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长宁帝军 > 第八十三章 放任生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特假总是过的很快,茶爷收拾了一下行礼随沈冷一块到了水师大营,带茶爷,是因为有带茶爷的必要。

  沈冷先去找了水师提督庄雍把想带上茶爷去长安的事说了下,庄雍瞪了他一眼后只说了一句:“穿男装!”

  庄雍觉得自己快变成一个慈ai的老母亲,这样下去也不知道会不会把沈冷惯坏了。

  两艘熊牛离开了水师大营,在江南织造府接上那艘货船随即开始了向长安的旅程,走水路无疑是最稳妥的,但并不是最快的,之前沈冷带着茶爷和杜威名走的路线才最短,因为水路并不是笔直的一条线。

  沈冷带着战船离开水师大营之后沐筱风就让人去通知沐流儿,带上贯堂口的高手追上去,半路找机会把沈冷g掉。

  沈冷被提拔起来的速度超乎想象,一个才从军堪堪一年的家伙居然就做到了正六品校尉,再加上一个正五品上骑都尉的勋职,大宁建国以来都不多见。

  沐流儿领命,立刻挑选人手离开了镇子,星夜兼程准备赶到水师战船前边去在半路找机会。

  战船上,沈冷展开了地图看了看走水路到长安,要穿过半个江南道,向西北进淮y道,然后过湘宁道,再过河东道然后才到京畿道,水路十八弯,最快也要走上二十j天。

  这不是j个人轻车简行,船队需要半路补给,况且货船的速度远不及水师的熊牛。

  “我等不到进长安再走。”

  沈冷看这窗外:“路上耗费的时间太久了,所以我得先一步离队。”

  茶爷微微皱眉:“可你到时候必然不能从封砚台赶回长安城,被人知道了你没法j代,虽然与内务府j接的事是江南织造府的人负责,你不在场很容易被人怀疑。”

  “顾不上那么多了,岑征给我看的那封信是雁塔书院老院长的亲笔信,所以这就是我需要你帮我的地方,既然老院长想把我拉进来,他自己也别想脱出去。”

  沈冷看向茶爷:“对不起虽然这次答应了带你出来,可是”

  茶爷一摆手:“别婆婆妈妈的,说!”

  沈冷道:“前边一百五十里是张口县官补头,按照计划船队会在那停下来补充给养休整一夜,当天夜里我会带着一个十人队走。”

  茶爷脸se微微发白:“只带一个十人队?”

  “嗯,岑征将军会提前在张口官补头准备一些快马,离开的人数太多会引起注意,所以最多只能是带一个十人队,不过你放心,杨大哥跟着呢。”

  督军队的杨七宝,一个冷面热心的汉子。

  茶爷坐下来思考:“如果岑征是绕过了庄雍的话,那么庄雍为什么会让杨七宝跟着你?”

  沈冷笑起来:“岑征可以绕过庄雍,我不行,所以离开水师之前我去见庄雍,把话说的很清楚,至于庄雍和岑征之间怎么处理,那就是他们两个的事,风大大不能拍到我,我不能让庄雍对我失去信任。”

  茶爷懂了,不管岑征如何如何,庄雍才是水师提督,而且已经提升到了正三品,与诸道战兵将军同级,还有临机专断之权,足以证明皇帝对庄雍的信任。

  “所以庄雍让杨七宝跟着我,没有人会去在意督

  军队少了j个人,我带王阔海陈冉和我四个亲兵,再加上杨七宝和督军队j个人凑一个十人队。”

  茶爷问:“不带杜威名?”

  “不能带啊”

  沈冷道:“这就是我需要你帮我的第二件事,杜威名和我身材t型差不多,我会让他穿上我的校尉军f,你配合他假扮我,无需让人看清楚脸,只到你和他就行了,我会提前散出去消息说我病了,到长安城不下船不出船舱问题不大。”

  茶爷点头:“好。”

  g脆利落,只一个字。

  沈冷握住茶爷的手:“虽然你穿了男装,可我手下人都知道你是谁,这一路上你一个人留在船队里,会很辛苦。”

  茶爷摇头:“我不辛苦,此去封砚台数千里,辛苦的是你,危险的也是你。”

  沈冷笑起来:“你知道的,先生教我们的东西,历练我们的过程,就是为了适应这些,所以没什么可担心。”

  茶爷点了点头:“保护好自己。”

  沈冷嗯了一声:“放心吧。”

  按照计划,沈冷的船队在张口县官补头停靠,当夜沈冷带着杨七宝王阔海陈冉等人悄悄下船,在距离官补头二里外找到为他们准备的快马,每人两匹,还有必备的伤y,连弩等器械装备。

  一行人连夜出发,朝着北方疾驰而去。

  熊牛战船上,换了沈冷校尉军f的杜威名看起来很紧张,脸se发白,手心里都是汗水,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茶爷,张了张嘴却没有说什么。

  “如果你跟不上沈冷的脚步,你会离他越来越远。”

  茶爷看了杜威名一眼:“你应该明白的,所以别让沈冷失望。”

  杜威名深吸一口气:“我知道了,我不会让校尉大人失望。”

  他低下头,心里不由自主的冒出来一个想法,这次校尉大人没有带上自己,真的仅仅是因为自己在身高t型上都和校尉相似吗?难道,是校尉察觉到了自己身上藏着秘密?如果让校尉知道了自己是庄雍安排在他身边的,校尉会是什么反应?

  又或者,其实校尉早就想到了?

  杜威名使劲儿摇了摇头不让自己去胡思乱想,因为他知道茶爷说的没错,他的命他的前程他的一切都和沈冷绑在一起了,他唯有让自己做的更好才行。

  “有件事沈冷让我告诉你。”

  茶爷看了杜威名一眼:“他已经托人去查你爹娘被提督大人安置在什么地方,查到了之后会告诉你的。”

  杜威名的心猛的chou紧,一瞬间面无血se。

  果然校尉什么都知道。

  官道上,十j个人j十匹马狂奔而过,马蹄声撕裂了静夜。

  而与此同时,这个时候绝大部分人已经入睡的长安城里,肆茅斋的灯火依然亮着,这是这段日子以来书院老院长第四次被留在宫里过夜了,当然也别指望真的能睡。

  皇帝微微眯着眼睛看着老院长:“老糊涂了?”

  老院长讪讪的笑了笑:“年纪大了再喝一点酒,难免会话多些,臣以

  后多注意。”

  “朕知道你喜欢那个叫白小洛的年轻人,或许犹在孟长安之上,白小洛和你投脾气,x格内敛不张扬,可你推心置腹的太早了些。”

  老院长垂首:“陛下教训的是。”

  “教训?朕还敢教训你?”

  皇帝起身:“你知道你对白的话是瞒不住朕的,毕竟流云会是朕的不是你,提前告诉白小洛到底是因为什么。”

  “老臣的这点心思,终究是瞒不住陛下啊。”

  老院长整理了一下措辞后继续说道:“这j年来,湘宁白家的后起之秀陛下不觉得太多了些?之前白家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可是这一代差不多从十j岁到二十j岁的年轻人崭露头角的就有十j个,不但书院里有白小歌白小洛兄弟,据老臣所知,四疆四库之中培养的年青一代,白家有不下十个人非常出se。”

  皇帝点了点头:“所以呢?”

  “所以臣只能用这样冒险的法子去试一试。”

  老院长看向皇帝:“陛下知道老臣最担忧的是什么。”

  皇帝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是啊太老实了,未必就是真的老实,白家若真的是一步棋,那朕不得不佩f他们的勇气,不过若不是一步棋,朕倒是希望多一些白家这样的冒出来和勋臣们争一争。”

  老院长道:“所以白家的事老臣会多留意一些,如果这件事没有风声出去,没有人开始打听天闻阁,那白家的人就可信可用。”

  皇帝道:“人老了之后是不是心眼真的越来越多?”

  老院长笑起来:“陛下总说年轻人做事没顾忌,其实老到将死之人才会真的没顾忌,所以不是人老了心眼就多了,而是放得开。”

  皇帝看了他一眼:“朕身边不能缺的人,你一个,朕再不喜欢的沐昭桐是一个,但朕希望你活的更久一些,回头朕让御医给你配一些方子补补吧,最起你得撑到朕把该换的血都换了。”

  老院长笑的像个孩子,看了一眼窗外皎洁的月se:“老臣并不是有多喜欢白小洛,那个孩子心机太重,而且似乎背上压着什么东西,他挺不起来,活的累,老臣还是更喜欢”

  皇帝一摆手:“孟长安。”

  “是啊,孟长安。”

  老院长道:“可是最近老臣前思后想,表弟似乎不该被低估这次封砚台就看那两个小家伙怎么放开手脚了。”

  “铁流黎太c率。”

  皇帝哼了一声:“b着朕不得不去想办法弥补。”

  老院长道:“陛下或许不该去弥补什么,孟长安很优秀,沈冷也很优秀,白小洛也很优秀,可是这些年轻人需要经历更多才能真正的成长起来,如果他们不幸没能撑得住这gc,那么未来也不能为陛下撑得住四疆四库,放任生死,才是对他们最大的帮助。”

  皇帝微微眯起眼睛:“放任生死?这四个字,朕要记下来。”

  老院长道:“或许对他们来说残酷了些。”

  皇帝沉默了好一会儿后点头:“你给铁流黎写信吧,这件事朕不去管了,他也不要管了,放任生死那就放的彻底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