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快穿:种田撩汉100式 > 第0321章. 辣眼睛【二更】(求订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啊!”一班的同学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他们群嘲了七班班主任好半天的,甚至长期以来一直坚定地认为,有曾经作为小san的人带领,七班的学生人品与风气绝对有问题。

  但恐怕在这逻辑之下,反而会是他们这帮有着在校长室里乱搞男女关系的班导师,会优先以最强势的方式,影响到他们的学生评鉴。

  “怎么就这么不小心......”不过这么大的事情,一班里面的几个带头、长期与老师们交互往来密切的学生,到底不可能绝不知情。

  更何况大家长期都是利益结构相辅相成的共犯团体。

  任芳菲等人从他们身上得到钱,得到各种人脉与好处。他们当然也可以通过这些老师,获得很多以前想也不敢想的好处与机会。

  可是现在倒好了,李超健的事情垮台,后面又接连地被斩断手脚。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可以把柳琳轰出校园──

  但谁想到,最后率先出问题的,反而会是任芳菲这头。

  还带着王福季一起被往个正着!

  而且也没有半点可以狡辩的机会。

  “不要再录了──!”任芳菲口红被亲得糊了一片,身上都是白##浊,丝##袜也早就破了大半,身上的衣服皱巴巴的,怎么拉也拉不平,看上去就跟破#布#娃#娃一样。

  她崩溃地拽着头发,身体不断哆嗦,像是怎么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样的发展。

  “是校长!是校长强迫我的!”任芳菲努力回想着在这些人破门而入之前,自己到底有没有说出什么会陷自己于不义的事情,一面跪缩在地上呜呜地哀号,“我刚刚明明就是来请校长过去调解委员会说明柳老师的问题,谁知道...谁知道...呜呜呜......”

  不管什么时候,女性总是看着比男性吃亏许多。加上任芳菲看上去着实凄惨,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还有不少淤#紫的痕#迹与牙#印。

  就算知道她平常的做派,此时也觉得人哭得有些假,但在场的几名平常同她走得近的老师们,却仍然难掩尴尬与气短,还有么点不忍心。

  “好了好了,任老师要不就去换一套衣服...咱们有什么事情等您平复一点再讲......”

  “如果是被强##暴,现场情况是不能动的,衣服也不能换,直接报##警取#证处理。”楼宁对这种情况完全不为所动,甚至还在任芳菲挣扎着要站起身体的时候,一脚点过去压着,“放心,现在的取#证#技#术很好,如果任老师真的受了委屈,警#方也绝对不会姑息养奸,绝对会帮忙处理到底。”

  然后视线飘飘地滑过另一个正在奋力整理衣服,甚至都没想过给任芳菲多罩一件外衣的男人,淡淡地笑出声音,

  “至于校长......有鉴于他刚刚的发言,我想这件事情恐怕也没有那么简单就可以带过的吧?”

  辣眼睛归辣眼睛,但总算抓住这两个家伙的铁证,也不枉自己刚刚用精神力刺激他们一把。

  本来只是想说让这两位说点‘实话’,结果估计这对鸳鸯本来就干柴烈火,一下子根本收不住势,直接就闹起来了。

  甚至看王福季镇定又熟练的样子,恐怕平常在学校也没少干──

  但就不知道,对象是不是只有任芳菲一个。

  “哈!强##暴?”王福季果然是半点也没有因为这种事情感到害羞尴尬,他干脆地弯腰赏了任芳菲一个耳光,狰狞地说,“要不是你这个臭#婊#子一天两天地来我办公室勾#引我,刚刚还给我下##药!我哪里会饥不则食的连你这样的货#色#都吃得下肚!”

  任芳菲听到王福季这么说,差点儿连怎么哭都忘了。难堪又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向对方,发出一声气忿而破音的尖叫声,

  “当初明明是你先动手的!后面还威胁我要配合你,要不然就要把我的裸##照贴出来!”

  “我拍你裸##照?”王福季不屑地嗤笑,拉着领带,满脸受害者般懊恼又受伤地说,“局长,我桌上本来还有整叠的调查资料,还想着要跟您讨论我们七中学生资质与发展的情况......”

  “结果这女人一进门就直奔着我桌上跳#脱#衣#舞,现在所有东西都被打乱一片!”王福季看都不看自己脚边又抓又挠的女人,视线看上去是对着陶德昌解释,可眼睛实际上却对着楼宁散发出冰冷又恶毒的光芒,“说到底我才是受害者!也是因为我视人不明,招了这些惹#祸#精进门......”

  “局长,还请您给我们七中做主!”

  听到这为都已经死到临头还能够这么辩,楼宁顿时觉得好笑。

  要知道,任芳菲跟着王福季这么多年。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即便算不上那些勾#当的核心人物,却也肯定晓得不少关键的事情。

  现在王福季把人说抛弃就抛弃,讲话还这么难听,靠实力丢锅。

  对一名自愿做人小san,还帮人洗##钱跟各种背后的掮#客,底线与节#操或许不高,但承受度肯定也有极限。

  加上就楼宁的了解,任芳菲的坚韧程度可没有大家想的高。既然王福季敢背叛自己,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没那么好解决了。

  “王福季!你干的那些好事情,我可是每个都知道的!”任芳菲没想到王福季这么绝情,她又急又心痛,身躯疲惫而沉重。

  加上好面子,被足足几十双眼睛盯着看,就算及时遮住了重#点#部#位,却也跟被人揭开来游#街差不多了。

  她脸色发白,恨恨地抓着地板,恨声说,

  “你如果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好你个不义!插足别人的婚姻还有理了!”正当人群为了这一系列的变故给弄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的时候,一名身材微胖的丰腴女性,猛地钻出人群,拿着四角包金的名牌包,毫不犹豫地就朝任芳菲劈头盖脸地砸下去,“我老公以前可是多么顾家的男人!看看都给你勾成什么样子了!”

  那包着金边的包包相当锐利,加上女人力气极大,攻击的措手不及,竟然让在在场的人反应过来前,已经砸得任芳菲哭爹喊娘,额角脸上、甚至是四肢露#出来的部分,都出现累累的刮痕。

  看上去颇为可怜兮兮,却又格外地自作自受。

  “老#婆#娘,你说什么!”任芳菲敢于跟着王福季纠#缠这么多年,刚刚第一时间甚至还企图给自己博取翻盘的机会,胆子跟脑子肯定也异于常人。

  只见她猛地从地上窜起,揪住女人的头发,恶狠狠地朝着红木桌上砸去,

  “你自己不下蛋,逼着他断#子#绝#孙!要不然他怎么会一直从我们身上找刺#激?”

  说到这里,任芳菲还恶狠狠地说,

  “我告诉你,我现在可怀#孕了!”

  “如果出了什么问题,你手里最起码就是一条人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