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踏天争仙 > 第九百零二章 云中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者上下打量命灯的时候,祝火道:“我们原本也想独自上去,但那里有一个人守着,我们没有办法上去!“

  老者闻言脸上露出一丝明悟的表情,原来是碰到了强大的敌人所以才空手回来了,随后老者脸上疑虑再起,问道:“究竟是谁?对方很强?”

  祝火旁边的黑头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点头道:“强!我们这些婴士都不是对手,甚至根本不敢上前,就直接退回来了!”

  老者吃了一惊,惊道:“这么厉害?难道是九婴都皇留下来的什么凶物?”

  祝火摇头道:“不是,不是,是……”

  “是我!”一道声音从门户之中传来,随后门户中的漆黑微微一晃,一个脸上带着一丝邪魅笑容的婴士缓步走出。

  这个婴士模样乍一看上去并不能被称之为美男子,但只要稍稍细看,就会觉得这个男子绝对不凡。

  年老的婴士还有身后的几个婴士纷纷看向这男子,“你是谁?”

  “方荡。”方荡很简单的回答了年老婴士的问话。

  年老婴士眨了眨眼,随后有些怀疑的看向祝火还有黑头等婴士,好奇的道:“你们说那个对付不了的家伙就是他?”

  黑头和祝火包括命灯等婴士纷纷点头。

  年老婴士还有他身后的婴士重新朝着方荡望去,这一次他们仔细观瞧方荡,将方荡里里外外看个通透。然而,这并未消去他们脸上的疑惑,相反,他们的疑惑更重,他们实在是没有看出方荡这个三转婴士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以方荡现在这个修为,别说命灯等婴士,就算是年老婴士也足以一人对付,明明是只小花猫怎么就忽然变成了拦路虎?

  方荡淡淡的道:“算了,我没什么兴趣再玩下去了,收了你们之后,我的真正的敌人应该坐不住了!”

  随着方荡的话语落下,一直站在年老婴士身后的灰客毫无征兆的出手,嚓的一声,灰客的一只手就深深地陷入年老婴士的身躯中,当灰客的手掌从年老婴士的胸口穿出的时候,会客的手中捏着年老婴士的元婴的脑袋,年老婴士的元婴一脸震惊不断挣扎,而年老婴士则是一脸惊惧。

  “你怎么会?”

  年老婴士和灰客虽然不算太熟,但他们应该是一个战线上的,怎么灰客忽然之间对他出手?这按理说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年老婴士还没有转过灰客这根筋,一直和他谈笑风生的命灯、祝火、黑头还有止守四个三转婴士骤然出手,一人抓住他的身体一个器官,毫不费力的一扯,就将年老婴士给生生分尸,撕成了好几大块。

  年老婴士一脸震惊中,一道金光璀璨的浮屠从空中飞来……

  年老婴士身后的几个三转婴士还有二转婴士也都开始混乱起来,不光是他们混乱起来,更远处的那些进来二转婴士们也都开始混乱起来。

  整个十面玲珑宝中彻底乱成了一团糟,方荡虚虚的看着眼前这一团混乱,随后方荡的目光放得长远,他的敌人不是这些二转三转婴士,他的敌人是那个卑鄙无耻的温文大师。

  温文大师这个家伙道貌岸然,嘴上说只是来看看,却打通了一条通道直入城堡之中,为外面的婴士们打开了城堡的大门,现在这些婴士非但没有将花萍、苏晴还有方荡杀死,反倒给方荡增添了不少助力,等到温文大师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必定会亲自出手,那个时候才是方荡面对真正的考验的时刻。

  方荡此时其实忧心忡忡,眼前的胜利对于方荡来说,算不得什么,按理说以一己之力征服了十名三转婴士已经可以堪称太清界的奇迹了,但方荡头上还有一位四转婴士死死压在那里使得方荡不得翻身。

  并且,这个四转婴士卑鄙无比,这样的家伙什么样的手段都能用出来,一个心中毫无道德完全不择手段的四转婴士,简直就是一个灾难。

  就算方荡现在手下已经拥有了十名三转婴士数十名二转婴士,方荡依旧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来对付温文大师,这就是这一界最强者的可怕之处。

  数量在这样的强者面前用处并不大。

  眼前的混乱渐渐平息下去,在一片金光璀璨的九级金浮屠笼罩下,十面玲珑宝中的婴士们逐渐变得安静下来。

  慢慢的一个个婴士从九级金浮屠中走出,双目看向方荡的时候露出了狂热的崇拜。

  当最后一个三转婴士走出九级金浮屠的时候,所有的婴士全都跪倒在方荡脚下。

  此时在城堡最顶点的房间中,苏晴长于了一口气,整个人终于放松下来。

  花萍即便有所准备,但真的看到方荡收服了这么多的婴士的时候,心中还是被震撼到了,这是一个奇迹,方荡巧用十面玲珑宝将婴士们分化各个击破,使得自己手下的势力滚雪球般的壮大起来。

  方荡做的比当初的九婴都皇还要好,如果九婴都皇现在在这里的话,也得对方荡竖起一个大拇指。

  “这个家伙简直无所不能!”花萍赞叹的说道。

  苏晴嫣然一笑点了点头,道:“他无所不能!”

  方荡俯视身前跪倒的婴士们,他的心中在不住的盘算着,面对强大的不可战胜的敌人对于方荡来说是经常发生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方荡就是踩着那些不可战胜的对手一步步走到现在的。

  现在方荡要做的是挑战四转婴士,四转婴士在太清界就是一个禁区,没有谁胆敢挑战四转婴士,甚至四转婴士之间也很难相互挑战,可以说,只要成就了四转境界,就拥有了远离纷争甚至死亡的特殊身份。

  在太清界中,有一条不知真假的传言,一名四转婴士能够同时猎杀三十名三转婴士。

  这样的说法似乎有些夸大其词,但太清界中曾经有过一名四转婴士一口气杀掉二十名三转婴士的事例,方荡眼前这十个三转婴士,数十名二转婴士看起来兵强马壮,实际上面对四转婴士的时候,或许根本就不值一提。

  方荡现在脑中正在全力的运算,如何调动手中的力量来发挥出最大的力量。

  城堡外面的天空中,一个身影悠闲的躺在云彩之间,一双眼睛有些慵懒的看着下面的那一团黑雾包裹着的城堡。

  温文大师在等一个结果,他在等着九婴都皇这个曾经的老友家破人亡。

  他和九婴都皇乃是不打不相识的至交好友,他原本以为自己和九婴都皇之间会永远友好下去,直到发生了那件事,至今他都不明白九婴都皇为何要这么做,从最初的暴怒冷静下来后,他也怀疑这件事不是九婴都皇所为,他万分希望是自己冤枉了九婴都皇。

  然而,九婴都皇从不辩解,也就等于是默认了他就是这件事的凶手。

  这叫温文大师心痛不已,随后愤怒的温文大师发誓要用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手段伤害九婴都皇,可惜,在他矢志复仇的时候,九婴都皇竟然踏足四转境界,这使得温文大师不得不蛰伏起来,埋藏自己心中的无限仇恨满腔怒火,加紧修炼。因为他深知,要想对付四转婴士,就只有自己变成四转婴士才成,在此之前,他没有报仇的可能。

  终于,终于在艰苦的修行之后,他也踏足四转境界,不过可惜的是,他一出关就接到了九婴都皇飞升的消息,这叫他咬牙切齿却无法宣泄自己心中的仇恨愤怒,温文大师觉得自己心中的仇恨若不宣泄出去的话,自己会被活活憋死,这其实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仇恨如果不宣泄出去,他永远无法在修为上更进一步,他永远都不可能追上九婴都皇,永远无法为自己的妻子报仇!

  这是温文大师绝对不能接受的,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太清界几乎所有的婴士都认定了温文大师必然会找花萍苏晴报仇,外人都知道的事情,温文大师自己也当然很清楚。

  温文大师从始至终都没有对九婴都皇的家人下手,但现在,温文大师不得不出手了,即便如此,温文大师还是不想自己动手,在花瓶还有苏晴方荡的眼中,温文大师破开洪荒兽的虫雾给其他婴士打开了一条通道是无耻之举,但其实,在另外一个角度上去看,这正是温文大师心中最后的一块纯净处!

  他并不想亲手杀了九婴都皇的家人,至于原因,或许是温文大师心中尚且留有那个曾经的好友的一点点回忆和留恋。

  他现在在等,只要看到婴士们抓住了苏晴还有花萍,他就离开了,至于苏晴还有花萍最后是生是死他都不在乎了,就算花萍还有苏晴活下来了,他也不会再去找她们的麻烦,他心中的怒气仇恨宣泄出去一线,不至于撑爆了自己,他就已经满足了,至于真正的仇恨目标,永远都是那个曾经的好友,人面兽心的九婴都皇!

  此时的温文大师心中并不如自己想象之中的那样舒坦,心中的怒气还有仇恨依旧塞满了他的心脏、塞满了他的灵魂,塞满了他身上的每一滴鲜血。

  温文大师在无聊的等着城破的画面,然而,这画面迟迟未曾出现,这使得温文大师觉得现在的婴士们都是一群废物。

  他在进入城堡之中的时候已经将城堡之中的情形看个清楚,城堡里面的婴士就只有三个,其中还有一个从三转境界跌落到二转境界的丧婴花萍,剩下的一个是九婴都皇的女婿,三转境界,算是个可造之材,原本他还想收了这个叫做方荡的小家伙,可惜那家伙太不识相,自寻死路。

  另外一个就是九婴都皇的女儿苏晴,不过区区的二转境界。

  那么多的三转婴士外加二转婴士蜂拥而入,竟然到现在还没有将苏晴、花萍还有方荡给抓住杀死,不是废物是什么?就在温文大师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起来的时候,一道声音从那座被黑色虫雾包裹的城堡之中响起。

  “温文大师乃是故人,既然尚未离开,不如入城来坐坐!”这声音来自于花萍。

  温文大师双目微微一眯,眼中的寒芒如同雷霆一般的闪烁了一下,但随后,温文大师嘴角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微笑,这一笑甚至给人一种松了一口气般的感觉。

  随着花萍的声音响起,滚滚的虫雾缓缓朝着两侧分开,如同舞台上的幔布被拉开一样,那座漆黑的妖气构成的城堡时隔十年后再次出现在这个世界面前。

  下一刻,温文大师已经来到了城堡之外,就见城堡最顶端的平台上,花萍设了三张黑色的妖气长桌。

  长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美味佳肴,花萍坐在首位长桌后,左侧是苏晴还有方荡两个,另外一张长桌则是空的,一副盛情待客的模样。

  温文大师缓缓落在平台上,轻轻地风气吹拂着他的长衫,给人一种飘飘然的洒脱之感。

  温文大师径直坐入空着的那张长几之后,看着花萍疑惑的道:“我有不解之事,不知花小姐可否为我解惑?”

  花萍举起桌上的酒盏,方荡还有苏晴两个也将杯中酒举起,花萍淡淡一笑道:“温文大师乃是贵客,请满饮此杯再做叙话!”

  说着花萍还有苏晴方荡一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温文大师双目微微眯了眯,看向眼前的那黑色酒盏1之中的琥珀色的酒水,这酒水冒着袅袅烟气,清香扑鼻,温文大师看着这酒水目光微微一闪。

  “云中酒?倒是许久没有喝到过了!”温文大师的眼中冷光开始闪现起来。

  “我的丈夫知道他飞升之后你肯定会来找我们,所以特意从云乡故土取来的。”花萍将酒盏放下说道。

  “这该死的家伙是想要将我活活气死么?他难道不知道我若没有看到这酒你们或许还有一条活路,我若看到了这酒,你们必死无疑么?”温文大师没有去动桌面上冒着袅袅烟气的酒盏,他的一双修长的眼睛定定的停留在那盏琥珀色的酒水中,他此时的目光之中有浓烈的情绪在翻滚着,思念、追忆、愤怒、悲伤、痛苦等等情绪揉在一起。

  花萍对于温文大师的威胁言语完全不在意,淡淡说道:“为何不喝了酒再说话呢?”

  温文大师伸手将酒盏捏起,放在鼻端轻轻嗅着,“百年了,这百年来我从不敢捧起酒盏,因为只要一捧起酒盏我就能想到我的妻子的悲惨尸体,她当初是极喜欢喝酒的,尤其是这云中酒……”

  温文大师说着将酒盏放在唇边,一点一点的将酒盏之中的酒水喝下,随后,捏着酒盏的温文大师双目微闭,陷入了长长地沉默中,想起了往昔两人把酒长谈的时光。

  这酒香就像是她身上的气息。

  如果说温文大师最初还不大从心里想要将花萍还有苏晴外加那个倒霉蛋方荡给杀掉,但现在,一杯酒的功夫,温文大师已经铁了心肠,他现在满腔仇恨已经被引爆,这一爆要炸死周围所有的存在。

  心中越是狂野得要爆炸,温文大师表现出来的越是恬淡平静。

  轻轻地将酒盏放下,温文大师淡淡的道:“酒已经喝过了,你们之中那个想先死?”

  花萍此时说道:“死?我还有我的女儿我的女婿都还没有活够,怎么可能想去死?”

  “死不死,不是你们能够选择的,你们的性命全在我的手中,杀掉你们简直不要太简单!我现在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叫你们怎么死!”

  温文大师说完,大袖一摆,桌面上的各种吃的全被扫落尘埃。

  温文大师身后矗立准备伺候温文大师的那些妖族侍女们被吓了一大跳,不过她们不敢躲开,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满地狼藉,进退无措。

  花萍捏起一方手帕,轻轻的拭了拭自己的嘴唇,面色也变得冰冷起来:“不愧是四转婴士,好大的架子,说掀桌子就掀桌子。”

  温文大师缓缓站起,抬脚踏在黑色妖气构成的长几上,用力一踩,漆黑坚硬的长几瞬间就被踏成灰烬。

  温文大师身上开始如同火焰一般的燃烧起来。

  这是温文大师心中的怒火和仇恨!

  “我很好奇,你为何在面对我的时候还能如此平静!”温文大师缓缓迈步,朝着花萍走去。

  花萍微微一笑道:“我为何不能平静?”

  温文大师想了下点了点头道:“不错,外人总是能够平静的看待他人的不幸。”

  面对温文大师步步紧逼,即便是花萍也不得不开始有种喘不过起来的感觉,温文大师身上的火焰正在不断的朝着四周蔓延着,这火焰溅起的花火直奔花萍。

  花萍现在已经进入丧婴期,修为退步得越来越厉害,哪怕是看这飞溅而来的火星,花萍都不敢轻易招惹,生怕一不小心就万劫不复了!

  所以,眼见花火来袭,花萍一下站起身来,向后倒退,避开这些火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