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 > 第604章 墨少的父亲,回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霍湛北一愣,低头看着时清欢。

  他的手心原本是干燥的,可是……却突然起了一层薄汗。这,是紧张的。

  时清欢第一次,主动牵他的手……

  不只是手心,霍湛北脸颊都有点热了。

  身后,楮墨追了上来,看到的便是他们手牵手、相视而笑的样子……

  蓦地,楮墨攥紧了手心,骨节嘎吱作响!他可以肯定,清欢是故意的!她一定就是故意的!嘁……这种把戏,在他这里还太嫩了点。

  刚才,她受惊时,分明还不管不顾的往他怀里钻!

  清欢,是喜欢他的!

  倏地,霍湛北回头,看到了楮墨。楮墨站在那里,脸色阴沉,毫不掩饰的盯着他……那眼神,分明是嫉妒和愤恨。

  霍湛北收回视线,低头看看身边的女人,顿时明白了。

  “清欢。”

  霍湛北握了握手,问到,“你牵我的手,是因为……楮墨?”

  时清欢脊背一僵,顿时慌了,“师父,我……”

  霍湛北却扬唇,笑笑,“别紧张,我不是质问你……我不在意,反而求之不得。”

  “……”时清欢语滞,感到很不好意思,想要把手抽出来。

  可是,却被霍湛北握紧了。

  “别动……”

  霍湛北用了点力,没有让她挣脱。

  时清欢愣了下,不解,“师父?”

  他都已经知道,她拿他当挡箭牌了,他还不松开?

  时清欢抬头,看着霍湛北没什么表情的脸,拧眉道,“师父,你……生气了?对不起,我……”

  “是,我生气了。”

  霍湛北点点头,截断她的话。

  “……”时清欢粉唇微张,觉得自己正是愚蠢之极!为什么要拖无辜的霍湛北下水?就算是害怕楮墨做什么,也和霍湛北没关系啊。

  哪里知道,霍湛北却是说到,“你记着啊,是你先牵我的手……那么,我们的关系,已经往前一步了。”

  “……”时清欢错愕,“师父……”

  霍湛北扬唇,“没人告诉你,不能随便牵男人的手吗?女人对男人,一样要负责的。”

  “可是……”

  时清欢张口结舌,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霍湛北明明知道,她是拿他当挡箭牌,他……不介意吗?

  霍湛北笑笑,“没什么可是……不管你为什么走出这一步,至少,我们是真的往前走了一大步。我不介意,你是为了避开他!如果是,那么我感谢他,把你往我这边又推进了。”

  “师父……”

  时清欢心乱如麻,面对霍湛北如此坦诚的感情,她真的觉得无地自容。

  “以后再说,今天你牵我的手了,我已经很满足了。”

  霍湛北拉着她在长椅上坐下,将袋子打开。

  精美的食盒,是‘登瀛楼’的外卖。

  霍湛北拿出筷子,递给她,“先吃东西。”

  “……嗯。”时清欢怔怔的点头,接过。

  平心而论,霍湛北对她,是真的很好。

  和楮墨的热烈不同,霍湛北简单、直白,却也温和、亲切,他明确自己的心意,但也不过度的给她压力。就好像,他喜欢她,真的只是他一个人的事。

  时清欢嚼着寿司,嘴里却一点味道也尝不出来。

  她心里清楚,霍湛北是很好,非常好。

  可是,她对他始终少了感觉……

  ……

  病房门口,警察赶来,给霍湛北和时清欢做笔录。

  荀文慧刚从手术室出来,人还没清醒,暂时还不能做笔录。

  警察看向楮墨,“楮总,荀女士醒来后,麻烦请通知我们……给她做笔录。”

  “嗯。”楮墨微一颔首,答应了。

  事情告一段落,霍湛北和时清欢要走。

  “十四,我和清欢先走了。”霍湛北看看楮墨。

  楮墨拧眉,视线只落在时清欢身上。“嗯。”

  时清欢感觉到了,只能装作没察觉,“师父,我们走吧。”

  “好。”

  霍湛北带着时清欢,告辞。

  盯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楮墨脸色阴沉,好半天都没有动一动。

  容曜在一旁看着,也不敢说话。

  “容曜。”楮墨却突然出声了。

  “是,墨少。”

  楮墨喉结滚了滚,“你去查查看,楮燎……是不是回荔都了。”

  “……”容曜一惊,这……墨少的父亲,回来了?

  这,墨少的父亲,对外都说已经过世了。可是,作为楮墨的心腹,容曜清楚,墨少的父亲楮燎,并没有过世。而是,被老爷子赶出了家门!

  并且,当年闹的很凶,楮老爷子很生气,一并连楮燎这个名字,都不给他用了!

  楮墨下颌紧绷,“好好查查,尤其,查查他身边的……”

  他顿了顿,吐出两个字,“女人。”

  墨少的父亲,当年是因为一个女人,和家里闹翻的。因为那个女人,墨少的父亲,连两个年幼的孩子,都抛下了!所以,墨少要查的这个女人,就是当年那个破坏墨少家庭幸福的女人吗?

  “……是。”容曜一凛,躬身答应。

  ……

  晚上,公寓。

  “哎……”

  时清欢趴在沙发上叹气,一声接一声。

  咔嚓、咔嚓……

  一旁,苏染咬着薯片,一声接一声。

  时清欢乜了她一眼,“你今天,不去和你的沈让约会啊?”

  “嗯?”苏染把视线从电视上移开,摇摇头,“他今晚有事。”

  “哦,哎……”时清欢又是一声叹息。

  苏染蹙眉,“干嘛呀?便秘吗?老叹气!”

  “染染。”

  时清欢抬起头,往苏染这边爬了爬,靠在她大腿上,“我跟你说,我觉得……我师父,好像真的很喜欢我。”

  “噗——”

  苏染一口薯片喷了出来,“咳咳……你这不废话吗?你这是,来我跟前炫耀的?呵呵……不必了,我有沈让呢!哼!”

  时清欢苦着脸,“染染,楮墨……让我等他。”

  “卧槽!”

  苏染爆喝一声,着实受惊了,“不是吧,这个渣……这种话都说的出来?他凭什么啊?他有老婆的人……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清欢啊。”

  苏染一把握住时清欢的手,“听‘妈妈’的话,和你师父好吧!啊?”

  时清欢坐起来,眨了眨眼,叹着气,“可是,染染,我……提不起劲来了。”

  像以前喜欢楮墨那样,喜欢一个人,她提不起劲来了。爱一个人的热情,似乎都在那一场和楮墨的爱恋里,耗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