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头狼 > 910 争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卢波波说完话以后,动作粗鄙的抓了一把裤裆,然后朝着孙总抻出手道:“孙总、郭总,你们意下如何?关于这次合作,我是抱着很真诚的态度跟你们谈的。”

  两个老总谁也没跟卢波波握手,我会意的龇牙一笑,在一块处了这么久,最基本的默契我俩还是有的,卢波波摆这么个动作,无异于钱龙突然扯着嗓门冲我喊:“我知道哪有98K”。

  所以,很干脆的抬起胳膊怼了那个孙总胸脯子一下,拧着眉头低吼:“啥意思呀?看不起人呗,我兄弟跟你握手,掉你份儿是吧!”

  孙总被我推了个踉跄,怒气冲冲的低喝:“你干嘛,推我干什么?”

  没待我做出反应,钱龙喘着粗气从屋里跑出来,一手抓胳肢窝,一手指他鼻子狞笑:“不是,我推你犯法不?你瞅的长得这个逼色,有缸粗没缸高,除了屁股都是腰,幼儿园小朋友瞅着你犯愁,琢磨半天不知道你究竟算哪个星球飞来的产物,你跟我从这儿嘚瑟你麻勒个痹!”

  孙总也彻底起火了,恶狠狠的骂咧:“你再说一句!”

  他话音未落,谢媚儿拎着一把装修工用的壁纸刀也从屋里跑了出来,柳眉倒竖的冷笑:“说你怎么了?长得丑还不让人说了呗,那往后动物园的小猩猩是不是全部都能让我们免费参观?”

  边说话,谢媚儿边把壁纸刀塞给钱龙,掐着腰娇喝:“老公攮死他,警察要是问起来,我就说他非礼我,你放心,不管判你多久,我都等你出来。”

  钱龙也虎逼,攥着壁纸刀就往孙总的跟前迈步,凶神恶煞的吓唬:“草泥马得,脑袋给我抻直!”

  蒋光宇一把推开钱龙,愤怒的朝着我低吼:“王朗,你特么够了,我好心。。”

  “你好心你麻痹,欺负特么谁没脾气呢?为了你的破事,我们最近招惹上多少麻烦,你人呢?”钱龙直接一把揪住蒋光宇的脖领,将壁纸刀顶在他喉结上,喘着粗气咆哮:“出事你不露头,我们都理解,毕竟你吃皇粮的,但特么事结束了,你还没敢现眼,算几个意思?昂,姓蒋的,我问你,你几个意思?”

  刹那间蒋光宇老实了,侧头望向我问:“你是想把关系彻底撕破呗?”

  “你看他干个鸡毛,这事儿咱俩对话,捅死你,我大不了伏法,我就问你,你怕不怕?”钱龙狠狠拽了蒋光宇脖领子一下,板着脸冷笑:“我们特么拿贵宾的待遇对你,你非要给我们当爷爷,事儿这么办,合理不?”

  “王朗!”蒋光宇的声调有些破音,面色泛白的注视我。

  我像是没听到一般,低头陷入沉默,很多事情我不方便干,其他兄弟为我代劳,虽然不合乎理智,但就应该这么走。

  “蒋哥,我嗓门小,你听不见是不?”钱龙薅着蒋光宇的衣领往下压了压,攥着壁纸刀的手掌同时也往暗暗发力,蒋光宇的脖颈顷刻间被划出来一条血刀子,几滴血珠子渗漏出来。

  蒋光宇一下子慌神了,忙不迭的喊叫:“钱龙,咱们是朋友。。”

  他旁边的孙总和郭总对视一眼,孙总梭了下嘴巴干笑:“小蒋,这事儿谈不了,咱们还是下次再说吧。”

  说完话,两人就动作统一的转身离去,小速度飙的直逼刘翔。

  目送两个老总离开,钱龙一手握刀,一手拍了拍蒋光宇的脸颊,轻蔑的出声:“我们对你够客气了,你遇上麻烦事,朗哥二话不说,亲自拎刀开干,我们处理事儿的时候,你连影子都没现,朗哥也很通情达理的替你辩解,你不方便,咋地,你真拿我们当篮子了呗?”

  蒋光宇竭力往后扬着脖颈,朝我语重心长的说:“朗朗,郭总是我老板的亲戚,孙总是市里面另外一个大佬的同乡,而且山城这边,确实就属中天旅业和春秋旅行社的势力庞大,我也是为了你们好,跟他们合作,对你。。”

  钱龙揪住蒋光宇的头发,来回晃悠了两下,冷笑:“合作的事儿,咱们暂时先搁旁边,我就问你,大平和张帅的事儿,你准备给我们一个啥答复?大平那边我们赔了六十万,张帅我们赔了三百万,这笔款子,谁给报销一下?”

  “朗朗。。”蒋光宇咽了口唾沫望向我。

  “草泥马得,我跟你说话,你老看他干啥!”钱龙猛地搂住蒋光宇的脖颈往下一勾,抬起膝盖“咣咣”猛磕了两下,像个二百五似的,又一拳头砸在蒋光宇的小腹上。

  蒋光宇踉跄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神中充满了惊恐。

  一直以来,我们这帮人对蒋光宇都算是特别礼貌,面对突然变得凶神恶煞一般的钱龙,他要是不哆嗦,那才真是不正常。

  看效果已经达到了,我捏了捏鼻头,一把推开钱龙,皱着眉头训斥:“皇上,你看你这是干啥,回头蒋哥再找人给你判了,看你还嘚瑟不?”

  边说话我边挡在蒋光宇前面,朝着其他人咒骂:“滚蛋昂,蒋哥是我亲哥哥,谁要是动他一指头,那就是跟我过不去,别怪我翻脸。”

  卢波波配合的搂住钱龙往旁边劝退,钱龙很入戏的蹦跳着吆喝:“翻脸就翻脸,因为张帅、大平的事儿,咱们赔了小四百万,这事儿肯定不算完,姓蒋的,有能耐你给爸爸一次性砸个死刑犯,不然我出来还得祸害你,草泥马得,我送你去过你小情人家里,也知道她给你生了俩孩子,给老子惹毛了,一把火烧死你全家!”

  “滚蛋,给这傻犊子拽回屋里去。”我破口大骂一声,然后搀起来蒋光宇往旁边走,同时小声安抚他:“别跟他一般见识,他就是个一根筋儿。”

  蒋光宇惊魂未定的解释:“朗朗,我今天真没坏心眼,之前你不是跟我说缺钱嘛,那两家旅游公司又挺有实力,所以我才介绍他们过来的。。”

  “好意心领了。”我连连点头道:“蒋哥,旅游公司的股份肯定是不能往外卖,甭管对方啥实力,我这儿肯定都不能答应,但你的人情我记着,皇上就是这狗脾气,你等回头,我揍他一顿,让丫给你赔礼道歉哈。”

  蒋光宇装腔作势的叹了口气:“没事,弟兄们的心情我特别能理解,只是刚才你们不该那么多孙总和郭总,以后肯定麻烦了,他们都是旅游圈里的老油条,你们这新开的公司,不上供不朝拜,真的很难进行下去,唉。。你总是曲解我的意思。”

  我笑着摆摆手道:“蒋哥,咱是亲兄弟,我真诚的希望你好我也好,至于其他人,在我这儿都没啥画面,我们公司定在礼拜四开业,到时候您千万腾出来时间哈。”

  我俩正说话的时候,两辆门上贴着“消防”的越野车由远及近开了过来,接着几个穿制服的青年横冲直撞的从车里走了下来,站在旅游公司的门口喊:“谁是负责人?”

  卢波波赶忙迎过去问:“怎么了同志,我负责。”

  带队的青年面无表情的掏出一张不知道写着啥玩意儿的批文递给卢波波道:“你们公司的消防安检不过关,上面下令重新整顿,这是整改通知。”

  闻讯而来的秀秀,接过来整改通知出声:“不对吧同志,我们公司有相关的证明啊,您等等,我拿给您看。”

  “不用看了,这是市局下的通知,抓紧时间整改吧。”领头的青年直接摆手拒绝。

  与此同时,几台城管的面包车也呼啸着开过来,一大堆城管气势汹汹的冲下车。

  “门口的工具车谁的?谁允许你们在商业街停车的。”

  “不知道白天不允许装修吗?严重影响城市形象,马上给我停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