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混子的挽歌 > 第一四五六 见到活人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坐在这台货车漆黑闷热的货箱里,也不知道晃了多久,总算捱到它停止了晃动,继续等待了几分钟之后,货箱外面重新传来了一阵响动,随后重新归于平静,而我坐在车里,也没有做出什么动作,继续耐心等待着。

  大约五分钟之后,对讲机里重新传来了陌生男子的声音:“你可以下车了。”

  ‘踏踏!’

  听见陌生男子的声音,我摸索着站起身来,走到货车的后厢门,伸手使劲一推,然后‘咣当’一下就把这个门给推开了,随着外面的冷风袭来,已经在车里闷出一身汗的我,登时打了个激灵,随后跳到车下向外看了看,这时候我身处的地方应该是个村庄,在几百米之外的地方就是一座山,与我之间还隔着一条小河,此刻我乘坐的货车就停在村口的地方,借着月光打量了一下,这个村子还挺偏僻的,也没有什么人家的样子,更是没看见什么灯光。

  我观察完四周的景象之后,拿起了对讲机:“我接下来还要干点什么?”

  “顺着车头的方向一直走,进村子,看见一个院门口有两棵大柳树的民宅之后,翻墙跳进去。”

  听完陌生男子的回应,我继续开始向村子里面迈步,路过货车车头的时候,我还特意隔着玻璃向里面看了一眼,这时候车里面的司机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而我来的这个村子里面,连一点灯光都没有,走了十几米远,连狗叫声都听不见,我一个人漫步在里面,感觉像是走进了一个鬼村一样,四周静的出奇,这种身边空无一人,还得被人指挥的情况,让我感觉特别不舒服,好在我很快就找到了陌生男子说的那个院子,随后踩着门外的一块石头登上了墙头,因为没穿裤子的缘故,所以我在爬墙的时候,腿被墙头硌的特别疼。

  ‘扑通!’

  等我顺着墙头跳进院子里之后,看了一下,这应该已经是一个早已经废弃的宅院了,院子里的瓦房破败不堪,窗子已经没有了窗框,黑漆漆的宛若一张巨口,看起来特别的渗人,而且看这副样子,这里似乎也不像是那个人要跟我见面的地方。

  我这边正观察院子的时候,对讲机里再次传来了男子的声音:“看见左边的那个牲口棚了吗,马槽下面的挡板是活动的,打开之后走进去。”

  听完男子的话,我往左边看了一下,那边确实有一个用圆木搭建起来的棚子,前面还有一个用木头做的,差不多半米宽的马槽,我走上前去,伸手掏出里面的干草之后,试着挪动了一下里面的挡板,随后直接把马槽最下面的木板掀了起来,因为手里没有照明工具,所以也看不清下面有多深,总之黑漆漆的一片,看见这个洞口,我捡起一块石头往里面扔了一下,过了一秒钟左右,就传来了‘嘭’的一声闷响,听起来不算很深,随后我也反身把腿探了进去,这个洞里面大概有两米深左右,等我跳下去之后,摸了一下四周,全都是土墙,看来这种地方下来之后,如果没有人接应的话,那么再想爬出去已经不可能了,而且还感觉有什么东西撞在了我的脚上,应该是老鼠之类的,闻着空气中发霉的味道,我再次按下了对讲机:“我下来了,然后呢?”

  ‘踏踏!’

  我这边说完话之后,洞口上面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接着洞口上面有人一弯腰,直接扔了一个东西下来,紧跟着他就开始拖动木板,准备盖上我头顶的马槽。

  “喂,刚刚跟我通话的人,是不是你!”我看见上面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大声喝问了一句。

  ‘兹拉!’

  这时候,对讲机再次传出来了陌生男子断断续续的声音:“别喊了,他是个聋哑人,听不见你的喊话,他刚刚给你扔的袋子里有手电筒,捡起来吧。”

  ‘咣当!’

  这时候,我头顶的木板也被人封死了,周边彻底陷入了黑暗,我在狭小的洞里勉强蹲下身,摸了一下,找到那个手电之后,打开,随后视线一下就亮堂了,我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一个类似地窖一样的空间,身前还有一个小地道,我用手电照了一下,感觉这个地道很漫长的样子,又看了看袋子里,除了之前的手电意外,还有一个登雪山用的那种便携式氧气瓶,看见这些东西,我按下了对讲机:“我还得走,是吗?”

  “忍忍吧,要不了多久了。”陌生男子回应了一句,随后继续开口道:“把身上所有的衣服和鞋都脱了,光着身子过去。”

  “你说什么?”听完陌生男子的回答,我顿时皱眉。

  “记得我说过的话吗,你没得选择,尤其是现在,你更没有。”陌生男子停顿了一下:“等出了洞口,我会再联系你的。”

  “喂?喂?!”我对着对讲机再次喊了两句,发现他不再应答,咬牙骂了一句“王八蛋”,随后开始脱下了身上的雨衣,但是看见地上全是石子,所以我也没有脱鞋,紧接着把对讲机的绳子往手上一缠,继续向前走去,我所在的这个地道挖的很狭窄,根本不足以让人站起身,只能弯着腰行走,但是这种行走姿势又很累,加上这里密不透风,而且又处于地下,所以特别的闷热潮湿,我也就是走出去十几米左右,就累得满头大汗,只能蹲下身体,用手扶着地向前移动,很快就感觉呼吸困难,开始一边吸氧一边前行,过了差不多三分钟左右,我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道铁栅栏,在这个栅栏后面,还连着一根电线和一个摄像头,看见地道里出现摄像头,我微微一怔,随后用手电晃了一下那个摄像头,又拍了拍栏杆,示意他们开门,不过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而地下也没有对讲机的信号,我等了差不多二十秒,发现这个栅栏还是没反应,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水鞋,脱下来,扔在了一边。

  ‘咣当!’

  我这边把鞋一扔,铁栅栏应声弹开,看见这一幕,我吸了一口氧气,开始继续前行,没想到这伙人竟然已经谨慎成了这幅样子,生怕我会在鞋里藏什么东西,继续走了几步之后,我前面的道路也从土墙变成了水泥管道,而且接缝的地方还湿漉漉的,想来应该是到了村子边上的那条河,而且道路也开始向上延伸,估计是要上山了,这时候我光着身子在地道里,身上的汗珠已经开始像是水洗一般,手脚和膝盖也被地面磨得泛红,心中生出了一抹浓重的烦躁感,但是一想到自己此行过来的目的,我还是咬着牙,继续开始加速行进。

  我处在这个地下通道里面之后,完全失去了时间意识,加上行进困难,更让我感觉时间过得有些漫长,在我的感觉中,我觉得自己似乎爬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走到尽头,在此之前,我从来都没用过这种便携式的氧气罐,而且这种氧气吸起来也跟空气不一样,很快,我手里这瓶跟矿泉水瓶差不多大小,总共六百多毫升的氧气罐,就被我耗尽了,失去了氧气罐之后,我的行进愈发困难,因为氧气含量低的关系,我感觉自己越来越迷糊,动作也开始变得笨拙,不过也正是在这时候,我面前的通道忽然变得平缓起来,而且也重新变成了那种泥土地,看见这一幕,我伸手擦了擦自己脑门的汗,开始加速。

  大约一分钟左右,我身边的温度开始变得越来越低,一阵冷风拂过,满身汗水的我更是宛若刀割在身上一样,不过看见出口邻近,我也加快速度跟了上去,很快我就看到了挡在洞口的杂草,而且洞口四周也被木板加固了。

  ‘哗啦啦!’

  等我推开杂草,迈步钻出这个洞口以后,已经累的连腰都站不起来了,被凛冽的山风一吹,更是头重脚轻,我站在这个洞口缓了差不多半分钟左右,才重新打起精神,用手电晃了一下四周,随后登时汗毛乍立。

  我现在身处的这个地方,是山坡上的一片乱葬岗,周围全都是没有立碑的孤坟,一看就是很久没人打理过了,在这些坟边上还散落着不少骨头,也不知道是人的还是动物的,转身看了看,就连我刚才出来的地方,也是一个残坟,所谓加固的木板,居然是半个腐朽的棺材。

  ‘呼啦!’

  一阵山风吹过,周边的草丛和林海松涛不断的簌簌作响,我一丝不挂的站在坟地中间,感觉无比的诡异。

  ‘兹拉!’

  与此同时,对讲机再次传来了声响,接着陌生男子的声音也传了出来:“你的动作,比我想象中的可慢了许多。”

  “你到底还有完没完,我要见的人呢?!”听见陌生男子调侃的语气,我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别急,你已经到了见面的地点了。”陌生男子笑了笑:“这片坟地里,只有一座立着墓碑的坟茔,过去把土扒开,你会找到通道的。”

  “我他妈不玩了,你叫他出来见我!”我再次吼了一句。

  “韩飞,你现在离开这里还来得及,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回应你任何消息,把对讲机扔了吧,至于见与不见,你随便。”

  ‘滴——’

  男子话音落,对讲机响起了对方退出频道的提示音,彻底陷入了静默。

  “妈的!”听完男子的回应,我‘嘭’的一声把对讲机摔了个四分五裂,随后开始在坟地中寻找了起来,在这种许久没人打理的荒坟地里,找一个有墓碑的坟墓是很简单的事情,我用手电扫了一圈,很快就找到了陌生男子说的那个坟头,站在边上之后,随便找了一块木板就开始刨坟。

  时近凌晨,一个一丝不挂的男子在荒山坡山刨坟,画面无比诡异,而我这时候连害怕的心思都已经没了,一心想要尽快结束这种诡异的见面过程。

  ‘咚!’

  我本以为自己应该刨很久才能把这个坟头挖开,结果几木板挖下去,就挖到了东西,把上面的一层土拨开之后,我才发现原来这个坟头,就是一个用木头钉起来的框架,外面只有一层土,继续清理了一下,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小木门,掀开用手电照了照,依旧是一条密道,但是这个地道明显比我爬过来的那条路好了许多,至少向下的道路,都是用水泥砌出来的台阶。

  ‘踏踏!’

  找到地道入口之后,我举着手电,弯腰就迈了下去,很快就走到了一个小房间里,看清房间内的一切之后,我继续迈步前行。

  “别动!”

  我这边刚刚迈过那道小门,一把枪直接顶在了我的后脑上:“站直了,别回头!”

  ‘刷!’

  这个声音刚落,另外一只手直接就把我的手电给夺走了,同时又有一个袋子罩在了我的头上。

  “呼!”

  感受到视线中的一片黑暗之后,我调整呼吸,吐出了一口气,见到活人了,也就说明,我跟那个要见我的神秘人,即将正式开始会晤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