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头狼 > 1742 再吃顿火锅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走廊里,不计其数身着黑色西装、胸配“青云国际”公司徽章的青年宛如沙丁鱼罐头一般拥挤,我们仨费了老大劲儿才总算来到病房门口。

  推开房门,一股子呛鼻的烟味扑面而来,本就挺局促的病房里,此时人满为患。

  王莽孱弱的倚在床头,只不过两三天没见,他额头上的皱纹莫名增多不少,两鬓的白发和嘴边的胡茬仿佛野草似得,一夜之间冒出来很多,而且又长又杂乱,再加上他时不时咳嗽两声,完全就是个垂垂暮年的老翁,让人瞅着分外的难受。

  唐缺翘着二郎腿坐在他对面的一把藤椅上,头发后背,打理的溜光水滑,身上做工考究的西装尽显贵气,跟毫无生机的王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瞟了眼他脚边的烟蒂,我的眉梢瞬间拧成疙瘩。

  病床四周,跟我打过照面的冀老、马老以及另外两个老骨头,表情各异的站立,虽然脸上的神态不同,但四个老头的眼中都写满了一模一样的惴惴不安。

  见我们进门,屋里的所有人全都条件反射的转过来脑袋,包括王莽也睁大浑浊的眼珠子抬起脑袋。

  “啧啧啧,不请自来啊王总,怎么?感觉自己把这群老家伙的家小救出来,你就有资本跟我对话了吗?我告诉你王朗,你来晚了,我干爹现在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唐缺歪嘴叼着香烟,似笑非笑的朝我努嘴。

  张星宇乐呵呵的开腔:“好饭不怕晚嘛,唐总您千万别误会,我们朗哥来的主要目的是恭喜唐总平步青云,唐总大才,令人佩服!”

  “哈哈哈,你挺会说话的,要不弃暗投明来跟我吧,送你份锦绣前程,总比跟在王朗身后窝窝囊囊的强。”唐缺仰脖哈哈大笑,故意抬起胳膊,露出手腕上价值不菲的手表。

  张星宇眨巴眨巴眼睛摇头:“多谢唐总抬爱,我这个人就喜欢一条道跑到黑,您继续您的事儿,我们只是来见证辉煌,绝对不敢瞎掺和。”

  “干爹,你听到没有?就连你一直寄予厚望的王朗现在都没打算再站出来跟你同一阵线,你还在坚持些什么?”唐缺揪了揪自己的鼻梁,侧脖看向王莽:“你岁数大了,属实该歇歇了,把股份交给我,以后我帮你操心,您舒舒服服的养老不好吗?”

  王莽像是一尊雕塑似得,好半晌没做出反应。

  “咣当!”

  唐缺瞪着眼珠子站起来,一脚重重踹在病床上,横着扭曲的五官厉喝:“老家伙,你还跟我装聋作哑是不是?信不信我马上让人进来给你扎一针,后半辈子你只能半痴半傻!”

  “是啊,我老了...”王莽反应慢半拍的慢慢昂起下巴颏,先是看了看唐缺,随即又看向站在床边的四个老兄弟,声音干哑的开腔:“你们呢?也和小唐的意思一样是吗?”

  “大莽,形势比人强,能帮你的,我们老哥几个都做过了,可你最终没有站出来替我们说句话。”四个老家伙互相对视一眼,冀老吞了口吐沫叹息:“说老实话,我们老哥几个真挺伤心的,你确实老了,再也没有过去那股意气风发,与其让青云国际继续内乱下去,不如让位给小唐吧,青云国际是你的心血,同样也是我们这些老兄弟的心血。”

  鼻青脸肿的马老也蠕动嘴唇出声:“是啊大莽,这些年我们老哥几个陪着你风里来雨里去,咱们几十岁的人了,犯不上再跟小孩儿似得剑拔弩张,公司交给小唐,我们陪你钓钓鱼、养养鸟多好。”

  听到冀老和马老的话,我禁不住一愣,之前他们几个老家伙对唐缺的态度不是这样的,怎么一夜不见,全都齐刷刷倒戈了呢。

  “哈哈哈,不愧是和我情比金坚的好兄弟,都到这步田地,还不忘记替我着想,我大莽知足啦。”王莽揉搓两下沾满眼屎的眸子,深呼吸两口道:“小唐啊,咱们一块吃顿火锅吧,我记得你最爱吃书坊街上的那家铜火锅,第一次带着去你吃的时候,你感动的满脸是泪,还说这辈子都要拿我当亲爹对待,一晃眼,这么多年过去了,你长大了,心也变大了..”

  听到王莽的话,满脸得意忘形的唐缺突然一怔,眼中也飘过一抹复杂的情愫,迟疑几秒钟后,他叹口气道:“干爹,咱们还是先把股份的事情解决清楚吧,你想吃火锅,以后我可以天天陪你吃,况且现在就算你想吃,我也来不及准备。”

  “我准备了。”王莽抿嘴微笑,说着话,他突然往旁边欠了欠身子,翻出来一部手机,贴在耳边轻喃:“麻烦了陆总。”

  “你怎么会有手机的?”唐缺情绪激动的一把夺下来王朗的手机,像是被踩着尾巴似得咆哮:“每天我都会检查一遍你的床铺,为什么没有发现你得手机!你究竟藏在哪里?”

  王莽任由唐缺抢过去手机,重重的摔在地上,慢条斯理的开口:“孩子,我以前就跟你说过,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认为一部手机又能改变什么?”

  唐缺恨恨的跺了几脚被摔烂的手机,两手揪住王莽的衣领,喷着唾沫星子咆哮:“老东西,我就问你一句话,股份转让合同,你到底签还是不签!”

  王莽被他推搡的左右摇晃,心平气和的出声:“养不教父之过,我以为我只要给你好的生活环境,再慢慢打磨你,你就算变不成瑰宝,也至少是件奇珍,没想到啊..”

  “咣当!”

  病房门被人从外面突然撞开,紧跟着就看到陆峰推着一辆小餐车弓腰走了进来,餐车上赫然摆着一只冒白烟的铜质火锅,锅的旁边摆着几碟鲜肉和时令蔬菜,还有几幅碗筷。

  唐缺回过去脑袋,面色狰狞的咆哮:“你他妈又是谁?你又是怎么进来的?”

  陆峰挑动两下粗重的眉梢微笑着回答:“走廊里空荡荡的,我想进来很困难吗?”

  “你特么放屁!我的人全在走廊里。”唐缺目眦欲裂的咒骂一句,随即怒气冲冲的拽开病房门。

  透过我的角度可以清晰看到,刚刚还人头攒动的走廊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消失的一干二净,最关键的是,我们搁屋里,总共也有一墙之隔,根本没听到任何动静。

  唐缺楞了几秒钟,接着拔腿就准备朝外走。

  一杆黑漆漆的枪口径直戳在唐缺的额头上,跟我有过一面之缘的狐狸手握枪托,笑盈盈的努嘴:“饭还没吃完呢,你准备去哪啊唐总?来,听我口令,向后转、齐步走!”

  唐缺微微一怔,脸红脖子粗的低喝:“你干什么?我告诉你,我现在是青云国际的暂时代理人,伤我一指头的话,不管你是谁,都绝对没有好果子吃,马上给老子让开!”

  就在这时候,宛如风前残烛的王莽陡然从病床上坐起,浑浊无神的眼眸瞬间绽放出一抹锐利,声音高亢的低吼:“我现在正式宣布,唐缺非法挪用公司财产、组织参与多起绑架、谋杀案件,被免除在青云国际的一切职务,我已经向公安机关检举揭发。”

  唐缺像条被人剁掉尾巴的恶狗一般,扭过脑袋,疯狂的嘶吼:“老东西,你凭什么罢免我,我现在才是青云国际真正的代理人..”

  “嘭!”

  没等他说完,门外再次出现一个国字脸的壮汉,一脚重重蹬在唐缺的身上,声如洪钟一般的低吼:“凭什么?就凭他是你干爹,我是他干哥,欺负我兄弟,你经过我同意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