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家有王妃初长成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这是南原女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兰妃打那日起,便注意上了东宫,不过东宫的人对太子忠心耿耿,她要收买不容易,弄不好就打草惊蛇,只能在外围安插眼线。

  为了怕太子到时侯弄一假的来糊弄皇帝,她还找机会远远见了白千帆一面,认清楚了她的样子,免得被太子给耍了。

  没多久,她终于等来了一个好时机,缠着皇帝陪她去佛塔,在里头拜了神佛,出来的时侯路过东宫,她放慢了脚步,鼻子嗅了嗅,四处张望,“是什么这么香?”

  皇帝慢条斯理的答,“大概是东宫里的梅花开了。”

  兰妃驻足,看着近在咫尺的东宫,扯扯皇帝的袖子,“陛下,臣妾想去看看。”

  皇帝看兰妃眼巴巴的样子,跟孩子似的,有些好笑,“这有何难,你想看,进去就是了。”

  兰妃娇媚一笑,牵住了皇帝的手,皇帝用力握住,提步进了东宫。

  东宫的总管见皇帝过来,立刻跪地行礼,皇帝问,“太子呢?”

  “回陛下,太子殿下去值房了,奴才这就打发人去请殿下回来。”

  皇帝摆摆手,“不必,朕原本也不是来找他的,兰妃想赏梅,朕带她来看看。”

  总管立刻起身在前头带路,躬着身子笑,“今年的梅花开得好,太子殿下昨日还说想请陛下与兰妃娘娘过来赏梅呢。” ://www.. ://m..

  兰妃要笑不笑的扯了扯唇角:“太子殿下有心了。”

  一行人正往后殿去,兰妃看到廊下摆着大鼓,问,“那是什么?”

  总管答,“羊皮大鼓。”

  “本宫知道是羊皮大鼓,”兰妃问,“为什么摆在那里?

  可是有人在击鼓吗?”

  “是太子殿下的客人钱先生在此击鼓。”

  兰妃黛眉轻轻一挑,“早就听说太子殿下有位贵客在此,原来姓钱,不知钱先生可在殿里,陛下想见见他。”

  皇帝几不可察的皱了眉,他这才明白,兰妃进来赏梅是假,让他见这位钱先生是真。

  本来已经没事了,兰妃又挑起事端,他有些不高兴,但脸上没有表露出任何不悦。

  “真是不凑巧,”总管说,“钱先生今日出宫去了。”

  兰妃冷哼,“是吗?

  你确定钱先生出宫了?”

  明明钱先生连东宫的大门都没出。

  “奴才确定。”

  “在陛下面前说假话可是犯了欺君之罪。”

  “奴才不敢,但钱先生确实是出宫去了。”

  “这就巧了,为何每次陛下要召见钱先生,他就出宫去了呢?”

  “这个,”总管面色尴尬,“事有凑巧,奴才也不知道……”兰妃面色不豫,突然快步进了殿,“本宫倒要看看,钱先生是不是故意躲着不见陛下。”

  皇帝想叫住她都没来得及,只好跟了上去,就这么个宝贝疙瘩,明知道她在使性子,也无可奈何,只能随她去,既然她一定要那位钱先生背黑锅,就依了她吧。

  内殿里,太子满头大汗的闯进来,对白千帆说,“快跟孤走,陛下来了。”

  白千帆有些奇怪,“为什么要走,我不能见陛下么?”

  太子来不及解释,“以后再跟先生细说,先避一避,要来不及了。”

  白千帆认识太子这么久,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如此紧张的表情,她也没多问,立刻跟着太子从右边的侧门离开,从一条狭窄的走廊穿过去,进了一间像书房的屋子,太子在博古架上接了机关,墙上的巨幅画像向一边移开,露出一道黑洞洞的门,太子先行进去,白千帆和宁十三跟在后头,走了没多远就是往下的阶梯,虽然是地下,光线却不幽暗,手臂粗的白烛在烛台上静默的燃烧着,将密室照得如同白昼。

  屋子里有书桌,圈椅,大木箱子,博古架,全是雕花的檀木家俱,幽幽的香气浮在半空,雅致之余又透着一股神秘。

  “先生在这里呆一会儿,陛下走了,孤就来叫先生。”

  白千帆叫住他,“殿下,您还没说,为何小人不能见皇上?”

  “海莫图断胳膊断腿的事,先生知道了吧,海莫图上次在牧场跟先生起了冲突,兰妃怀疑先生与海莫图受伤有关,在皇上面前告了状,孤怕皇上此来是兴师问罪的。”

  白千帆说,“小人这些天一直呆在东宫,殿下可以做证的啊。”

  “先生有所不知,兰妃极为得宠,皇上对兰妃言听计从,她若是要先生的命,皇上只怕也会答应。”

  白千帆一时气愤,说话没经脑子,“那不成昏君了么?”

  太子脸一沉,“先生小心祸从口出。”

  白千帆耸了一下肩,没有再说话。

  等太子走了,她在密室里走走看看,对宁十三说,“为什么宫里的人都喜欢弄间密室,南原有,咱们东越的皇宫里头也有。”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m../

  宁十三就算知道答案,也不好说,面无表情的杵着。

  白千帆自问自答,“当然是为了保命,皇宫守卫森严,是这世上最牢不可破的地方,却又是最危险的地方,君王们也是怕死的啊。”

  她负手而立,看着墙上的山水画,远山如黛,绿水长流,看了半天,突然伸手在画上戳了一下,那是个手指头大小的印,并不明显,她站的位置恰好能看出光影的区别,那个印比周围稍显得暗些,像被磨旧了似的,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

  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她刚按上去,从上头突然掉下来一幅画像,徐徐展开,一位风姿卓越的丽人呈现在她面前。

  白千帆惊讶的张大了嘴,半响说不出话来。

  宁十三见到那画上的人,向来波澜不惊的脸上出现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是娘娘?”

  白千帆刚开始也以为是她,但仔细看了看,画像上的人只是长得像她,却并不是她。

  尽管那张脸神似,她却从来没有画中丽人那种妩媚入骨的韵味。

  不过画像上的丽人让她有种莫名的熟悉,她脑子里渐渐浮现出一张脸来,尽管第一次见到女帝的时侯,女帝已经不像画上丽人这般年青,但骨子里的风韵却是丝毫未变。

  她说,“不是我,这是南原女帝。”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