师行 > 第两千三百四十章 不好意思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轰隆隆!

    轰隆隆!

    一阵一阵的巨响,好似雷鸣又好似山河崩塌。

    伴随着响彻天际的轰鸣声而来的是一阵地动山摇,帝都星仿佛一颗被不断晃动的沙球,来来回回在小范围内颠簸动荡。

    上一秒你还笔直的脚踏实地下一秒便可能头朝下不断坠落,前一秒觉得自己轻盈的好似小小鸟后一秒立马感觉泰山压顶无法呼吸,在重力指数增长与消减之间,帝都星上每个人都体验了一把星舰重力系统失效坠落时濒死的感受。

    当所有一切最终尘埃落定,身体落到地面实处不再感觉重力失衡时,众人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的躺倒在地面上。

    嘭,

    砰砰,

    连续的巨响声终于结束。

    帝都星一望无际的荒野沙漠之上,一座座分散在各处的浮空堡垒城市此时多半歪斜倒地。

    因为在空间融合过程中的重力变化使得浮空城市堡垒失控,这会儿坚持浮空的绝对是幸运指数爆棚。

    六号堡垒城市并不在幸运儿之列,整座城市倾斜横向倒塌,以至于城市内所有建筑跟着翻了跟头,九十度角歪倒。

    安防区自然也没有幸免于难,整个安防区随着城市堡垒的倒塌一起倾斜。

    墨夜正襟危坐还没听见里格尔的回应,耳边只剩下巨响,整个世界瞬间颠倒。

    当一切终于回归平静,除了视线横倒似乎并没有其他变化,墨夜站起身。

    身周的力场在一瞬间再次转变。

    四周看不见任何人,空空荡荡一片灰白,没有阎安,也看不到板砖,包括安防区里其他人,什么都没有,只剩下墨夜一个人。

    “小七”

    “小七”

    连唤几声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空空荡荡灰色里只有墨夜自己的回音,由远及近的传来。

    “小七”

    “小七”

    墨夜抿唇皱眉观察四周,精神力网向外扩张,精神力丝线在向外延伸后仿佛扎进了一望无尽的深渊,空空荡荡除了虚无再没有其他感受。

    这是什么地方?

    墨夜站在原地没有动,一时间无法确定自己是在帝都星还是被甩到了彼得斯魔方的某个空间区块。

    可为什么会得不到小七的回应。

    闭上眼,仔细的感应四周,什么也没有,甚至感应不到游离元素,风,水,土,冰,火等等等,什么也没有。

    这实在是太不寻常了,没有任何地方能做到如此,什么也感觉不到,即使是在无垠的太空里也可以感受到或是微弱或是强烈的元素能量。

    在墨夜的记忆之中,完全无法感应到魔法元素的地方只有洛加尔大陆传说中的封魔禁地。

    那是所有魔法师绝对不愿意踏足的地方,即便是魔导师被扔去封魔禁地也会一秒成为普通人,不,也许比普通人还不如,常年蜗居在法师塔的魔法师们大多数并没有强健的身体。

    那是传说中流放魔法师的地方。

    “祝愿你在封魔禁地长命百岁!”这是洛加尔大陆流传的对魔法师最恶毒的诅咒之一。

    感应不到魔法元素,魔泉会日渐枯竭,魔法卷轴会变成废纸,所有与魔法有关的东西在封魔禁地都会失去闪烁的魔法光彩变成黯淡无光的废品。

    难道帝都星或是彼得斯魔方也存在这样的地方?

    精神力能够延伸,只是什么也感觉不到,除了她自己发出的声音什么也听不见,绝对的安静。

    在想到封魔禁地的时候墨夜有一瞬的慌张,魔法师的自信当然是建立起在强大的魔法掌控力,换言之就是对世界规则的掌控与利用。

    当这样的人忽然发现自己失去了对规则的掌控,甚至无法掌控自己的时候心灵震动可想而知。

    墨夜闭上眼停止无用的胡思乱想,她需要冷静的思考。

    在弄明白自己的处境之前所有的恐慌焦急都只是无用的影响判断力的负累。

    道理都懂,可真要执行起来却不是说说那么简单,感应不到魔法元素还好,当墨夜发现自己无法与魔泉沟通的时候很难继续保持冷静。

    魔泉是魔法师的魔力源泉,重要性不言而喻,毁掉魔泉能直接摧毁一个魔法师。

    此时此刻,墨夜还能感应到自己的魔泉,她的精神力核心完好无损,精神力可以调动,可就是无法调动魔力,魔泉死气沉沉一滴魔力也无法调动。

    魔泉就在那儿,满满的魔力就在其中,日常犹如呼吸一般自如的事情此刻仿佛费尽全力也难以成功。

    沉寂如死海的魔泉在墨夜竭尽全力调动的时候似乎也只是荡起了一圈涟漪,怎么也无法成功调动魔力。

    “难道真的有封魔禁地?”

    当这个念头出现时,魔泉更是再无反应,不管墨夜如何专注的控制精神力与魔力沟通,它就是没有丝毫反应。

    既然没有反应,墨夜只能停止这种无意义的尝试,额头上遍布着细密的汗珠。

    墨夜摸索着戒纹,不想承认却不得不面对现实,无法动用魔力这件事让她难以抑制的生出恐惧,以往遭遇的所有危险在这种恐惧面前都不值一提。

    冷静,冷静,一再的心理暗示不过更显出墨夜内心深处的焦躁担忧而已,数次深呼吸之后稍作平复,墨夜席地而坐,似乎终于接收了无法动用魔力这个现实。

    灰暗的空间里什么也没有,就连脚下踏足地板也只是朦朦胧胧的灰色,除了灰色什么也没有。

    哦,还有她的呼吸,至少她的呼吸还在存续,证明这里有氧气。

    大脑被无法调动魔力这个念头充斥,很难冷静思考。

    墨夜不断的摸索着戒纹,垂下眼眸,让人看不清她到底是什么神色。

    无法动用魔力,自己的体质不过是刚刚达到星盟标准的健康线而已,再加上这段时间的疲累奔波睡眠不足,原本就消瘦的身子更是比纸片厚不了多少。

    以她现在这形象不需要化妆立刻就能出演吸血贵,不知为何忽然冒出这样的念头让墨夜紧绷恐惧的心情稍有缓解。

    墨夜将自己此刻所能掌握的武力掰着指头数了数也实在没什么可依靠的,一把挂在腰间的匕首,原本有魔力加持,如果魔力被封禁,它只是一把普通的匕首,除此之外只有她自己这具消瘦的身体。

    在没有魔力的前提下,墨夜甚至还不如阎安那个战五渣,至少阎大团长还有强健的肌肉,墨夜一身除掉骨头就剩不了几斤肉了。

    肉到用时方恨少,早知如此当初就该再狠心练练吧自己的体质再提升一级。

    这样的想法仅仅是一闪而过。

    自己是怎么落到这地方来的呢?

    只记得当时她正在询问里格尔是否知晓暗星之眼的存在,再然后还没来得及得到任何回应一阵地动山摇的剧烈晃动打断了对话,接下来是怎么一回事呢?

    墨夜仔细的搜寻自己的记忆。

    城市歪斜倒塌,重力指数急速变换,帝都星与彼得斯魔方完成了空间融合,帝都星此刻应该完全被纳入了彼得斯魔方之中。

    而也就是在空间融合完成的那一瞬自己出现在了这个灰色空间内。

    墨夜摸索着戒纹,知道自己一直呆坐于事无补,可接下来该怎么做她心里也没数。

    没有魔法支持,法师阁下对于未知的前路并没有以往的信心,相反多了许多顾虑和并不愿意承认的恐惧。

    墨夜腿抬起来半天也没能跨出去一步,这样一个未知的地方,万一一脚跨出去就是陷阱呢?

    万一一步跨出触发了某种机关呢?

    万一这一步就是默认某种生存游戏开始的信号呢?

    万一......

    有好多万一的存在。

    原来在没有魔力支持的前提下哪怕只是迈出一步也需要强大的勇气。

    墨夜站起身原地转了一圈,再一次尝试,依然没能调动魔力,即使不愿意可是墨夜已经将此处默认为封魔禁地一样的存在了。

    在这种地方魔法师的生存概率可能不足万一,即便哪儿也不去也不会遇见凶残野兽最终还是会活活饿死或是渴死,思来想去这地方竟然是一个死地。

    既然走也是死,留下呆坐还是得死,那还是出去溜两圈吧,怀着这样说不上是乐观还是悲观的心思,墨夜终于跨出了第一步,再接下来事情似乎变得不那么糟糕,至少第一步跨出去后并没有触发任何机关也没有打怪兽忽然蹿出来张开血盆大口。

    此时的墨夜仿佛回到了幼时,第一次被师父扔进满是魔兽的森林,每一步都万分紧张担忧,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她汗毛树立,天知道当时她花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控制住不让自己尖叫。

    相比那时候还是有进步,即使此刻恐惧紧张,至少没有害怕到想尖叫,脸上依然一幅迷茫困倦,恐惧并没有写在脸上。

    一直向前走,这里分不清东南西北,朝哪个方向看过去前方都是一片空荡的灰白而已,墨夜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多久,看上去与原地踏步并不任何区别。

    当这个念头闪过脑海的时候墨夜停住了脚步。

    原地踏步?

    如果自己真的只是在原地踏步呢?

    墨夜顿住脚步,精神力明明很活跃却愣是无法感受到丝毫元素能量,这本身已经很魔幻了。

    墨夜摩挲着戒纹,这里真的是彼得斯魔方某个空间区块,那么恰好可以禁止魔法施展?

    可彼得斯魔方为什么要这么做,自己明明肩负着它委托的任务,启明星组织,奥斯维德遗族才是彼得斯魔方亟待解决的麻烦。

    如果这不是彼得斯魔方的空间区块,那么自己依然还在帝都星,墨夜不认为帝都星有封魔禁地这样的地方,如果真的有那早应该把自己引过去。

    那么就还剩下一个可能性,早该想到的。

    无法使用魔法的恐惧让墨夜的思考能力变得迟钝,好一会儿终于缓和过来了。

    周遭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墨夜闭上眼再一次探出精神力,细致的体验,这一次进入了精神力同调模式。

    精神力活动并没有收到任何限制,一切如常,当墨夜的精神力完成与这个灰白空间精神力同调的一瞬,精神力收到剧烈震荡,对方的反扑快狠准。

    受到精神力同调对象的反抗,墨夜心神震荡,精神力核心一阵抽痛,嘴角却控制不住的上扬,心下了然“原来如此。”

    在推测到自己到底身在何方之后墨夜这次立刻冷静下来。

    这样的领域还真是神奇。

    墨夜摩挲着戒纹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做,她知道这是领域了,可要怎么才能离开呢?

    这领域似乎并没有任何杀伤力,从不知不觉踏入这里到此刻除了困住她让她心生恐惧之外并没有任何攻击,目的就是为了把她困死在这儿?

    如果自己没猜错,这是里格尔或是他身边某人的领域,可是墨夜病没有感应到任何属性能量自然也无法判断这领域属于哪一个属性。

    即便知道了这是领域似乎对墨夜此刻的处境并没有任何帮助,她依然无法动用魔力。

    抬起手,手指轻动,嘴里念叨着古老的辅助魔咒,再一次勾画魔法结构图。

    依然以失败告终,魔泉始终无法调动。

    可即使如此这灰白空间也没有出现任何攻击,正所谓趁你病要你命,这种时候不抓住最佳时机置她于死地难道还留着一起吃宵夜?

    不动手不是不想动手而是不能。

    除此之外墨夜想不到其他可能。

    这个让人看不懂属性的领域是有限制的,它限制墨夜魔力的同时也限制了施展领域者的行动。

    这里不是封魔禁地,这个认知逐渐清晰起来,这也就意味着墨夜并非失去施展魔法的能力,是什么在限制她?

    为什么会感应不到元素能量波动?

    墨夜觉得自己一定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关键点,到底是什么,也许想通这个问题就能想到办法重新调动魔力。

    单靠精神力攻击是不可能打破领域的,墨夜直觉自己无法动用魔力的关键也正是打破这个领域的关键所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