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头狼 > 1795 柳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四面八方打“钟点工”的男男女女们仿若潮水一般熙熙攘攘,完全没有人注意到我的异样。

  “迈开大步往前走,别让我动手!”我身后的男人再次推搡我一把。

  我侧脖看了眼不远处站在台阶上那个疑似江静雅的女人,心情复杂的吸溜两下鼻子,干脆低下脑袋慢慢朝前移动。

  走了差不多两三分钟,渐渐离开那帮“钟点工”聚集地,我们来到一条三米来宽的小道上。

  身后那个拿重物戳在我后腰的男人两步跨到我跟前,左胳膊一把勾住我脖颈,右手攥着把“仿五四”顶在我小腹侧边,昂头朝着街口喊了一嗓子:“李子!”

  一台奶白色的“夏利”车马上从街口急速驶来,停到了我们跟前。

  “踏踏踏..”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猛地从我们身后泛起。

  紧跟着突然传来刘博生的怒吼声:“去尼玛得,给我跪下!”

  一根拖布杆从天而降,径直砸在旁边勾着我脖颈的男人脑袋上,那家伙立即踉跄的往前摔了两步,一头撞在车门上,我趁着这个空当,猛地跃起,牢牢掐住那家伙握枪的手腕,用力朝着车身“咣咣”狠磕两下,他手里的家伙式当即掉在地上。

  我快速弯腰捡起对方的武器,拿到手里以后才发现,竟然是把假枪。

  我慌忙往后倒退,跟刘博生站成一排。

  与此同时,夏利车的四扇车门“嘭..嘭..”打开,从车里蹿出来四个膀大腰圆,脸色捂着口罩的壮实小伙,如狼似虎的朝我和刘博生扑了上来。

  “都给我滚蛋!”刘博生双手握着半截拖布杆,疯狂的对着空气抡了几下,几个刚要动手的小伙,顿时连连后退。

  刚刚被刘博生一棍子放的后脑勺直冒血的那个男人,扯着喉咙吆喝:“上后备箱取家伙干他!”

  “取你麻痹!”刘博生两步跨出,一脚踹过去,蹬在男人的肋骨处,举起拖布杆“啪”的一下甩在对方的脸上。

  “卸掉他棍子!”另外一个男人梗脖喊了一声,旁边剩下的三个同伙毫不犹豫的冲了过来,两个人抻手薅拽刘博生拿棍子的右手,剩下一个人伸手想要抱住刘博生的腰杆。

  “去尼玛得!”眼见刘博生要吃瘪,我当即从侧面拿左手薅住一个家伙的头发,往后一拽,右肘子绷曲,照着他的喉结就玩命磕了上去。【黑岩阅读】

  那小子疼的“嗷”喊了一嗓子,咣当一下躺在地上,口吐白沫,浑身更是痉挛似的剧烈抽搐起来。

  “草泥马得,黑涩会是吧!”

  另外一边刘博生已经被三人堵在了墙角处,手里的拖布杆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地上,他突兀暴喝一声,粗暴的懒腰的搂住其中一个壮汉,右腿往后一勾,将那人绊倒在地上,随即回过身子,一记漂亮的“侧踢”干在另外一个家伙肚子上。

  仅剩的一个人感觉不太对劲,转身刚想要跑,结果就被刘博生捡起拖布杆,狠狠的撂在后脑勺上,趔趄的跌了个狗吃屎。

  不堪重负的拖布杆也从中间“咔嚓”一声断成两截,可想而知刘博生这一下用了多大的力气。

  刘博生这个人向来不喜欢跟谁吵吵把火的靠武力解决问题,甚至很多时候街边的小混子骂他两句他都不带还嘴的,但谁要真把他给惹火了,这家伙的暴戾程度一点不会弱于孟胜乐。

  一棍子捶倒那家伙以后,刘博生又蹿过去,抬腿照着对方的后脑勺“咣咣”补了两脚厉喝:“草泥马得,我们不招谁不惹谁,你们这帮篮子好像没完没了,想干是吧,谁行事?”

  那壮汉痛苦的呻吟两声,刘博生不依不饶的又从地上捡起来半截子砖头,看都没看直接闷在他的后脑勺上。

  “啊!”壮汉疼的想要往起爬。

  刘博生怎么可能会给对方这种机会,一个猛子单膝跪在壮汉的后腰上,手握砖头照着他的脑后“嘭嘭”再次连闷两记,咬牙切齿的咆哮:“欺负我们上瘾是吧!是不是!”

  瞅着同伙明显要捱不住了,之前拿假枪威胁我的男人捂着血流不止的面颊,背靠车头,气喘吁吁的朝着刘博生开口:“朋友,我们也是拿钱办事的,冤有头债有主,有本事你找债主去,难为我们没意义。”

  刘博生虎着脸,径直走到男人面前,薅住他的衣领摇晃两下喝骂:“谁特么是债主昂!”

  男人咬着嘴皮低声回答:“石市柳家,柳俊杰柳少。”

  我横着眉头瞪向他:“你他妈是嘴还是屁股呐?刚刚跟我说你是辉煌公司派过来的,这会儿又蹦出来个柳家,咋地欺负我们搁这块谁也不认识呗。”

  “柳少交代我们这么说的,我们就这么说,但我可以保证给我们拿钱办事的是柳少。”男人吞了口唾沫,恳求的双手合十作揖:“朋友,都是跑码头的,你应该也能明白,这活就算我们不接照样会有旁人接,况且整个过程,我们并没有难为过你任何,对吧?”

  刘博生抡圆胳膊就是一巴掌扇在男人的腮帮子低吼:“滚你马德,这会儿跟我装起仁义来了?老子要是没看见,你准备把我兄弟往哪带啊?”

  “柳少交代我们把王朗送到城郊的一家化工厂。”男人皱了皱鼻子低声回答:“两位大哥,给条活路,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们了,放我们走吧,我们保证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

  刘博生侧头看向我,拿眼神询问我怎么办。

  我迅速思索片刻后,表情阴森的开口:“让你哥们先走,你留下给我们带个路,谁要是敢告密,拿我只能跟你说声对不起。”

  “可以!”男人毫不犹豫的点头。

  正说话的时候,他兜里的手机突兀响了,男人挪揄的望向我们。

  “接了,开免提!看我眼色说话。”我眯缝眼睛道。

  男人利索的掏出电话,接通按下免提键:“什么事柳少?”

  “抓到王朗没?”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完全陌生的男声。

  我朝着男人微微点头,男人吐了口浊气道:“刚刚得手。”

  男人语速很多的说道:“别来城郊化工厂了,今晚上好几个单位联合大检查,到处是巡警,你们把人送到栾城区正修建的东方新城,路上注点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马上给我打电话。”

  “行,我知道了。”男人简练的回答一句。

  挂断电话后,男人眼巴巴望向我。

  我点燃一支烟冷笑:“走吧,带个路,我保证到地方以后,不会难为你。”

  几分钟后,我和刘博生还有那个男人一块钻进夏利车里。

  男人轻车熟路的挂挡倒车,我则沉着脸思索待会应该何去何从。

  真是特么人无上山伤虎意,虎有下山害人心,自从跟段磊通完电话以后,我一直都在刻意提醒自己不去跟本地势力发生任何瓜葛,乃至之前李胖子面对小哥几个那么嚣张跋扈,我都没有爆发。

  可这个柳家好像并不明白啥叫人进一尺,我还一丈的道理,玩了命的跟我装特么的变形金刚。

  车子行驶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钟后,刘博生从手扣里翻出一把螺丝刀,阴笑着从空气中比比划划,突兀开口:“朋友,你和内个柳少应该没啥太深厚感情吧?要不给我们唠点你知道的事情?”

  男人蠕动两下喉结摇头:“我..我们就是拿钱办事的,不该问的从来不会多问。”

  “你再好好回忆一下。”刘博生将螺丝刀慢慢移动到男人的裤裆处。

  男人立即打了个激灵,脸色泛白的长吁一口气:“柳少找王朗,是因为李胖子,他怀疑李胖子的死跟你们有关,他还知道你们来石市是为了找人,我们来办事之前,我无意间看到柳少在和人通话,除了我们这一队以外,柳少还派出去另外一队人去抓你们要找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