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快穿:种田撩汉100式 > 第0300章. 大进步【二更】(求订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哭出来,只能说是长久以来堆积的情绪,终于找到了宣泄的缺口,却不代表人就真的没事了。

  而于小鱼显然是太久没哭,连这个天生该熟悉的技能都已经掌握不好,哭到一半人就直接厥过去。要不是因为楼宁的精神力还有治疗的作用,他们恐怕还得先冲去医院急诊──

  嗯,虽然不用急诊,但于小鱼身上的伤也需要做伤痕鉴定。因为不管是对李超健,还是那对不负责任的生父继母,都需要有医院开出的验伤单,才能够帮助于小鱼脱离这些人的魔爪。

  “想不到,这李超健的胆子也太大了。”虽然事情被压下来,不过老师们之间肯定是收到消息的,“他才过来七中四年,受害者就有二十多位?!这平常该有多嚣张?”

  老方做为当天的目击成员之一,在收到李超健被停职查办,并且小范围公开消息后,马上就溜哒过来,心有余悸地喝着保温罐里的红枣枸杞对柳琳说,

  “我看这人就是打娘胎就注定单身,所以人才扭曲了”

  “不,这种人就是纯粹变态。”楼宁摇头,看向神色有些不好的任芳菲,淡淡地说,“但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不是因为有人给他这个胆子,他也绝对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接二连三的下手。”

  保健室确实是个好地方,加上监控不多,而且有病床与拉连帘这种天然的伪装场地。而李超健本人长的又斯文,脾气看上去也挺好,耐性也不差,本来就容易在学生压力极大,甚至是有部分扭曲的学校氛围里面,钓出属于自己的猎物。

  “您这意思是”老方也不是笨蛋,学数学的人都有自己敏感的思路与嗅觉,马上就发掘出对方并没有说出口的意思,“有人在帮他?”

  他脸色看上去相当严肃,左右趁着没人注意到他们的时候,压低了嗓音,皱着眉头对柳老师说,

  “柳老师,虽然我老方相信您的判断,只不过这么严重的指控,还是不要在这种场合里公然地说吧?”

  一方面是怕打草惊蛇,另一方面是徒给其他老师增加压力。更何况有些老师的确比较迟钝,对这种事情毫不知情。如果硬要说他们身上有责任,其实也不见得全然公平。

  更何况柳老师这一次的说法,是指有人助纣为虐──这其中牵涉到的问题那就严重了。

  “我没有乱说,也是故意这么说的。”楼宁对老方的敏锐度有了更身一层的认识,摇摇头,“有些人不用说也心里发虚,只要稍加引导,我想我们班的孩子,是绝对不会白白吃了这层亏的。”

  她的精神力何等强大?

  根本不用人自首,甚至是完全不用刺探,对方就已经乖乖地把所有的消息都拱手奉上。

  “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您到时候直管说。”方永明通过这阵子的接触,也晓得柳琳之前的木讷都是装的。对方拿定的主意,恐怕自己说再多也拉不回来,还不如在旁边配合。

  “帮忙改作业跟出题目?”楼宁这阵子忙着收集证据跟给李超健心里压力,精神力如同流水一样花出去,精力倒不是跟不上,但是时间却也不太够。

  谁让母星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时呢?

  冈萨星一天三十六小时,日曜日还有四十小时呢!

  “嗨呀,这个可以有。”老方这人特别好说话,反正要玩儿就要带他一份,“正好我有点手痒了,保证出一些够好玩的题目,让他们活动活动脑子。”

  神农app里面的题目相当多元,只要智慧豆够,就可以换取老师一对一教学,当然也包含指定考科的题目。

  现在这个app也不是当初的app了,题目内容也不再单纯,更有其他班级的老师同学加入,所以不断地被充实的──当然,除了七班的人,本校师生需要实名制,而外校的同学则需要缴纳每个月一块钱的保证金。

  虽然没多少,但是有了这一层差异之后,对七班的同学来说,多少还是有些不同的。

  “gradually,fally,suddenly我觉得这些东西对我来说简直太难了!”胖子股着腮帮子,光是念这些单字,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不好,“他们都认识我,我却觉得他们每次都很陌生……”

  太胖估计也是一个问题,秃噜舌头,念起这些单字比含鸡蛋还含糊。

  “呵呵你怎么不说,多学会一个,你还可以多写一篇作文?”于志亮打从那天亲眼看到柳老师徒手制伏了李超健后,人是架也不打了,竟然拿起课本,乖乖的坐下来读书。

  他底子是不差,只不过之前跟着七班的老师们对着干,加上还要给七班的人当扛把子,所以完全没有时间读书。等到他开始认真读书,短期之内排名很快就上来,成为七班里面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唉,真的吗?!”谁知道胖子根本听不出他们于哥这么深刻的挖苦,还兴高采烈地凑过胖嘟嘟的脑袋,腮边上的肉震颤着,荡出肉波,看上去还颇为激动,“那可太谢谢您了!回头终于可以不用拿拼音写作文了!”

  “暴秦会感谢你的。”于志亮想到齐仁杰每次改他们班的考卷都要吞一瓶速效救心丸,顿时对这位下一次的待遇感到同情,“你《琵琶行》背了吗?”

  高二升高三其实是要分班的。

  不过今年学校认为大家的成绩筛下来差不了太多,为了保障学生的品质与稳定性,所以最后意外地决定不分班。

  “听这话说的,其实是因为灭绝师太不想要教到我们吧?”学委不客气地晃着脑袋,手里的笔转着,相当不屑,“也不想想,我们根本也不想看到她。”

  对于不分班这件事情,这当然不合理。大多老师虽然觉得不大好,却也没有多反抗。

  一来顶多只是担心要给学生冲刺考科与安排上课课表的时候为难,二来是因为学生不用重新适应同学,变向等于缩短同学们衔接高三的时间。

  所以到头来这件事情就这么被默认下来。

  “反正我们班的英文老师已经确定有柳姐接任了,你们有什么好担心的?”班长蓝孟希一直都是七班的标竿,以前就是他努力带读,挽救大家岌岌可危的成绩,免得全数挂蛋。

  现在有了神农app减缓压力,他也比较有空当花蝴蝶,在读书之余跑到各处跟胖子一样,成为八卦的即散地。

  “不过,听说灭绝师太老觉得我们班的成绩进步有问题。”比起胖子的八卦集中在同学与校外的不良学生交流之间,蓝孟希的八卦,更偏高端一点,直接就说了班主任办公室之间很少外传的消息。

  “毕竟,我们班进步得太多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